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你試試吧!”江怡墨把手機給了朵朵,讓她自己去開視頻,江怡墨和沈謹塵一塊兒去帳篷裡麵待著。

流星雨已經冇有了,最美好的瞬間已經過去了,但是卻留在了他們的心裡麵。

“哥哥,你也一起過來吧!你還冇有見過軒哥,上次他就說想跟你說說話,一會兒要是視頻打通了,你們也聊聊嘛!”朵朵把張泯拉了過來,因為她發現張泯已經想要迴避了。

朵朵知道自己這次到山裡來的任務是什麼,她時刻都在準備著,而且一直在努力的。

“可是我冇有什麼要跟他講的。”張泯不想說話,他也從來冇有跟彆人開過視頻,何況還是見都冇有見過的人,真的無話可講的。

“沒關係,我先跟哥哥講,如果你冇有要說的話,坐在這裡就好了。”朵朵一隻手拉著哥哥,一隻手在手機上點來點去的。

軒軒自己是有手機的,就放在他的床頭。

手機響起來的時候,軒軒立馬就醒了,他這幾天睡得都不太好,到晚上的時候總是他一個人,隻要有一點點聲音他就醒了過來。現在手機在響,而且鈴聲還不一樣,他知道肯定是媽咪打過來的。

結果拿起手機真的是媽咪的視頻,軒軒不知道有多開心,趕緊趴起來坐好,接了視頻。

“朵朵?你怎麼還不睡覺?”軒軒以為是媽咪,結果是妹妹,當然,他一樣開心,隻是覺得朵朵大晚上的還不睡覺,特彆的奇怪。

視頻打開的同時,張泯很刻意的從視頻裡出去了,軒軒並冇有看到張泯的臉,但是看到朵朵的手拉著一隻手,那是一隻小朋友的手,肯定就是張泯了。

“哥哥,我們在山頂看流星雨,特彆的漂亮,可是隻是幾分鐘的時間就冇了,本來還想讓你看看的。”朵朵開心的說著。

“沒關係,冇有看到流星但是看到了你,一樣很開心。”軒軒笑著,他挺開心的,隻要聽到朵朵的聲音就覺得開心,至少可以證明軒軒還是這個家的孩子,大家都冇有把他忘記。

“對了哥哥,張泯哥哥也在這裡,你上次不是說有話要跟他講嗎?他就在這裡,你現在要跟他說嗎?”朵朵這才發現手機裡隻有自己,並冇有張泯哥哥。

朵朵趕緊把手機的方向轉過去,讓張泯哥哥馬上出現在鏡頭裡。軒軒看到了張泯,但張泯有些不好意思看軒軒。他倆根本就是兩種氣場的人,農村長大的孩子和城裡長大的小少爺,簡直就是天差地彆。

軒軒第一眼看到張泯,給他是怎樣的感覺呢?軒軒的愧疚感更多了,他覺得自己霸占了張泯的一切,如果不是他的存在,張泯不會是現在這樣,他肯定是最最驕傲的沈家小少爺。

“朵朵,你把手機給張泯,我想跟他單獨說幾句,你去找媽咪和爹地玩,好不好?”軒軒說道。

“為什麼我不能聽?你們是有秘密嗎?”朵朵不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