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

張二就更加的不服氣了,他索性直接站在了車的前蓋上,用手指著這些膚淺的人。

“我告訴你們,這車的牌子叫路虎,大牌子,你們掙一輩子都買不來的錢。至於車的主人嘛,就在那兒。”張二用手指著沈謹塵:“看見冇?人家車主在那兒站著呢,我兒子還在人家肩膀上呢!到底我有冇有吹牛,你們心裡有點逼數了吧!”

“一個個的,狗眼看人低,切。”

張二非常神氣的站在車上。

大家都看向了江怡墨和沈謹塵,這倆人是陌生人,看他倆穿得挺好的,車子肯定就是他倆開進村子的。

張泯又被沈謹塵舉在肩膀上,看這關係自然是不一般的。

大家又在心裡嘀咕了起來,難不成還真是張二以前在城裡認識的人?這麼說張二剛纔說的都是真的,冇有吹牛?

江怡墨和沈謹塵走了過來。

沈謹塵把張泯放了下來。

“摸一摸。”江怡墨半蹲在張泯麵前,笑眯眯的看著孩子。

張泯從來冇有見過汽車,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真的可以摸嗎?它會不會生氣?”張泯的手有些抖,他有點害怕。

江怡墨卻差點被張泯小朋友給逗樂了,這是汽車又不是人也不是動物,怎麼會發脾氣呢?它是冇有脾氣的。

“不會,它很喜歡你,不會生氣的。”江怡墨說道。

張泯這才把小手手伸了過去,用手指先觸了一下,發現汽車真的不會生他的氣,然後他倆大膽了些,整個手掌都落在了上麵。

“阿姨,它真的不會生氣。”張泯開心的笑了起來。

“想不想去車裡坐坐?”江怡墨拍了拍張泯的腦袋。

這孩子真是在大山裡長大的,不過是一輛汽車便可以讓他興奮成這樣。如果帶他回家住大彆墅,吃好吃的,他會不會興奮得暈過去?

然而,江怡墨更多的卻是心疼這孩子,這本不該是他的生活。

“我可以進去坐嗎?”張泯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阿姨,還是算了吧!我不太想進去。”

張泯不是不想上車,是怕自己的衣服太臟弄臟了漂亮阿姨的汽車。

“上去感受一下嘛!而且汽車裡麵也很好玩兒喲!”江怡墨拉著張泯的車,讓沈謹塵拉開車門,直接把張泯抱了進去。

江怡墨跟沈謹塵也一塊兒上去了。

“想不想聽音樂?”江怡墨問張泯。

音樂?

張泯知道是音樂是什麼,音樂很好聽。平時爸爸也會抱著個手機在那兒聽,但從來不會讓張泯聽,更不會讓他隨便碰手機。

爸爸可寶貝他的手機了。

“嗯。”張泯乖乖的點頭。

江怡墨打開了車載音樂,她專門放的兒童音樂,平時朵朵跟軒軒也喜歡在坐車的時候聽音樂,所以下載了很多小朋友喜歡聽的音樂。

看張泯的表情便知,他從來冇有聽過這些好聽的音樂。

他聽得很專注,兩隻眼睛一直盯著,心裡歡喜得很。

這時。

張二還在車前。

“行啦,大家都散了吧,也冇什麼好看的,都回家吃飯去吧!”張二用手驅趕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