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一把推開江雨菲的手,他的眼神很陌生,看任何事情,都是陌生的。

“你是誰?”

半晾,他從嗓子裡擠出這三個字。

“謹塵,我是江雨菲,你老婆呀!你不記得我了嗎?”江雨菲愣了愣,立馬反應過來。

沈謹塵從樓上掉下去,加上剛醒過來就被江怡墨氣得大吐血,難不成是失憶了?真要這樣那就太好了,江雨菲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

“江雨菲?我老婆?”沈謹塵的眼神不是裝出來的。

他看外界一切都是陌生的,充滿了排斥感,距離感。

“對呀,這是你的家,你叫沈謹塵。對了,我們還有一對可愛的兒女,我這就讓傭人把他們叫過來。”江雨菲慢慢地靠近,坐在沈謹塵的身邊,拉著他的手。

沈謹塵冇有拒絕,說明他在心理上逐漸相信自己的身份。

傭人把朵朵和軒軒叫了過來。

“爹地,你醒了嗎?真是太好了。”軒軒好開心。

朵朵不會說話,她隻是抱著洋娃娃,站在那兒把爹地望著,她內心自然也是開心的。

“她怎麼不說話?”沈謹塵問。

“你是說朵朵呀,她從小就不會說話,看來你真的忘了,沒關係的,以後你會慢慢的想起來。老公你餓了嗎?粥已經熬好了,我親自熬的,現在我讓傭人送過來吧!”江雨菲很溫柔。

沈謹塵微微點頭,冇有拒絕,他相信這是自己的家,他有老婆兒子女兒,老婆對自己特彆的好,看來以前很恩愛,他逐漸接受這些。

傭人把粥送了過來,江雨菲親自一口一口地往沈謹塵嘴巴裡麵喂,一開始他有些不適應,總感覺這些的情景很陌生。

不過江雨菲溫柔又漂亮,對他也好,他就漸漸的接受了。

“老公,你都不知道,你受傷昏迷了三天三夜,可把我嚇死了,現在你能醒過來真是太好了。”江雨菲眼眶裡有淚。

沈謹塵伸手,幫她擦掉。

“我怎麼受的傷?”沈謹塵問。

江雨菲心頭一緊,自然不能講實話,現在沈謹塵失憶了,他能忘記周圍的一切,那自然也能忘記江怡墨,這是最好的機會,絕對不能讓沈謹塵記得那個女人,與江怡墨有關的任何事情,都不能讓他知道。

“前幾日你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去了,磕到了後腦勺,怕是因為這樣導致的失憶,不過沒關係的,我們可以重新認識,隻要你知道,不管你有冇有失憶,我都是你唯一的老婆,最愛你的女人就夠了,我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謹塵,這輩子我們永遠不分開,好不好?”

江雨菲小鳥依人的靠在沈謹塵的抱裡,他冇有像以前那個推開她,就說明他從心裡上相信她講的話,江雨菲好開心呀,說不定這次失憶,可以讓她真正的得到沈謹塵,做他真正的女人。

“嗯。”沈謹塵點頭,抱住了江雨菲。

他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他看到了,雖然不記得以前的事,但他相信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