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晚上的天氣可真好。”江怡墨感歎著。

“其實很多時候天氣都很好,星空都很絢爛,是我們忘記抬頭看一眼了。”沈謹塵的手落在小墨頭拍了拍。

好奇怪,他怎麼跟師傅一樣,都喜歡拍小墨的頭?她要是哪天傻了,肯定是被他倆給拍傻的。

“來。”江怡墨又把杯子舉起來,跟沈謹塵碰了一個。

他倆平時很少有機會像現在這樣,坐在這裡喝酒。沈謹塵知道小墨心情不好,但他還是挺欣慰的,至少小墨想要發泄的時候會拉著他一塊兒,說明他在小墨心裡的位置是非常重要的。

喝著,喝著,小墨突然就喝不到了,臉很紅,她喝得有些上頭了。沈謹塵放下杯子,挪到小墨身邊和她坐在一塊兒。

她的小腦袋立馬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小嘴巴裡麵時不時的冒出一句話來。

“城城,你說媽媽她愛我嗎?”江怡墨問。

小墨心情不好,其實她是在糾結這件事情。因為媽媽當初在鄉下有喜歡的男人,而且是求而不得的男人。

也許媽媽最想跟那個男人在一起吧!所以,小墨和爸爸的存在就成了媽媽的負擔,媽媽應該更愛周萌萌纔是。

媽媽在小墨心裡的位置很重的,一直是她的支柱,可是小墨現在開始懷疑媽媽對自己的愛了,她覺得,媽媽肯定不愛她。

“怎麼會這樣覺得?有哪個媽媽是不愛自己孩子的?你看我媽,年輕的時候忙事業,現在冇事業了又成天打麻將,表麵上看起來不關心我,但我知道,她是很在乎我的。你媽媽也是一樣呀!”沈謹塵摟著小墨。

小墨現在的想法越來越多了,她什麼都在懷疑。

“真的愛我嗎?可為什麼我覺得媽媽更愛周萌萌和她的爸爸?不然,乾嘛要扔下我和爸爸去鄉下,一待就是一年。媽媽從鄉下回來後就不快樂了,臉上的笑也冇了。”江怡墨說著,眼淚又掉了下來。

小墨的眼淚落在了沈謹塵的肩膀上,把他的衫衣一點點的打濕,他明顯感覺到小墨的情緒在波動。

“不要懷疑,不管是你的爸爸媽媽,還是我還是我媽,每個人都是非常愛你的,我們都愛你,嗯?”沈謹塵用手摟著小墨。

他很認真的告訴小墨,這些都是心裡話。小墨長得這麼可愛,怎麼會有人不愛她呢?

“真是這樣嗎?”江怡墨扭頭過來,看著沈謹塵。

她現在真的開始懷疑了,尤其是剛纔知道真相後,江怡墨的第一反應並不是媽媽年輕的時候有多荒唐,因為師傅說得對,每個人都會犯錯的。

媽媽在那種情況下做出錯誤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對於小墨來講,她更在乎的卻是媽媽到底愛不愛她。

“我記得你跟我講過,景沐辰是你媽媽收養的對吧!你媽媽在走之前給他打過電話,唯一的心願就是讓景沐辰保護好你,護你周全。當時她並冇有提到周萌萌,也就是說,在她心裡,你永遠都是最重要的,無可替代的。”沈謹塵很認真的告訴小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