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她也有自作聰明的時候,真以為把東西摔了就能搶風頭了?啊呸!

“怕?倒不至於,隻是想提醒妹妹,在報警的時候注意說辭,可千萬彆提一億五千萬,我怕咱們江家丟不起這個臉。”江怡墨笑得好詭異呀!

搞得江雨菲心頭毛骨悚然的。

“什麼意思?”江雨菲不懂。

不止江雨菲不懂,在場所有人都不明白,明明是江怡墨要倒大黴了,為何她比江雨菲還要淡定,難道她真不怕死嗎?還是一億五千萬在她眼裡就不是錢?這個江大小姐為何如此狂妄?

江雨菲臉上的表情好無辜,就像隻小綿羊一樣,但江怡墨知道她是裝出來的。

“你該不會到現在還以為這座翡翠屏風真的值一億五千萬吧!”江怡墨不快不慢地講。

聽她這意思,難不成這座翡翠屏風有問題?

“不然呢!這可是我在拍賣會上拍的,多少雙眼睛都盯著,而且是由資深的收藏家張老先生捐獻出來的藏品,難道你連張老先生的人品也要一起懷疑?姐姐,你怎麼變得這般惡毒?為了搶風頭,這種話也編得出來?”江雨菲不信。

她從冇懷疑過自己手上這座翡翠屏風有問題。

其它更不相信江怡墨的話,覺得她就是危言聳聽,不過是替自己剛纔的行為找解口罷了,江家有這樣一位大小姐真的是很難堪呀!

當然,其它人的話更難堪,把江怡墨比對得一文不值,名聲更臭了。

江怡墨笑得很從容,她很隨意的從地上撿起一塊來,舉在空中,瞧了又瞧,有模有樣的,就好像她真的懂古董一樣。

“在場不知道有多少人懂古董,那我倒是有個問題想問問大家,價值一億五千萬的翡翠屏風,想必這翡翠應該是上等品吧!奇怪,怎麼會是空心的呢!”江怡墨笑了笑。

“翡翠裡麵是空的?”

有幾個圍了過來,似信非信的看著江怡墨手裡的翡翠,還真是空的,兩邊隻是薄薄的兩層,比紙厚一點點,中間全是空的。如果不是剛纔江怡墨摔在地上,翡翠碎掉,還真冇有人發現這個問題。

又有幾個人去地上撿了其它碎掉的翡翠,都是一樣的結果。

“看來,這確實是贗品呀!雨菲小姐花了一億五千萬買回來的竟然是贗品。像這種東西怕是一萬塊錢都冇人要呀!”

“是呀,是呀,看來江大小姐纔是高手呀,一眼就識破這翡翠屏風是假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砸得好,砸得妙呀!像這種贗品就該砸掉,江大小姐厲害呀!”

分分鐘,這些吃瓜群眾倒戈相向,剛纔還在罵江怡墨,現在又誇她砸得好,砸得妙。真的是太牆頭草了。當然,這些不是最重要的,現在難堪的是江雨菲的沈謹塵的臉色。

他倆花天價買了一個贗品,成為全球最大的冤大頭不說,今天還當著眾人的麵丟了這麼大的臉,換誰受得了?

“不,不可能,這可能是贗品,拍賣會上怎麼會有贗品?張老先生是收藏界的泰鬥,他捐出來的藏品怎麼可能是假的?”江雨菲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