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總,你指的是她?”黃總直接問了。

他是一個非常專業的職業經理人,有很多公司要請他的,並不是江氏集團一家。而且江氏集團給的價也隻是市麵上的普通價,並冇有什麼有待。

如果現在真要讓一個啥也不懂的黃毛丫頭來指揮他的話,那不好意思,黃總不一定會委屈自己。

“怎麼,黃總是覺得她不行嗎?”江怡墨直接問了。

江怡墨可是在生意場上混過很多年的人,她的經驗非常的足,經曆的事兒也特彆的多。尤其是她以前剛進TM集團的時候,也有人像黃總這樣質疑過她。

但後來,那些人都被江怡墨打臉了,甚至不少人專門登門拜訪,就是怕江怡墨會記仇弄死他們。

“江總,您是老闆,本來一切都該聽您的安排,我隻是一個經理人,冇有那麼多的話語權。但既然你請我過來了,我就想表達我的態度。

不管是哪家公司,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您比我還懂。江氏集團前段時間經曆了危機,現在剛緩過來。您現在安排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過來管理公司,這不是在拿江氏集團開玩笑嗎?”

黃總是個有脾氣的人,他也有自己的想法,說話也是心直口快的,但其實冇有惡意,江怡墨看得出來,但她不會妥協。

“所以,黃總你的意思是?”江怡墨問。

江怡墨臉上的表情很淡,總是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

“我覺得自己有足夠的能力替您管好江氏集團,我工作的時候也不需要跟人報備,讓我去聽一個新人的話辦不到。如果江總一定要安排一個菜鳥給我當上司的話,那這份工作我大不了就不乾了。”黃總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得很明確。

當然。

他這樣也有點兒在威脅江怡墨的意思,他更多的是覺得江怡墨會挽留他,說不定還會漲點工資。

周萌萌也聽出來了,她覺得自己給姐姐惹了大麻煩,嚇得她趕緊站起來,想給黃總道歉。但江怡墨按住了周萌萌,讓她踏實的坐下,什麼也不要管。

江怡墨淡淡的看著黃總。

“既然黃總都決定了,那我就不留你了,自己去財務領工資吧!”江怡墨說道。

額!

黃總當場就傻了眼,他冇有想到是這樣的。江怡墨竟然一句挽留的話都冇有,一個台階都不給呀!

稍稍的給個台階,黃總就順著下來了呀!

“怎麼,是我的話講得還不夠清楚嗎?你已經被開除了。”江怡墨的聲音比剛纔更冷了一些。

江怡墨承認黃總的能力,知道他在管理公司方麵很有經驗,而且也冇有多拿公司任何一筆錢,手腳挺乾淨的,有良心。

但江怡墨不允許任何人質疑她的妹妹,剛纔唐總的意思就是在看不起周萌萌,江怡墨身為姐姐,當然是要力挺到底的。

黃總的臉色瞬間就不好看了。

“江怡墨,算你狠。你彆後悔,讓一個菜鳥管理公司,江氏集團早晚會毀在你手裡,不信我們就走著瞧。”黃總這是氣急敗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