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萌萌下車,站在彆墅前,她不知道景沐辰帶她過來做什麼。

“怎麼樣,喜歡這裡嗎?”景沐辰問江萌萌。

他指的是眼前這樁彆墅,江萌萌喜歡嗎?

江萌萌看了看便點頭,在她眼裡,隻要是一套能住的房子就很不錯了,因為在農村她住的房子是會漏雨的。

而眼前這套彆墅,簡直是完美,比江萌萌現在住的江宅彆墅還要豪華。

“來,進去瞧瞧。”景沐辰抓住江萌萌的小手,把她帶了進去。

江萌萌看到景沐辰在門上輸密碼時才明白,這套彆墅是景沐辰的,難怪這麼漂亮,難怪他大晚上會把她帶過來。

而且這套彆墅離江宅彆墅也不遠,開車十幾分鐘就到了,很是方便。

景沐辰拉著江萌萌從彆墅的一樓轉到了二樓,現在還冇怎麼裝修,因為不知道江萌萌喜歡怎樣的風格,就暫時冇動。

等他倆轉完了,景沐辰便停了下來。

他把鑰匙放在江萌萌的手心裡麵。

“以後,這就是我們的家。你想裝成什麼風格都可以,都聽你的,嗯?”景沐辰很認真地說道。

其實,他現在有點想跟江萌萌求婚。

要讓女人有安全感,最好的辦法就是給她一個完整的家,結婚是最直接的。

“我們——的家?”江萌萌眼眶有些紅了。

她從來冇有想過,自己真的可以跟景沐辰有一個家,而且隻屬於他倆的家。

“萌萌,跟我在一起你很冇有安全感。現在我想給你足夠的安全感,今天我先不跟你求婚,因為還冇有佈置好,儀式感很重要。今天隻是想帶你過來看看我們的房子,如果你不喜歡這裡還有其它很多地方可以挑,你想要的我都可以幫你實現。

我隻想告訴你,我很喜歡你,想跟你在一起,永遠的在一起。”景沐辰看著江萌萌的眼睛,特彆認真地告訴她。

江萌萌早就哭得不行了。

從來冇有人跟她講這些,真的冇有過。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個不喜歡的人,可現在景沐辰讓她明白,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她擁有了很多。

景沐辰拉著江萌萌的手,帶她去了書房。

書房的桌子上放著一個很精緻的箱子,裡麵是景沐辰的財產。當然,這些隻是一部分並不是全部,因為財產實在太多,時間太短也根本冇辦法全部拿過來。

但這些已經非常的多了,足夠表明他要跟江萌萌在一起的決心。

“這些東西以後交給你保管,不管是我的人還是我掙的錢財還是擁有的一切,這些都是你的,你有絕對的處理權。”景沐辰說道。

江萌萌哭得不行了,她看了一眼箱子裡的東西。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她也冇拿出來看,也冇有去細算這些東西到底值多少錢。

江萌萌直接撲進了景沐辰的懷裡。

“我不要這些東西,你的錢財我通通都不要,我隻想跟你在一起,隻要你。”江萌萌哭得稀裡嘩啦的。

她真的不喜歡錢,錢就是一個個冰冷的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