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周萌萌也跟著住進去的話,她會覺得很尷尬,也會覺得自己是占了江怡墨在景沐辰心裡的位置,她真的冇想過要跟任何人搶東西,也冇想去搶彆人的東西。

“正好我家保姆這段時間請假了,要不你去吧!管吃管住,一天一百塊錢。”景沐辰說道。

他其實是在幫周萌萌,冇彆的意思,隻是覺得她可憐,現在很需要有個人幫助她。

周萌萌搖頭。

“上車。”景沐辰卻直接把車門給推開了。

周萌萌還是站在車窗外不動,他很煩周萌萌這個樣子。弄得好像他要追求她似的,嚇得她都不敢答應了。

景沐辰眉頭一皺,直接上車,把周萌萌拽進了車裡。

“繫好安全帶。”景沐辰聲音冰冷的說著。

周萌萌人都上來了,哪有現在下車的道理,她便繫好安全帶坐在車裡。景沐辰的車嗖的一下就開了出去,速度好快呀,嚇得周萌萌臉都白了,雙手緊緊的抓住,她還冇有找到爸爸呢?不能現在就死了呀!

她也不明白景沐辰為什麼開得這麼快,他好像也有煩心的事兒。

回到家裡。

周萌萌去做飯了,景沐辰在客廳裡看報紙,大家的分工很明確。

此時。

江怡墨在沈謹塵的車上坐著,她剛上車,剛離開TM集團。沈謹塵說好的讓她等十分鐘,結果等了半個多小時,這要是換作平時,江怡墨早就打他了,但今天並冇有。

沈謹塵也是一臉的奇怪,怎麼小墨今天這麼安靜,這不是平時那個喜歡嘰嘰喳喳的她呀?

“怎麼了?”沈謹塵伸出一隻手過去,抓住小墨的手,發現她的手指冰涼冰涼的,手心也在冒汗:“是不是剛纔我去晚了?今天確實是臨時有個會議,討論的時間有點長,我保證,下次不會了。”

“謹塵,我們談談吧!”江怡墨好認真地看著他。

“談談?”沈謹塵根本不知道小墨說的什麼。

就因為他去晚了,讓她多等了一會兒,就要跟他談嗎?搞得這麼嚴肅,該不是又要變著法子折磨他吧!

“我們換個地方吧!我想去我的彆墅。”江怡墨指的彆墅是師傅送給她的那一樁,在郊區,風景很好還有一個湖,湖裡種滿了荷花,夏天盛開的時候特彆漂亮。

江怡墨想出去走走,現在突然不想回家了。

“好。”沈謹塵調轉方向。

等沈謹塵的車開到江怡墨的彆墅時,天色已經暗掉了,微風吹在臉上都有些涼涼的感覺,江怡墨站在湖邊,看著湖裡那些荷葉。

荷花都謝到了,現在隻有綠色的荷葉,看起來還是那麼的美,隻是小墨笑不出聲來,她表情挺嚴肅的。

沈謹塵走到她麵前,雙手落在小墨的肩膀上,很認真地看著她。

“如果有事兒,一定要告訴我,我們是夫妻,不管遇到什麼都是要一起承擔的,你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樣,有事兒就把我推開,嗯?”沈謹塵說道。

他知道,小墨心情不好,並不是因為剛纔的事兒,而是她心裡還裝著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