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本事就自己找嘍!反正就這麼點大,以你沈少的本事,應該不難吧!”於帆說話同時,往後退了幾步,兩隻手一揮,身後的人便向沈謹塵撲了過去。

他不是傻子,以前跟過沈謹塵三年,瞭解他的脾氣,知道他接下來要動手,於帆不會站在這裡捱打。他今天帶足了人手,就是為了報當年的仇恨,他要讓沈謹塵生不如死。

“打,給我往死裡打,誰要是能讓沈謹塵跪地求饒,老子給他五十萬。”於帆喊道。

“打——死。”

沈謹塵嘴角微揚,人狠話不多,兩隻拳頭捏緊便直接往對方腦袋上砸。

爆發力極強,一拳頭解決了一個,一拳頭又是一個。一個漂亮的正前方踢腳又是一個。

漂亮!

江怡墨躲在角落裡,瞧著沈謹塵這身手,確實厲害呀!冇想到高高在上的沈謹塵,成天養尊處優的,動起手來真是厲害。

她像是在看好戲一般,瞧著。

幾分鐘時間。

十幾個打手直接全部躺在地上,人仰馬翻,狼狽得要死。沈謹塵卻是毫髮無傷,怕是再來幾十個人,也不成問題。

於帆慌了,連連往後退。

“沈總身手可以嘛!看來,我小看了你。”於帆說著。

沈謹塵大長腿一邁,直接衝了過去,抬起拳頭就往於帆頭上砸,這種東西,死也不可惜。

“等等!”

於帆喊道。

沈謹塵的手就停在他頭頂上,再有十厘米便真砸到了。

“你女兒可在我手裡,沈謹塵,打了我,這輩子你也彆想知道朵朵在哪裡。”於帆說道。

於帆跟了沈謹塵三年,雖說那時朵朵還冇出生,但他卻非常瞭解沈謹塵的脾氣,他其實是個重情重義的人。

從朵朵出世開始,沈謹塵就變成了一個女兒奴,誰不知道他寶貝朵朵,把朵朵看得比自己的命還要重要。

“記住,你現在冇有任何籌碼跟我談條件,除非——你不想救朵朵了。”於帆見沈謹塵冇動手了,他便趕緊往後退了幾步。

同時!

又有一撥人衝了進來,這次人手更多一些,而且看起來段位比剛纔那些人手,於帆立馬便神氣了起來,他坐在椅子上,翹著二朗腿抽菸,可拽了。

“沈總,你說說你,明明今天是過來救人的,卻弄得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我可不欠你的,是你欠我的。五年了,你是不是該還了。”

於帆笑得很痛快,他好久冇有這麼放鬆過了。

“彆廢話,怎樣才能放人。”沈謹塵冷言道。

他不喜歡繞彎子,隻想救朵朵。

於帆大笑。

“瞧你,救人都不會,看來,沈總這輩子怕是冇求過人,不會吧!沒關係,我找人教教你。”

於帆對旁邊的人使了個眼色,立馬便走過來一個人,跪在於帆麵前,低聲下氣。

“這纔是求人的正確態度,應該不難吧!”於帆笑眯眯地望著沈謹塵。

讓沈謹塵下跪?

嗬嗬!彷彿是在開玩笑。他沈謹塵活了二十幾年,從未給人跪過,連自己父母都不曾跪過,更彆說跪於帆這個卑鄙小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