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眼神可以開車,那沈謹塵現在就在高速上麵。

“沈謹塵,你——無——聊,你——變——態。”江怡墨心虛的喊著。

她這還懷著孩子呢!哪能跟他做那件事情?小墨也承認,跟沈謹塵一起做,是件特彆幸福的事情,他真的很會,很懂,每次都可以讓她領略不一樣的風彩。

但現在是特殊時候呀,她懷著孩子呢,哪能做那些事情?

這時。

隻見沈謹塵的身體往下落,幾乎和江怡墨在同一水平線上,這麼近的距離,他不是想開車是想乾嘛!

“喂,你還真來呀!我懷著孩子呢!你不是說自己自製能力很好嗎?怎麼現在就控製不住了?哎,你還真想在辦公室裡......”

“門還冇關呢!”

“......”

江怡墨現在有一種喊破喉嚨都不會有人救她的感覺。

沈謹塵一隻手撐在沙發上,一隻臂膀抬了起來,他正在脫外套。

脫外套?

江怡墨看到這個動作,都要被他嚇死了,來真的呀,還真要在這裡開車呀!

“喂,你真要來呀!”

“你......”

“......”

沈謹塵脫掉了另外一隻胳膊,西裝已經完全的脫了。江怡墨心想,完了完了,他今天還真的要發泄呀,難道是因為她今天花了他好多的錢,他要在這裡找回來嗎?

江怡墨閉上了眼睛,腦子裡在想要怎麼做。這時,沈謹塵身上的外套蓋在了她的身上,他冇有再往下壓而是坐了起來,幫小墨蓋得好好的。

江怡墨睜開眼睛,這才知道,事情並不是她想的那樣,他也不是要跟她做那件事情。

江怡墨現在像隻受了驚嚇的小兔子,乖乖的躺在那裡一動不動的盯著沈謹塵。

“現在是中午,乖乖的在這裡睡一覺,不許再到處亂跑,肚子裡的寶寶需要休息,明白嗎?”沈謹塵拉著小墨的手,捏在他的掌心裡。

“所以,你抱我過來,就是為了讓我在這裡睡覺?”江怡墨老臉一紅,瞬間覺得,她剛纔的想法真的好邪惡。

“不然,你以為我真要對你做什麼?我在你眼裡就那麼冇有分寸嗎?”沈謹塵特彆無語的看著小墨,用手在她腦門兒上戳了戳。

真不知道她這個小腦袋裡在想些什麼,竟然這麼無語的。

“可是我睡不著。”江怡墨現在眼睛睜得可大可大了,一點睡意都冇有,哪能睡得著呀!

“必須休息,兩個寶寶更需要休息。”沈謹塵坐在地板上,厚實的手掌落在小墨的腹間,輕輕的撫著:“他倆乖嗎?有冇有動?”

撲哧一聲。

江怡墨直接笑了出來。

“他倆纔多大呀!哪能動?你是不是把他倆想得太活躍了?”江怡墨說。

這個想法是有些可笑,但有哪個做父母的不喜歡幻想了?

“我甚至可以想像,他倆在你肚子裡打架的場麵,跟大鬨天空差不多。”沈謹塵又說。

“你想像力可真豐富,不去寫小說真是可惜了。”江怡墨笑了笑,她看著燈光下的沈謹塵,他真的太好看了,顏值好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