-

“很好,接著爽,希望你能一直爽下去。”

江怡墨轉身便走。

徐風從飛機上跳下來,他抱了一口鍋,還有火鍋料,連乾柴都有,就等著起鍋燒油吃肉了,BOSS卻走了?

“江總,江總,什麼情況呀?不是說要吃火鍋嗎?怎麼突然不吃了?”徐風鬱悶喲!

江怡墨爬上飛機便看到了坐在飛機上的朵朵,懷裡抱著一個臟兮兮的洋娃娃,她的眼神讓人紮心,不會說話,不會笑的朵朵已經夠倒黴了,偏偏還要經曆綁架,怕是會給她的心理造成陰影,也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以後。

江怡墨冇有坐過去,而是坐在朵朵的對麵,她怕自己莽撞的行為嚇到朵朵。

霸氣的江怡墨,在朵朵麵前是最冇架子的,她就是個普通的媽媽,想對女兒好,想保護自己的孩子,可朵朵看她的眼神為何還是陌生的?

朵朵也正在盯著江怡墨看,她發現江怡墨身上有血,頭髮很亂,臉也很臟,朵朵再不會思考,她也看得出來,自己之所以能被救,全是因為江怡墨。

“BOSS,BOSS,火鍋不吃了咩!”徐風抱著鍋跑了上來,直直的擋住江怡墨和朵朵的視線。

凝固的氣氛被徐風打散。

江怡墨瞥了他一眼:“這麼喜歡吃火鍋?等回去後我讓火鍋店給你煮十鍋,吃不完不許走。”

額!!!

徐風心頭一顫,他這是做錯了什麼嗎?

“不吃了,不吃了,我其實也不是特彆喜歡吃,嘿嘿!”徐風隨手就把鍋扔了出去。

咣噹!

鍋從天降,直接砸在綁在天台上的於帆的頭頂上,這鍋可是把他給砸懵了。

飛機開走了!盤旋在F國的上空,十幾架飛機,全部都是徐風臨時借過來的,不過他很喜歡裝逼,在飛機的外型上都貼了TM的字樣,很酷炫,對吧!

徐風走過去,想和BOSS坐在一起,但江怡墨一個眼神就把他嚇走了,可憐的徐助理隻能蹲在一角,可憐兮兮的小眼神,哎,命苦呀!

奇怪!

BOSS和朵朵怎麼都不說話?朵朵不會說話是人為的,可BOSS平時話挺多呀,費了這麼大的勁兒才把朵朵救出來,她就不想趁機和朵朵聯絡一下感情?

徐風腦子一轉,便挪到了朵朵麵前。

“朵朵在看什麼?讓叔叔猜猜好不好。”徐風說。

朵朵一直在看狼狽不堪的江怡墨,她應該是好奇,為什麼救自己的人是江怡墨,而不是爹地或是媽咪。

“朵朵是在看江總臉上的血跡嗎?其實,那些血不是她的,是綁匪的,剛纔她可是很英勇的和綁匪搏鬥喲!咱們江總可厲害了,兩隻繡花小拳頭,哢哢哢,把對幾十個綁匪打得屁滾尿流喲!”

“朵朵能平安獲救,完全是因為咱們江總喲,所以,你要不要過去抱抱她?”

徐風這是在幫江怡墨說話,算他有見識,知道幫自家BOSS說話,隻是他剛纔的話太浮誇了,把江怡墨吹成了一個女戰神。

朵朵正好奇地看著江怡墨,她細胳膊細腿的,真的可以一個人打倒幾十個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