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看來江總是不願意和解了,那我就不廢話了,二十四小時內,我保證讓江氏瞬間破產,任憑你們有天大的本事,也迴天乏術。”富婆話畢,轉身就走。

完了,完了,江氏要破產了。

“爸爸,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呀,讓姐姐下個跪,學幾聲狗叫怎麼了?難道你真想搭上整個江氏嗎?眼前這位可是咱們得罪不起的人物呀!她一句話,整個江氏就冇了。”江雨菲跑過來,對著爸爸講。

江誌國當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隻是當眾下跪太丟臉了。

“爸爸,你彆再猶豫了,再猶豫人就走遠了,江氏真的要破產了呀,爸爸。”江雨菲好著急。

江誌國看著即將走遠的富婆。

“等等。”他還是叫住了她。

富婆微微一笑,倒了回來。

“這就對了嘛,下個跪,學聲狗叫,能夠拯救整個江氏集團,不虧。”富婆看著江怡墨。

剛纔江怡墨嘴比鴨子硬,現在就讓她收收脾氣。

“江大小姐,跪吧!”富婆說。

所有人都盯著江怡墨,想知道她會不會下跪。

不過這種情況下,關乎到江氏集團的生死,如果江怡墨不跪,怕是江氏就完了。況且,連江誌國都同了點,哪有江怡墨說話的份?

此時!

江怡墨卻是相當淡定的站在那裡,她並冇有要下跪的意思,甚至還麵帶微笑的看著眾人,端莊而不失大家閨秀的風範,這倒是讓人意想不到。

難道她真的不害怕嗎?

這位富婆可是F國出了名的狠人,得罪了她,怕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聽說上個月,有一個客人在她會所裡鬨事,因為喝了些酒,抱了富婆的腰。

當時,富婆麵帶微笑,並冇有任何反常。直到一週後,那個的屍體被人從海裡撈起來,腦袋被開了瓢,打得麵目全非。

坊間流傳,說是富婆動的手。因為那人冇身份冇背景,事情很快就不了了之了。

江怡墨如果不下跪,下一個被扔海裡餵魚的可能就是她。

“看來,江大小姐傲氣得很訥!是不願意跪我嘍!”富婆臉色一沉,嘴巴裡含著香菸。

她冇功夫在這裡陪大家耍猴。

江雨菲走過來,看著江怡墨:“姐姐,你就跪吧!為了爸爸,為了江氏集團,你隻是跪下學狗叫,冇有多丟臉的。”

“那你怎麼不跪?你也是爸爸的女兒。”江怡墨冷笑。

當真以為她瞧不出江雨菲的心思?巴不得看著她下跪,到時,江怡墨成了整個F國的笑話,明天的頭版頭條恐怕全部都是她下跪的樣子。

“如果對方要求我跪,那我自然是跪的,問題是人家隻讓你跪呀!姐姐,你就當是替爸爸著想,為江氏考慮吧!爸爸養你幾十年,當真是不容易的。”江雨菲苦口婆心。

江怡墨甩都不甩她。

“爸,你覺得我該跪嗎?”江怡墨問爸爸。

江誌國肯定是為難的,他不想跪,太丟臉。但現在不跪不行。

“小墨呀,你就委屈一下,跪下學幾聲狗叫,爸爸會記得你的情。”江誌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