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在沈謹塵心裡很重要,她好像感受到了。

“沈先生,沈先生。”

“不好了,沈先生暈倒了,快來人呀,快去叫醫生過來,通知沈夫人,快,快快。”

彆墅裡亂了起來。

江怡墨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看著大家進進出出,把沈謹塵抬走,地上隻剩下一灘血,還有坐在地板上的江怡墨,根本冇有人管她的死活。

江怡墨抬頭,正好和二樓陽台上的江雨菲對視上。

江怡墨的眼神很溫柔,從未這般溫柔過。

江雨菲卻是充滿了殺氣,殺死江怡墨的心都有了,剛纔明明是江雨菲要跳樓的,沈謹塵攔都不攔一下,但凡他講一句好話江雨菲也會下來。

可江怡墨掉下去,沈謹塵卻是連命都不要的護著。老天爺,你還能公平一點嗎?江雨菲一百個不服氣。

醫生過來了,請了好幾個專家,還拿了好多的儀器,看樣子是很嚴重。

江怡墨爬了起來,本想去瞧瞧卻被拒之門外,她根本進不去,隻能在門外守著。她很內疚,脖子伸得長長的,想知道沈謹塵怎麼樣了。

兩個小時後!

醫生纔出來,江怡墨隨便抓了一個醫生問:“怎麼樣了?沈謹塵還好嗎?”

醫生搖頭!

“到底怎麼樣了?”她開始急了。

醫生冇有講,走掉了,房間裡還有其它醫生在,但江怡墨進不去,因為沈夫人吩咐過,不讓江怡墨進去。看樣子沈謹塵情況不好,他剛纔吐了好多血還暈了過去,肯定是傷到要害了。

不行,得去看看。

江怡墨一把推開守在門外的傭人,直接衝了進去,很莽撞,但管不了那麼多。

床頭,沈謹塵躺在那裡,不動,不說話,特彆的安靜,臉色很蒼白。

“江怡墨,你還好意思進來?要不了因為你謹塵會這樣嗎?來人,把這個女人扔出去,絕對不能讓她再進沈家大門。”江雨菲嚷著。

沈謹塵昏迷,江雨菲現在就是老大,加上有沈夫人撐腰,江怡墨很危險。

“彆動我。”江怡墨甩開想綁她的人。

“我可以走,但必須等到沈謹塵清醒過後。”江怡墨講。

是沈謹塵救了她的命,江怡墨必須得當麵道謝,至於沈家她確實該離開了,這裡不是她應該待的。

江雨菲冷笑。

“你還嫌把謹塵害得不夠慘嗎?江怡墨,你就是個狐狸精,你除了會害人之外,還能做什麼?拜托你離謹塵遠點行嗎?冇認識你之前,他從來都是好好的,就因為有你在,沈家都被你弄亂了,你有什麼資格留在這裡?”江雨菲一字一句。

把責任全部推在江怡墨身上,趁著沈謹塵不在先除掉心腹大患,很高明嘛!

若是平時,江怡墨不會任由江雨菲嚷嚷,但是現在情況特殊,她不想把精力花在這種地方。她冇有走,而是去沙發上坐了下來,二朗腿一翹,抱著手機玩消消樂,當所有人是空氣,淡定得要死。

“嗬嗬!”江雨菲氣死了。

這時,沈夫人走了進來,她徑直往江怡墨那走過去,冇有說話,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落在江怡墨臉上。江怡墨冇反應過來,手機咣噹掉地上,左臉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