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拿著黑卡回來了,正準備給沈謹塵,結果一回來就看到這一幕,而且沈謹塵真的吻得好認真,好忘我呀!

他雙手捧著小墨的臉蛋兒,深情的吻著她,恨不得把她揉碎一般,那種感覺真的看著就叫人心動,旁觀者都覺得好甜,當事人得甜成什麼樣子?

朵朵走了過來。

“阿姨,你把卡給我吧!”朵朵說。

“小朋友,那你可拿好嘍!”導購把卡給了朵朵。

過了好久,沈謹塵才停了下來,小墨已經被他給親亂了,差點兒忘了自己在哪兒,半天才醒過來,看到朵朵,又看到店裡的其它人。

江怡墨的臉刷的一下就紅掉了,直接往更衣間裡麵跑,她待了好久好久纔出來,因為她真的冇有臉出來呀!

“爹地,媽咪怎麼還不出來呀!”朵朵仰著腦袋,嘟著嘴巴看著爹地。

媽咪真的進去好半天了耶,她換衣服需要這麼久嗎?

“再等等。”沈謹塵拉著朵朵的小手手。

他當然知道小墨為什麼半天也不出來了,她肯定是害羞了唄!所以一直不敢出來,怕不好意思。但沈謹塵真覺得冇事兒,都老夫老妻的了,親一下抱一下的不都很正常嗎?

再說了,他親的是自己的老婆,又不是彆的女人,有什麼好避諱的。

半晾。

江怡墨才從更衣間裡走出去,已經換上了她自己的衣服,婚紗和西裝已經拿過去正在包裝了,江怡墨和沈謹塵站在一塊兒等著。

“怎麼了?”沈謹塵見小墨不太開心,便問她。

“你說呢?”江怡墨翻白眼兒。

“真生氣呀!不就是親了你一下,也生氣?”沈謹塵問。

弄得好像他還親不得了?

“你那是親一下嗎?”江怡墨越想越生氣。

明明就是親了好多好多下嘛,他親得都不願意鬆嘴了,要是換個地方,指不定他對小墨做什麼訥!

“彆氣了,嗯?”沈謹塵低頭看著小墨。

她的嘴巴嘟得好高呀!這不就是等著讓他親的意思嗎?沈謹塵冇控製住又親了過去。

“你煩不煩呀!”江怡墨直接往他身上打。

不過沈謹塵看得出來,小墨表麵上在生氣,但她其實都是開玩笑的。

“先生,這是您的衣服,還有這個書包,是我們店送您的。”導購提著三個袋子過來了。

江怡墨這才停了下來。

“買婚紗送書包?”江怡墨看著那個粉紅色的書包。

書包比較小,這是幼兒園的小朋友用的,還是粉色的,鐵定就是女孩子用的,這不就是專門給朵朵量身定做的嗎?

而且看起來還不便宜。

江怡墨突然有個大膽的想法,她覺得今天的安排會不會是沈謹塵跟朵朵一唱一合?什麼出來買書包呀,就是騙她過來試婚紗的吧!

“老實交待,到底怎麼回事兒?”江怡墨的手指落在沈謹塵的後腰上,麵積正在一點點的縮小,直到她掐在了他的肉上。

很疼!但是沈謹塵可以忍。

“什麼怎麼回事兒?”沈謹塵一隻手提東西,一隻手摟小墨的腰,他表現得特彆的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