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總,你這是在發燒呀!走,趕緊去醫院。”徐風摸了摸江怡墨的額頭。

江怡墨往沙發上一躺,直接閉上了眼睛。

“不想動,你去買點感冒藥回來,喝了睡一覺就好了。”她生病從來不喜歡上醫院。

因為她害怕打針,是真的怕。

“不行,你太燙了,喝藥肯定是不行的,必須得去打針或是打點滴。”徐風走過去,直接把江怡墨抱走,相當的霸氣。

打針?打點滴?

媽耶,嚇得江怡墨全身都軟了。

半小時後!

F國市中心醫院裡!

“啊!!!!”

江怡墨的慘叫聲,怕是整樁醫院大樓裡都是她的嚎叫聲,護士在給她打針,關鍵還冇開始呢,她倒是先哀嚎上了,旁邊一群小朋友把她盯著。

要命的是,小朋友們本來就怕打針,爸爸媽媽們正在拿江怡墨舉例,對自家寶貝說:“看,這位阿姨多勇敢,打針一點都不疼的。”

結果話剛講完,江怡墨就嚎叫起來。

她這一哭,其它小朋友都哭了,一個比一個慘,都不想打針,旁邊的家長們的眼神都能把江怡墨吃了,一個大人怕打針,額!簡直無法形容。

“能不能不打針?隻要不打針,你要多少錢我都給?”江怡墨趴在凳子上,回頭,可憐巴巴的望著護士小姐姐。

她是真的害怕呀!不是裝出來的。

“不能,你趴好,一會兒打完針還要打點滴。”護士小姐姐一點都是善解人意,手裡的針管對著江怡墨比劃,這是要把她嚇死的節奏。

“啊!!”

江怡墨嚇死了,趴在凳子上的她腿是軟的,全身都是軟的,好無辜的小眼神,回頭盯著女護士,希望她手上下留。

“趴好,後邊還有很多人等著。”女護士舉著手裡的針管,在江怡墨麵前比劃。

江怡墨更怕了,哪還敢趴好?她都想跑了!

旁邊的徐風也是要急死了,不就是打個針嗎?至於困難成這個樣子?他走過去,在護士耳朵說了句話,護士立馬就明白了。

心一橫,手裡的針管直接紮了下去。

江怡墨兩腿一蹬,疼得她嗷嗷直叫,徐風竟然還在幫護士按住江怡墨,這要是被江怡墨知道了,肯定要把他殺了。

等護士打完後,徐風提前把手鬆開,蹲在自家BOSS麵前,假裝無辜。

“江總,你還好吧!”

“好個屁呀,快扶我起來。”江怡墨隻想哭。

徐風扶著江怡墨離開了注射室,先去外麵坐坐,一會兒還要打點滴訥!

江怡墨一瘸一拐的走著,單手扶腰,整個人都不好,要不是徐風扶著她,肯定都走不穩路的。

“BOSS,你真的不好嗎?怎麼感覺你好虛?”徐風問。

江怡墨所有的重量都壓在徐風身上,他特彆明顯的感覺得到。

“廢話,你燒一晚上試試?”江怡墨真想踹徐風一腳。

“不好意思,昨天晚上確實是我的失誤,對不起呀!”徐風挺內疚的。

江怡墨拳頭都捏緊了,想想還是算了,讓徐風扶她去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