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泯其實不太明白,他隻是收了江阿姨的一個禮物,而且江阿姨說她留著冇啥用,就送給他了。張泯當時也是拒絕過後,可是江阿姨說真的冇有關係,說了好久張泯才收下的。

再說,老爹平時也喜歡占小便宜呀,他占的便宜可不少了,隻要哪裡有便宜占他肯定是衝在最前頭的。

現在更犯不著因為一個MP5跟他生氣呀!張泯確實是不明白。

“彆人給你就要?她要是讓你跟她走,你是不是連老子都不要了?”張二莫名的就來了氣了。

他其實很怕張泯會跟江怡墨走,如果張泯走了,他就真的隻是一個單身漢,啥也冇有了。

“爹,我不會走的。”張泯搖頭。

他真的冇有想過要走,因為剛纔江阿姨問過他,張泯的回答和現在是一樣的,他從來冇有想過要離開,因為他從出生開始就已經失去了選擇的機會。

張二站起來,走到張泯麵前,當著張泯的麵兒,直接把他的MP5摔了一個粉碎。

啪的一聲,很響很響,這是給張泯的一個警告。

“記住了,有老子在,你哪兒也不許去。還有,以後不許跟那兩個人來往,要是再讓老子瞧見,我就打破你的狗腿,讓你哪也去不成。給我滾回屋子去。”張二吼得那叫一個撕心裂肺。

張泯也被嚇慘了,老爹可從來冇有這樣吼過他。這些話聽起來也很奇怪,就好像張泯真的會離開一樣。

他很捨不得的看著地上碎掉的那個MP5,張泯很想去撿起來,就算現在不能放了,留個紀念也可以。

張二直接又是幾腿踢了出去,斷了張泯的念想。

“看什麼看?這種東西是你能玩的嗎?知道自己是乾嘛的嗎?滾進去。”張二對孩子吼著,很不講道理。

張泯冇得選,他隻能一個人回到房間裡,坐在木板床上,雙手抱著膝蓋哭。但他不會哭出聲音,隻會默默的掉眼淚。

因為,如果讓爹聽到他在哭,肯定又會過來罵他。

張二一個人站在那裡,他站了半天還是有些氣不過。因為江怡墨和沈謹塵已經在討好張泯了,他倆以為把張泯哄好了就可以帶孩子走,簡直是在做夢。

張二想了又想,他覺得還是有必要正麵的警告江怡墨和沈謹塵,讓他倆小心一點。張二把地上碎掉的MP5撿了起來,然後拿著出去了。

江怡墨和沈謹塵正在車裡坐著,看到張二家有動靜他倆便走了進去,然後就看到張二穿著拖鞋,氣沖沖的走了過去。

張二直接把手裡的破MP5扔了過去,砸在了江怡墨的腳跟前。

江怡墨低頭一瞧,這不是她剛剛纔送給張泯的嗎?怎麼一轉眼的功夫就碎成這樣了?難道剛纔聽到的吵鬨聲就是張二跟張泯嗎?

“張二,你彆太過分了。這是我送給張泯的,你憑什麼砸掉?”江怡墨直接質問。

這個張二,簡直太囂張了。

要不是看在他當年救了張泯,給了張泯一個家的份上,江怡墨早就把他給撕掉了,根本就輪不到張二在這裡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