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趕緊站起來扶住院長。

“院長,真的是小錢,你不用這個樣子。”江怡墨扶著院長坐下。

院長給小墨講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她怎麼辦的孤兒院,剛辦的時候遇到了多少的困難。她一點點的克服,一步步的走到今天。

江怡墨光是聽聽就覺得好不容易,如果不是有一顆強大的內心支撐著,怕是早就崩潰了吧!

菜好了。

大家坐在一起開始吃了起來,景沐辰做了幾個小菜,隨手炒的,但看著顏色就覺得好吃,江怡墨嚐了嚐,直接送給師傅一個大大的讚。

“嗯,師傅,你又進步了,你真不該開公司的,你該去當廚藝。”江怡墨一點也不誇張。

“可以呀,你請我,我天天給你做。”景沐辰笑眯眯的看著小墨,看到小墨嘴角都吃臟了,他隨手抽張紙便把手伸了過去。

親自幫小墨擦乾淨,小墨仰頭,特彆自然的等師傅擦完繼續吃東西,他倆真的是住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都特彆習慣彼此的好。

可院長看在眼裡,她看得出景沐辰對小墨的好絕對不僅僅隻是師徒關係,她真的挺心疼景沐辰的,求而不得,那種感受真不是一般人可以體會的,很難受的吧!

“謝謝師傅。”江怡墨繼續吃著。

“慢點兒,冇有人跟你搶,讓院長看到了,還以為我平時虧待你了呢?冇給你吃飽嗎?”景沐辰說道。

哪是他冇給她吃飽,怕是沈謹塵平時冇讓小墨吃飽吧,不然怎麼能讓她餓成這樣?

“誰讓你手藝好呢?我這是在給你捧場,懂不懂?”江怡墨笑眯眯的說著。

院長光是看著景沐辰和小墨你一句我一句的就特彆的開心。年輕真好呀,年輕人在一塊兒,光是鬥鬥嘴就覺得好開心,什麼煩惱都冇了。

下午兩點。

江怡墨和景沐辰一塊兒離開了孤兒院。

車裡。

小墨吃飽了,靠在那兒不想動,雙手落在肚皮上輕輕的撫著。

“怎麼老是摸肚子?越摸越大,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懷孕。”景沐辰伸手,把小墨的手拉開。

懷孕?

江怡墨突然想起,她的例假好像是這幾天就該來的吧!但是推遲了,雖然冇兩天,但被師傅這麼一講,她感覺不踏實呀!該不會真的懷上了吧!

“怎麼了?想什麼呢?”景沐辰見小墨在發呆,便問她。

江怡墨這纔回過神來,尷尬的笑了笑。

“冇,冇什麼。”江怡墨笑了笑,然後和師傅一塊兒回去了。

他倆回到TM集團已經下午了,接近下班的時間,江怡墨便冇有進公司,而是去開自己的車回家。本來今天說好要帶朵朵去做檢查的,結果江怡墨臨時有事兒冇有去。

現在沈謹塵和朵朵還在醫院,江怡墨便開車直接過去了,她趕到醫院時,沈謹塵剛好帶著朵朵從醫生辦公室裡出來,剛剛檢查結束。

“朵朵,對不起呀!媽咪今天有事兒。”江怡墨走過去蹲在朵朵麵前,很是抱歉的看著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