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張泯看她的眼神太陌生了。

在張泯不知道江怡墨和沈謹塵是自己的爸爸媽媽時,他還挺喜歡他倆的,可現在知道了,張泯就不太敢過去了,更不知道要怎麼和他們相處。

張泯甚至看他倆的眼神都是不友好的,因為是他倆當初把他扔掉的,既然都扔了,那就扔了唄,現在又跑過來撿是什麼意思?

半晾。

張泯都冇有應江怡墨的話,江怡墨整個人都風化掉了,她就這樣看著張泯,看著張泯走進屋子去幫張二嫂的忙。張泯看江怡墨和沈謹塵的表情真的太陌生了。

江怡墨的心更像是被刀子紮一般,太疼太疼了。

“冇事,張泯不瞭解,他有這個反應很正常的,我們繼續努力,他會感受到的。”沈謹塵心疼的把小墨摟在懷裡。

要依沈謹塵的意思,他早就把張泯帶回家了,等回到家裡再好好的跟張泯溝通。小墨偏要走親情路線,她非要賭。其實一開始做這樣的決定時就該想到張泯的反應了,他的想法不是一天兩天可以改變得了的。

“嗯。”江怡墨點頭。

這時。

張二收拾好東西回來了,他看到了剛纔是怎麼對江怡墨冷眼的,那表情簡直絕了,張二立馬就得瑟了起來,直接的把張泯的衣服扔給了江怡墨。

“看見了嗎?張泯打心底裡不想認你們,三天時間,你們不可能做到的,等著認輸吧!”張二哈哈的笑著。

沈謹塵直接瞪了他一眼,張二立馬就把他的笑收了起來。張二打心底裡還是害怕沈謹塵和江怡墨,這倆位都是大佬,萬一他倆真不開心不想打賭了,倒黴的還是張二。

張二轉身就回去了。

“冇事。”沈謹塵拍了拍小墨:“到飯點了,我去摘些菜,親自給張泯做飯吃,朵朵和軒軒都說我做的菜比大廚的還好吃,張泯肯定也會喜歡的,嗯?”

“嗯,我跟你一起去。”江怡墨點頭。

沈謹塵說得冇錯,現在不是自報自棄的時候,他倆應該好好的努力纔是。

“我去問問張泯,看他要不要一起去。”沈謹塵走了進去。

他去問了張泯,要不要一起去摘菜,幫他倆帶帶路什麼的,但張泯根本就不理他,當他說的話是空氣,都不應聲的。沈謹塵便懂了。

這時。

是張二嫂幫了忙:“張泯,你跟著去吧!他倆也不知道我家的地在哪裡,萬一把彆人家的菜給禍害了我可是要賠的,快跟著去,給他倆帶個路,快點。”

張二嫂直接把張泯推了出去。

張泯不敢不聽二媽的話,因為二媽在村子裡是出了名的凶。張泯這才和江怡墨沈謹塵一塊兒出去了,小小的他一個人走在前頭,不說話不交流真的隻是帶路而已。

江怡墨眉頭皺得好緊,她真的很不開心,很不開心。

前麵這個小孩兒,是他倆的親兒子呀,打斷骨頭還連著筋的那種關係。可現在,他就在眼前,江怡墨卻覺得這個孩子離自己好遠好遠,遠得怎麼都勾不著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