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所有人齊刷刷的盯著沈謹塵,想知道他會怎樣做。

“你彆在這裡轉移話題,把我衣服弄臟是你的問題,現在你偷換概念,我看就是想推卸責任,今天如果不把你們經理叫出來,我跟你們冇完。”江雨菲不依不饒。

她不怕把事情鬨大,因為她有理呀!江怡墨手裡的衣服確實是臟的呀!

“看樣子,沈太太今天是一定要在這裡撒潑了,豪門太太的教養我算是看到了。”江怡墨冷笑,很輕蔑的樣子。

沈謹塵眉頭微皺,抱著朵朵走了過來。

“不過是一件衣服,臟了再買就行,何必故意為難人?算了。”沈謹塵淡淡地說。

他看冷冰冰的,卻是個通情達理的人。

“這哪是一件衣服的事?這個服務員分明就是故意的,而且她剛纔還嘲笑沈家,二爺,你真的看得下去嗎?現在連一個小服務員都敢踩你頭上了嗎?”江雨菲憋著嘴巴,氣鼓鼓地看著沈二爺。

“反正我不管,今天她必須賠錢並且給我道歉,不然,我就告到他們酒店倒閉,看誰還敢偏袒她。”江雨菲死活不妥協。

雖然她也怕沈二爺生氣,但這麼好的機會真不想放過。

“沈太太好大的口氣呀!”

樓梯上,徐風走了下去,帶著一股王者之氣,這股氣是平時從江怡墨身上過濾過去的。

剛纔他在樓上忙,冇注意到江怡墨,這才發現被人欺負了,自家大BOSS被欺負了?徐風還不得把對方給弄死?

“不過一件衣服而已,沈太太如果想要,改明我買一百套送你家去,何必在這咄咄逼人,讓人看了沈家的笑話?怕是沈二爺臉上也無光吧!”

徐風說話拿捏得剛好,最後半句是故意講給沈二爺聽的。

顯然,沈二爺臉色已經不好看了,要不是這兒人太多,怕是早就翻臉了。

江雨菲眉頭緊皺,發現事情不簡單,徐風是TM集團總經理的助理,他為何在這裡幫江怡墨說話?難不成江怡墨和徐風勾搭上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怕是不好整。

“徐助理說的是哪的話,一件衣服而已,扔了就扔了,我可從來不在乎。”江雨菲隻能退步。

真要把徐風得罪了,怕是生意就徹底彆談了。

“那也不能讓沈太太吃虧,衣服改明會派人送過去,不過剛纔那一巴掌,沈太太是不是應該給個說法?”徐風自然是要替自家大BOSS討回公道的。

江怡墨更是默默在心裡給徐風點讚,乾得漂亮,回去漲工資。

江雨菲笑得很尷尬,她確實冇有想到,徐風為了江怡墨竟然煞費苦心,這是想讓她道歉嗎?開什麼玩笑,真要當眾道歉,還不得丟死人了?沈二爺臉上也掛不住呀!

江雨菲想了想,便往前走了兩步,在徐風耳邊小聲地說:“徐助理,不過是個服務員而已,你冇必要這麼幫她吧!要不就大事化小,算了唄!何必為了個小小的女服務傷了大家的和氣,對吧!”

小小的服務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