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泯也是個忘恩負義的東西,白養他這麼多年了,說走就走。

“決定了?”張二淡淡地說著,手裡的土豆再次滾到了地上。

“嗯。”張泯點頭,並且蹲下去把土豆又撿了起來,他遞給張二,但這一次張二不但冇有接,反倒是站了起來,直接把手裡削土豆的刀子扔掉了。

他是帶著非常憤怒的表情,直接把刀子往地上扔的,很有勁兒,他在發脾氣,很大的脾氣。

“我不讓你走。”張二咆哮道:“冇有老子的允許,你哪裡都不能去,你的命都是我給的,你有什麼權力說走就走?”

張二很憤怒,他的情緒彷彿在這一刻都爆發了出來一般,在他怒吼的那一瞬間,所有的憤怒都衝向了張泯,彷彿張泯成了一個罪人,一個真正的忘恩負義的東西。

但張泯從來都不是那樣的孩子,他是懂得感恩的,就算他真的離開了這裡,他也不會把張二給忘記的。

等他以後掙了錢,他還是會給張二寄錢的,肯定會報答他,不會讓他一個人餓死。

咣噹一下。

張泯直接跪在了張二的麵前。

“對不起,但我還是要走,我已經決定了,以後我會回來看你的,等我以後有錢了,我不會忘記你的恩情。”張泯說道。

張泯現在還小,他隻有五歲,現在談報答還太早了,他現在也拿不出一分錢來。但他可以保證,以後絕對會報答張二的。

“以後?你現在纔多大,你跟我談什麼以後?誰踏馬的管以後呀,我要的是現在,現在你不能走,聽懂了嗎?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張二撿回來的,你是我的兒子,我是你爹,聽明白了嗎?”張二繼續扯著嗓子喊。

張二的情緒已經到達了頂點,感覺他整個人都在燃燒,眼睛都是紅的,雙手雙腳都在抖,此時的他看起來特彆的可怕。

一個五歲的孩子,跟他談什麼以後?張二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會相信一個五歲孩子的話。

“我問你,你是不是一定要走?”張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他現在真的有一股子氣堵在那裡,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張泯從來冇有看到老爹這個樣子,他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太可怕了,張泯也有些被嚇到,畢竟他隻是一個五歲的孩子。再說,當年也確實是張二救了張泯的命,連現在張泯的名字都是他給起的。

可以說,現在張泯的一切都是張二給他的。但張泯卻說要走,這對於張二來講,也確實是件殘忍的事情。

“嗯。”張泯點頭。

他已經決定了,這次是肯定要跟著一起走的。他答應了朵朵,會照顧妹妹一輩子,張泯不會騙人的,他也是真的想要離開這裡,這個地方是很美,但如果真的這麼混混噩噩的過一生,張泯肯定不會舒服的。

“好!好!好!好得很,好得很。”

“我養了你五歲,給你吃給你穿,你現在說走就要走?”

“走呀,有本事你現在就走呀!滾,馬上給我滾,滾呀!”張二咆哮著,他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嚇得院子裡雞飛狗跳的,場麵十分的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