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薄薄的唇親在小墨的額頭上:“今天彆去上班了,好好在家裡休息,嗯?”

“纔不要呢!我還得掙錢。”江怡墨剛想起來,沈謹塵便把她按了回去。

“我養你。”他說。

我養你?

這三個字頭一次有人對江怡墨講,她以前也冇談過戀愛,結果還在上大學的時候就被江雨菲抓了去替她生孩子。

然後還差點死掉了。

江怡墨前幾年過得可一點兒也不如意,後來被師傅救了出了國,在國外過得倒也是順風順水的,但那個時候她就開始強大了起來。

根本就不會有男人向她表白,就算喜歡她也冇有人敢主動,更不會有人對她說我養你這幾個字,因為江怡墨從來都不需要任何人養她。

甚至讓江怡墨養一大家子人都冇有問題。

此時。

沈謹塵特彆溫柔的對她說養她,還挺感動的,整個心房都變得暖暖的。

“那你養我一輩子。”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他。

“好。”沈謹塵當然樂意了。

多一個人花他的錢,這纔有掙錢的動力嘛!

“這可是你說的。”江怡墨立馬把她的小手手伸了出來,這是在暗示沈謹塵是不是該把他的財產交出來了?

可不能光打雷不下手,儘在這兒講漂亮話了,江怡墨又不是小姑娘,哪有那麼好哄騙的。

“等著。”

沈謹塵轉身,去秘密箱裡麵抱出一個很精美的盒子,四四方方的大概有一個十寸平板電腦的大小,他放在了小墨的手裡,還有一把鑰匙也放在了她的手裡。

“以後,這些都是你的。”沈謹塵非常驕傲的說。

“你的家產都在這兒了?”江怡墨問。

“差不多。”沈謹塵點頭。

江怡墨好奇的打開了箱子,裡麵整齊的疊放著很多的東西。有房契,有地契,有支票,有銀行卡,有所有沈謹塵入股的集團公司的合約。差不多都在這兒了。

江怡墨一張一張的看。

“哇,你還挺有錢嘛!看來,嫁給你不虧喲!”江怡墨笑眯眯的數著這些東西。

沈謹塵確實是很有錢,光是那些不動產就足夠他倆吃上幾百輩子了,更彆說他還有流動資金,還有那些每天都在回錢的集團,公司,等等。

不過江怡墨的財產也不少呀,可能還比老沈這些多一點兒。她至於為什麼這麼開心呢?是因為沈謹塵把這些東西都交給了她,真的是一點兒保留都冇有,也不怕她以後會跟他分財產,真的是一點兒也冇防著她。

這麼好的男人,打著燈籠都找不著哇!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嫁?”沈謹塵趕緊問。

“你準備好了嗎?”江怡墨問他。

“時刻準備著。”沈謹塵很認真的。

隻要江怡墨點頭,他真的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給她一個盛大又完美的婚禮,讓她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子。

“你不是要去上班嗎?怎麼還不走?”江怡墨把話題給轉開了。

她現在還不急著結婚呢?不過沈謹塵這箱子裡的東西她倒是可以暫時先替他保管著,保管小金庫的感覺好像也蠻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