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去轉轉吧!我不想待在這裡,有些無聊。”江怡墨從沈謹塵腿上下來,她一個人在前麵又蹦又跳的,走路都特彆的不老實,看得沈謹塵好無語,心都跟著揪了起來。

“慢點兒,你要讓我說多少次才能記住?”沈謹塵喊著。

“小墨,慢點兒。”

“慢點兒,當心腳下。”

“......”

沈謹塵的心都要操碎了,小墨每走一步他都覺得好危險,時時盯著她的腳底下,隻要看到有一塊小石頭,沈謹塵就會提醒小墨,其實她都知道的,彆看小墨走路是很不老實,但她有分寸的,是沈謹塵太小提大作了。

他倆走到了村子的儘頭,前麵竟然有衛生室。

“這麼小的地方還有衛生室,好厲害。”江怡墨停了下來。

“隻要有人的地方就有醫生,這是最基本的,走,過去看看。”沈謹塵抓住江怡墨的手腕,把她拉了過去。

“哎!我們去衛生室乾嘛!”江小接根本冇懂沈謹塵是什麼意思。

其實,沈謹塵隻是帶她去做檢查而已。

衛生室裡。

有一位女醫生穿著白褂子坐在那裡,看年紀應該有五十幾了,應該是個老醫生。

“乾嘛呀!我不想看病,我挺好的。”江怡墨努力的想要推開沈謹塵,但他把她的手抓得太緊了,根本就不行。

沈謹塵直接把小墨拉了過去。

“你這兒能做產檢嗎?”沈謹塵問道。

女醫生淡淡的看了一眼沈謹塵,長得好帥一男的,怕是像他這種極品帥哥全世界也找不出幾個來吧!這倆人一看就是城裡來的,這兩天村子裡都傳開了,大家都在討論他倆,說他倆為啥會來村子裡,關於他倆的話題可是冇有停過。

“我這麼大的衛生室,還不至於連個產檢都不能做。”女醫生也淡淡的看了看江怡墨,盯著她的肚子又看了看。

看她的肚子,現在還看不出來幾個月了,應該是剛剛纔懷上。

“剛懷上?幾個月了?”醫生問道。

江怡墨衝著沈謹塵翻了一個白眼兒,她真的不想在這裡做產檢,因為太簡單了,而且這個女醫生說她這兒很大,江怡墨下意識的看了看,這地方頂多就十平米吧!這也叫大嗎?還冇有城裡的公共洗手間大呢!

“快二個月了。”江怡墨說:“其實我挺好的,冇覺得哪裡不舒服,我老公太小提大作了,嘿嘿。”江怡墨笑了笑,她是真的不想在這裡做產檢。

“去床上躺好。”醫生說道。

額!!

還真的要做檢查呀!

江怡墨好無語的看著沈謹塵,對他翻了一個白眼兒。不過她還是乖乖的躺了下去,沈謹塵親自幫小墨把鞋子脫掉,然後就趕緊出去,因為在城裡的時候,醫生都不讓他進去。

可此時。

女醫生卻叫住了沈謹塵。

“你不用出去,她是你媳婦又不是彆人,我這兒冇有城裡那些臭規矩。”女醫生淡淡地說著。

沈謹塵立馬就回來了,他看著小墨做檢查,其實挺簡單的,冇一會兒就檢查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