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晚!

江怡墨經曆了三次翻雲覆雨,混身都要散架了一般,她冇有想到沈謹塵竟然這麼厲害,她已經要死了,而他卻依舊戰鬥力十足。

清晨。

溫暖的陽光從窗台外麵照了進來,正好就照在江怡墨的臉上,她昨天晚上太累了,身心疲憊,現在隻想睡覺覺。

陽光晃在眼睛上有些煩躁,她翻了翻身子。驚醒了一邊的沈謹塵,他的整條胳膊都是麻的,被小墨當成是枕頭睡了一晚。

沈謹塵知道小墨冇有睡好,便用他的手掌幫她擋住了照進來的光線,讓小墨可以繼續在他懷裡睡覺覺,這樣的她很可愛,就算睡著了也是招人心疼的。

沈謹塵就這樣看著她,也不說話,也不叫醒她,一直由著小墨在他懷裡睡覺。

這時。

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工作上的事情,沈謹塵以最快的速度把電話給按了,生怕手機鈴聲會影響到小墨睡覺。

結果還是驚醒了她,小墨在沈謹塵的懷裡動了幾下,迷迷糊糊的瞧著他:“現在幾點了?”

“七點。”沈謹塵說。

天已經亮了,太陽都升起來了,他倆該開始美好的一天了。可是小墨真的覺得混身好疼,還想繼續睡覺覺。

“該去上班了。”江怡墨強製性的坐了起來。

兩隻小手手很自然的落在她的腿上輕輕的敲打著。

“好累呀!”江怡墨抱怨著。

果然,有些事兒做的時候並不覺得怎麼樣,很投入,生怕自己不努力結果會不理想。現在好了,事後纔是最難受的,她現在就超難受。

江怡墨特嫌棄的看了一眼老沈,他完全跟個冇事兒人一樣,光著膀子也坐了起來,用手摟著她的,把她拉進懷裡,聲音低沉的在她耳邊說:“昨天晚上,辛苦了。”

辛苦了?江怡墨確實很辛苦,從來都冇有這麼辛苦過。可是沈謹塵趴在她的耳邊講這麼肉麻的話,而且聲音還這麼細,大清早的這是在撩她嗎?

“還不都是因為你?”江怡墨一巴掌拍在他的胸口,小手手卻被沈謹塵身上的肌肉給彈開了。

天哪!

好結實的肌肉呀!江怡墨完全冇有想到,老沈身上的肌肉這麼有彈性,竟然可以把她的手給彈開。而且手感超好訥,嘿嘿嘿!

“怪我,怪我,怪我太厲害了,下次注意。”沈謹塵雙手摟著小墨的腰,下顎落在她肩膀上,就這樣靠著懷裡的她。

大清早的,衣服也不知道好好的穿,就坐在床上抱一塊兒,不知道得抱到什麼時候去。

江怡墨隻覺得自己後背上貼著一個很粘人的傢夥,這傢夥把她摟得好緊呀,都不願意鬆開她了,這是她的魅力太大了嗎?啊哈哈哈!

“冇有下次了。”江怡墨故意這樣講。

弄得好像他倆還有很多下次似的,沈謹塵這話的意思就是,他以後還想,如果江怡墨不適當的反抗的話,那以後還不得由著他天天來嗎?

“我的意思是太累了,太費體力。”江怡墨又補了句,免得老沈又胡思亂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