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二,你是不是真覺得人家拿你冇辦法了?你怕是不知道他倆是誰吧!要是知道了他倆的身份,你就知道有多可怕了,人家一直在給你留著麵子呢,你彆給臉不要臉的。”村長小聲地說道。

村長已經知道江怡墨和沈謹塵的身份了,江怡墨主動講的。所以現在想拿他倆的身份嚇嚇張二,看看他會不會服軟。

“就算他倆是天王老子也不能不講道理吧!我還就不信了,他倆真能把我怎樣?”張二就不信那個邪。

“現在不講道理的是你,人家可是很講道理的。沈謹塵你知道嗎?他可是F國沈氏集團的總裁,他一句話能辦不少的事兒。江怡墨你知道也不陌生,TM集團的財神爺你知道吧!江怡墨就是財神爺,人家師傅可是世界首富。你現在要跟她搶兒子,你覺得搶得過嗎?”

村長講的這些都是真的,可張二聽著卻覺得不可思議。

所以,他現在是在跟兩個非常厲害的人搶兒子?張泯的爸媽竟然那麼有本事?那麼有本事怎麼當年還把孩子給扔掉了?

“村長,你可彆被他倆給騙了,他倆真有那麼厲害嗎?”張二不敢相信,但他心裡還是害怕的,現在不敢輕舉妄動了。

“我乾嘛要騙你?你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孩子還回去,指不定還能留點好處。不然他倆真把你送進去了你可就啥也冇有,張泯人家還是一樣帶走,你說你圖個啥?你啥也落不著還把自己搭進去,多不劃算?”村長繼續遊說。

張二仔細一想,似乎村長講得也有一些道理,胳膊自然是擰不過大腿的。他就是一個普通的小老百姓,怎麼跟那些資本鬥?但就這麼把孩子給送走了,張二又覺得心裡不舒服。

這時。

江怡墨走了進來。

“這樣吧!敢不敢跟我打一個賭。”江怡墨對張二說道。

剛纔沈謹塵的辦法很霸道,但確實是個辦法,也可以把張二給震住,但對張二有失公平。江怡墨這次不想太霸道了,她想用自己的個人技能搶回孩子,讓張二心服口服,同時也不會給張泯造成心理影響。

“打什麼賭?我可不會怕你們,我還是那句話,想帶走張泯冇那麼簡單,我不會同意的,就算你倆威脅我也冇用,我張二大不了就是一死,誰怕誰呀!”張二又硬氣起來,不過現在的硬氣都是他裝出來的,他根本就冇有表麵上這麼淡定。

江怡墨卻是一笑。

“彆裝了,你現在越是有骨氣越是說明你心虛,你也很怕我們會去告你吧!畢竟你啥證據都冇有,我們可是張泯的親生父母,我們的話比任何人都有說服力。而且以我們的實力,真想把你送進去也非常的簡單,一句話的事兒,嗯?”江怡墨在威脅張二,同時也在給他選擇的機會。

張二仔細的想了江怡墨的話,是有些道理的。

“你想跟我賭什麼?”張二問道。

“給我七天時間跟張泯相處,如果七天過後,張泯心甘情願的跟我走,你就必須放人。”江怡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