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總,我突然想到一出好戲。你說我要是當著你的麵兒,把你的女人給辦了,你會不會更氣?”於帆的手指戳在江怡墨下巴上。

他看著沈謹塵,想知道,沈謹塵會不會被氣瘋。

大家都是男人嘛,男人的底線都是女人,於帆突然覺得這個主意相當不錯,比折磨沈謹塵那個啞巴女兒強多了,新鮮,好玩兒,爽,刺激。

“於帆,我勸你善良。”沈謹塵拳頭緊捏,混身崩得很緊,隨時做好動手的準備。

“喲,沈總這是急了?”於帆大笑,一把摟住江怡墨的腰,把她拽進自己懷裡,鼻尖輕輕一聞:“香,真香,難怪沈謹塵對你念念不忘,今天老子也要嚐嚐極品女人的滋味兒,尤其是被沈總動過的女人,肯定格外香甜。”

“於帆,住手。”沈謹塵大喊。

這一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何這般的生氣,就像是誰動了隻屬於他的小蛋糕,那塊蛋糕任何人都碰不到,於帆這個畜生,他更動不得。

“如果我偏不呢!”

“你動她一下試試。”沈謹塵麵部很猙獰,兩隻拳頭被他拽得咯噔咯噔響。

於帆一個眼神,所有的打人全部圍過去,把沈謹塵包了起來,就算他本事再強,但於帆這些人不是吃乾飯的,怎麼都得跟沈謹塵糾纏半小時左右。

到時,他已經把江怡墨給辦了,沈謹塵特彆要麵子,他肯定受不了,怕是得瘋掉。想到這些,於帆就覺得好痛快。

他憋屈了五年,今天終於可以報仇了。

“小美女,瞧瞧你長得多水靈,你跟沈謹塵簡直白瞎,他哪有我會憐香惜玉,哥哥的技術可比他強大了,聽話,哥哥保證讓你下輩子還想投胎做女人,嗯?”

於帆摟住江怡墨,小手勾在她衣領上,隻要再用力,江怡墨的衣服都得被扯開。

“彆碰我。”江怡墨說。

於帆冷笑:“哥哥知道你說的是反話,你的意思是讓我快點兒,你想......”

卑鄙,無恥的死男人,果然是賤。

江怡墨被於帆抱得好緊,他的手很不老實,腦袋直接往下壓,這是想親她嗎?

啊呸!江怡墨長這麼大,除了五年前那晚,還冇被男人碰過。

“小妞,你真香,哥哥好喜歡,以後就跟哥混,哥天天讓你做女人,嗯?”於帆開始有些興奮了,他的腦袋落在江怡墨脖子上,嘴巴張得好大,就跟半輩子冇碰過女人似的。

不過像他這種單身漢,平時頂多就是花二百塊錢解決一下,哪能遇到江怡墨這種極品!

“於帆——去死吧!”

江怡墨從衣袖裡拿出一把水果刀來,抬起手直接往於帆身上紮,她等的就是這一刻,不然她會心甘情願讓於帆抱?怎麼可能!

於帆發現自己上當了,他立馬把腦袋抬起來,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想把刀子奪過來。江怡墨慌亂中往他身上亂紮。

刀尖紮進於帆的胳膊裡,很深,鮮血立馬就湧現了出來。

沈謹塵見機,抬起拳頭便衝了過來,他身手很好,而且速度很快,他的目標就是救下江怡墨,不讓她被欺負,同時控製住於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