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冇有問沈謹塵的意思,此時,沈謹塵的眼珠子都要掉了,他不需要再加一個助理,而且他有個助理,是個男的,跟了他很多年,用著特彆的順手。

沈謹塵找助理的第一個原則就是必須是男的,女的他從來就不用,怕留在身邊給自己招惹麻煩。小墨倒是,直接就塞給他了,還頂著一張江雨菲的臉,這不是給他添堵嗎?

“江小姐,沈總,這......”許菲有些受寵若驚。

她啥也不會,隻是一個大專生,結果剛進公司第二天就直接升到了總裁辦,怕是整個集團都冇有比她升得更快的吧!

這種升級真的太嚇人了,正常人根本就承受不了哇!

“就這麼決定吧!你去準備準備吧!一會兒會有人教你熟悉這邊的流程,不用害怕,我們沈總挺平易近人的。對吧,沈總?”江怡墨對沈謹塵拋了一個媚眼。

“對。”沈謹塵這完全是被江怡墨逼著說的。

“謝謝沈總,謝謝江小姐,我會好好表現的。”許菲退了出去。

江怡墨的臉色立馬就變了,直接沉了下去,她趕緊回到沈謹塵的身邊,他卻是雙手一摟,把小墨按在了他的腿上,就這樣明目張膽的抱著她。

“你覺得她是裝的嗎?”沈謹塵問懷裡的小墨。

他比小墨高許多,即便小墨坐在他的腿上,他也比小墨高出一個腦袋,下巴落在她額頭上輕輕的蹭著她的留海,說話的聲音也好溫柔。

“現在看來,我覺得不太可能是假的,隻是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會有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呢?但是氣質,說話,口吻,所有的都不一樣,隻是長得像。”江怡墨還是想不明白。

“有冇有可能她是江雨菲失散多年的姐妹?因為雙胞胎,所以長得像?”沈謹塵說道。

這倒也不排除這種說法來。

“但也不對吧!如果都是繼母的孩子,她當年為什麼不一塊兒帶著進江家?咱們江家也是豪門,還不至於多養一個孩子都養不起吧!”

“隻是可惜了,要是江雨菲和繼母都活著,現在這些問題都不是問題了。”江怡墨有些苦惱。

“如果他們都活著,我們今天可能也不會遇到許菲,她可能在彆的地方或是從來不會出現,這一切都是註定好的,而且老天爺把她安排進來肯定有她存在的道理,我們按下來接計劃行事就好。”沈謹塵倒是看得挺開的。

“也許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但願一切都會按她想的那樣,不然,她也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此時。

沈謹塵卻是很認真的看著小墨,臉突然湊得好近,他倆鼻尖碰在一塊兒,輕輕的蹭著。

“所以,你就這麼把許菲放我身邊還給我當助理?你當真放心?”沈謹塵問。

“為什麼不放心?難道你還對江雨菲冇有死心?看到許菲又勾起了你的往事,你該不會是......”有什麼想法吧!

如果有想法,江怡墨直接給他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