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定要找到軒軒,一定要把他找回來。”江怡墨說。

“會的,會找回來。”沈謹塵打電話給了助理,讓他動用一切的關係,一定要把軒軒找回來,要是找不到,他也可以不用去集團上班了。

江怡墨也打電話給了徐風,讓他動用一切的資源去找軒軒,景沐辰那邊也派了不少的人,現在可以說是滿城都是他們的人,都在找軒軒。

這時。

朵朵和張泯一塊兒手拉手,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當他倆看到爸爸媽媽抱在一起,媽媽在哭的時候,他倆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朵朵趕緊跑過來抱著媽咪:“媽咪,媽咪,你這是怎麼了?”朵朵問。

張泯站在那裡不敢亂動,他覺得氣氛有些怪,好像跟自己也有關係。今天是他第一天回家的日子,可是他一回家媽媽就在哭,這樣的感覺一點兒也不好。

“冇事兒,你和張泯去玩吧!一會兒飯好的時候叫你們。”江怡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雖然知道紙是包不住火的,現在不告訴朵朵和張泯,他倆一會兒還是會知道。但江怡墨現在也冇講實話,真的很難講出來。

朵朵知道了肯定會哭到崩潰,張泯剛回家就發生這種事情,他心裡肯定也不舒服。

“真的冇事嗎?可是媽咪的眼睛紅紅的。”朵朵仰著小腦袋,就這樣看著媽咪。

她纔不會相信,媽咪真的冇事兒呢!可今天哥哥回家了,這明明就是件特彆好的事情呀!怎麼媽咪會在這裡哭呢?

“冇事,去玩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哦,那我帶哥哥去找軒哥哥玩兒,他現在在房間裡吧!”朵朵拉著張泯,開心的往軒軒的房間裡跑了過去。

江怡墨的嘴巴都張開了,卻也隻能眼睜睜看著朵朵跑過去。沈謹塵的手落在江怡墨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拍。

“不會有事的,軒軒肯定會找得到。”沈謹塵說道。

他們都相信軒軒可以找得到,但他們忘了,軒軒是自已離開的,證明他不想回來了,如果他不想被找到的話,就算沈謹塵和江怡墨再有本事,他們也不一定可以把軒協找回來的。

軒軒的房間裡麵。

朵朵跑進去,發現哥哥的房間裡什麼都冇有,朵朵立馬就覺得不對勁兒了。

奇怪。

這麼晚了,哥哥不在家裡,他會去哪裡了呢?

“哥哥好像不在家訥!”朵朵看著張泯。

朵朵現在臉上已經露出了失落的表情來,她看著張泯哥哥,再看著軒哥哥的房間,第一次覺得這麼空。明明說好了今天她和哥哥會回來,軒哥哥也會準備好迎接他倆的,他現在去哪裡了?

“那他會去哪裡?”張泯問朵朵。

其實,張泯心裡已經隱約的有些感覺了,剛纔媽媽在哭,爸爸表情不好看,現在沈軒的房間是空的。

還有張泯回來之前,他們一起在山頂看流星,那天晚上張泯和沈軒通過電話。沈軒一直說要把張泯的一切還給他,當時張泯聽起來怪怪的,他在想會怎麼還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