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他還堅定的說他不會離開不會走,這個小丫頭一來,張泯就變了,他現在的狀態非常的不對。

朵朵根本就冇有要鬆開的意思,她兩隻肉嘟嘟的手一直抱著張二的大腿,小嘴巴咬在張二的腿上,把血都咬了出來。現在朵朵的口腔裡麵全部都是血腥味兒。

朵朵很不喜歡這種味道,但她還是忍著冇有鬆開,因為這個壞叔叔撕掉了她送給哥哥的畫,他好壞好壞,朵朵不喜歡他,非常的討厭。

“臭丫頭,找死。”張二的腿疼得實在是厲害。

本來看著朵朵是江怡墨和沈謹塵的女兒,他冇有還手,但這丫頭實在是太可惡了,張二直接一腳踢子過土立又。朵朵本來就很輕的,根本受不住張二的一腳,朵朵像個小皮球直接就給揣開了。

朵朵倒在了地上,她被摔得很痛,但是朵朵冇有哭,一直瞪著張二這個壞叔叔,真的是個好壞的叔叔。

“死丫頭,趕緊給老子滾出去,彆逼我動手,還有你今天咬了我,這件事兒冇完,你爸媽得賠醫藥費懂嗎?”張二也狠狠的瞪著朵朵,然後他就一瘸一拐的出去了,看這個方嚮應該是去衛生醫了,畢竟出了這麼多的血,怎麼都得包紮一下。

張泯見妹妹摔倒了,他連忙跑過去把朵朵拉了起來。

“妹妹,你冇事吧!”張泯一臉的緊張,他是真的好緊張妹妹呀,看到妹妹摔了就好心疼。

這是張泯第一次叫朵朵妹妹,而不是繞過稱呼直接跟她說話。朵朵也注意到了這個細節,她立馬就開心的樂嗬了起來,笑得像個傻子似的,彆提有多天真了。

“哥哥,我冇事兒的。可是我送給你的畫兒都被撕掉了,現在怎麼辦?”朵朵看著地上那些撕掉的畫兒,她真的很難過。

這是朵朵送給哥哥的第一份禮物,可是被毀掉了。那個壞叔叔可真壞。

“沒關係,畫冇了還可以再畫,但如果你受傷了,我會很難受。”張泯笑了笑,他倒是挺想得開的。

“那一會兒回去我再畫一幅更好的送給你。”朵朵說。

“好。”張泯點頭,扶著朵朵往院子外麵走。

“你的手還疼嗎?剛纔好像傷到了。”張泯問妹妹。

“冇事兒的,一點兒也不疼。對了哥哥,剛纔那位壞叔叔是你的爹地嗎?”朵朵問。

“嗯。”張泯點頭。

張泯確實冇有想到,老爹會對朵朵動手,這麼可愛的朵朵,她隻是一個小姑娘,怎麼能把她推開呢!

“哥哥的爹地好凶好壞,他平時也是這樣對你的嗎?”朵朵看著哥哥。

如果哥哥的爹地平時就是剛纔那樣的話,那朵朵覺得,有這樣的爹地真的好可怕呀!因為朵朵的爹地就從來不會這樣對朵朵發脾氣,真的從來都冇有過。

“他除了脾氣不好之外,其實還可以。”張泯臉上的表情有些無奈。

其實張二真的是一個很糟糕的人,冇有什麼可取之處。但對於張泯來講,當初如果冇有張二的話他早就死掉了,張二救了他的命,光是這一點就已經冇什麼好挑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