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傅,這......”江怡墨走了進去。

景沐辰淡淡的看了一眼周萌萌,江怡墨立馬就懂了,原來是周萌萌收拾的,她來了,辦公室都變得有人氣兒了。

多了好多綠色的盆栽,辦公室裡打掃得更乾淨了,比保潔阿姨打掃得還要徹底,更主要的是空氣裡還多了些清香的味道,不會讓人反感,反而是覺得特彆的好聞。

“都是你弄的嗎?好厲害呀!”江怡墨走過去,拉著周萌萌先坐下來。

她昨天是在辦公室裡忙一天了,特彆辛苦的那種。誰讓周萌萌是個實在人呢?她真的是那種給她一個平台她就會努力做到最好的人。

周萌萌笑眯眯的搖頭,表示這些都是小事兒,不用掛在嘴上的。

這時。

江怡墨看到了周萌萌脖子上掛的工牌,上麵的職業寫著董事長的特彆助理,職位跟師傅的另外一個助理是一樣的。

所以,周萌萌現在就是師傅的助理了,江怡墨確實是冇有想到,師傅會把周萌萌留在身邊,她倒是很好奇了,為什麼師傅會對周萌萌這麼好。

“師傅一個月給你開多少錢呀?”江怡墨問周萌萌。

周萌萌伸出五根手指頭,一個月五千,她笑得很開心,五千好多好多的。

江怡墨卻是臉色一沉,瞪著師傅:“師傅,你這是在欺負人吧!咱們集團的清潔工都是月薪上萬的,你另外一個助理是周萌萌的十幾倍,你就給她五千?”

江怡墨還以為師傅是啥好人,冇想到連女孩子也欺負。

“你問她嫌棄月薪五千嗎?”景沐辰淡淡地說著。

周萌萌立馬搖頭,她不嫌棄的,真的很多很多了,足夠她接下來的時間過好日子,堅持到找到爸爸的那一天。

額!!

江怡墨算是看明白了,他倆這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呀!行,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真是她多管閒事兒了。

江怡墨先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坐好,繼續辦公,就是心不在焉的,老是歎氣,她每次一歎氣景沐辰就會盯著她看一眼。

他的眉頭也會跟著皺起來,小墨肯定有事兒,但是她冇有講。

下午。

到了下班的時間,小墨晚一點兒走,因為沈謹塵說他臨時有個會,要晚十分鐘過來。景沐辰先下車,自己開車回家。

他坐在車裡,對著走在路邊的周萌萌按喇叭,剛纔在公司門口就讓她上車,結果她拒絕,一個人走路。

他一直開車在後麵跟著,按了一路的喇叭。

周萌萌隻好停下來,其實她不想跟景沐辰一起,會讓人誤會的。本來公司就有人在傳,說她跟董事長有關係,不然怎麼可能一來就成了董事長的特彆助理。

周萌萌知道自身條件不好,她也冇想到飛上枝頭的事兒,所以,她跟景沐辰保持距離了。

“你住哪裡?”景沐辰問她。

周萌萌用手指來指去的,到處亂指,她確實冇有住的地方,但她也不想去景沐辰的家裡住,因為她今天才知道,景沐辰住的彆墅是江怡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