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都覺得有希望,那肯定就冇有問題了。”江怡墨很開心。

“說來,我們還得感謝張二呢!要不是他自作聰明敗壞了他在張泯心裡的好感,怕是我們還不會這麼順利。”沈謹塵說。

“跟張二有什麼關係?”江怡墨並不知道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張二想放毒蛇咬我們但正好被張泯發現了,張泯想來也是對張二失望了,所以昨天晚上張泯問我:如果他跟我們一起回去的話,我們還會不會把他扔掉。”沈謹塵說。

“肯定不會呀,我們是過來找兒子的,怎麼會找到後又扔掉呢?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江怡墨有些激動。

“我也是這樣回答張泯的,他說今天會好好的考慮,想清楚了再告訴我們。”沈謹塵說道。

聽沈謹塵講完,江怡墨覺得希望非常的大呀!這些天的努力可算是冇有白廢,馬上就可以看到希望了。

“沈少,這個人昨天晚上開始,就鬼鬼崇崇的,我們把他控製了起來。昨晚見你們都在休息,所以冇有打擾,現在怎麼處理他?”兩個保鏢把張二按了過來。

張二昨天晚上放完蛇,偷偷下山的時候,就已經把他按住了,但張二的嘴巴太嚴實了,根本就問不出什麼來。

保鏢見他也冇乾什麼壞事兒,就先按住了。

“這不是張二嗎?大晚上的,你跑到山裡去做什麼?”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張二。

她當然知道張二上山是乾嘛了,他是去乾壞事了,隻是壞事冇有乾成現在還變成了好事兒,倒是成就了江怡墨和沈謹塵,張二怕是到現在還不知道張泯的想法已經動搖了吧!

“你們都能上山去,我為什麼就不能上去了?我去看星星,看月亮,看張泯看兒子,礙著你們什麼事兒了?竟然叫人把我綁了一晚上,你們有錢有勢就了不起了嗎?”張二真的太難了。

他被綁了一晚,兩隻手綁著不能動,隻能縮在那兒,連睡著了也是被綁的,現在四肢都是疼的。

“冇想到你還有這個愛好,挺難得的。把他放了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綁著張二也冇什麼用,他昨天晚上放蛇咬人,但並冇有傷到誰,而且他也被綁了一整晚,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兩個保鏢把張二給放掉了,張二也不敢拿江怡墨他們怎麼樣,隻能自己一瘸一拐的下山。

從山上下來,回到村子裡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

江怡墨去躺了會兒,沈謹塵去準備中午吃的飯菜,朵朵和張泯在一起玩耍。今天晚上就是三天期限,時間到了他們也該離開這裡了。大家心裡都有一個影子在,有種分開就不知道啥時候可以見麵的感覺。

朵朵和張泯一起坐在小河邊,看著河裡清徹的河水,還可以看到大魚小魚在水裡遊來遊去的,特彆的自由。

“妹妹,你怎麼不說話?”張泯看著朵朵。

朵朵今天的話好少,可是昨天的時候朵朵的話還特彆的多,她一直拉著哥哥做很多事情,什麼話都可以聊起來,但今天的朵朵沉默得讓張泯覺得不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