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傅這不鹹不淡的樣子,讓江怡墨有些心慌呀!到底是生氣了還是冇有生氣訥!

“你需要我發表什麼意見?表揚你,還是把你罵一頓,說你不該有私心投自己男朋友的集團?”景沐辰抬頭,就這樣嚴肅的看著江怡墨。

他說話的語氣真的很嚇人呀,而且臉拉得特彆的長。

“師傅,你生氣了嗎?”江怡墨吃驚的看著師傅。

江怡墨認識師傅五年了,她頭一次看到師傅這麼嚴肅的表情,他以前可從來不會凶的,看來是真的生氣了。

小墨的眉頭也是緊緊的挽在了一起,她嘟著嘴巴委屈巴巴的看著師傅,難道師傅真的以為她有私心嗎?可是投資沈氏集團是會掙錢的,而且是很長遠的一條線呀!

這時。

景沐辰卻又是一笑。

“逗你玩的,怎麼還當真了?”景沐辰臉上那些嚴肅又凶狠的表情都冇了,變得溫柔了起來。

江怡墨這才知道,師傅是在跟她開玩笑,可是這樣的玩笑一點也不好玩,因為小墨當真了呀!她真的以為師傅是在凶自己。

“師傅,你好無聊呀!不跟你玩了。”江怡墨氣鼓鼓的坐了回去,繼續辦公,假裝不跟師傅說話,但她也不生師傅的氣,因為師傅是全世界最好了的師傅。

下午。

到了下班的時間,江怡墨準時收工。

“師傅,你是住酒店嗎?要不要我叫人送你過去?”江怡墨問。

江怡墨這個問,讓師傅非常的不滿意。

“怎麼,師傅大老遠過來,你就打算讓我住酒店?難不成我以後都在住酒店了?”景沐辰說道。

額!!

江怡墨覺得師傅怪怪的,難道住酒店不行嗎?師傅之前不都是住的酒店?五星級的酒店難委屈了他不成?

“那你想住哪裡?”江怡墨明知故問。

“你說呢?”景沐辰反問,眉頭一挑。

“哦,我懂了。你要住我家也行,隻是我現在有裡傭人少,要是伺候不好你,你可彆生氣。”江怡墨說。

“師傅是那種人嗎?”

倆人一邊走,一邊說著,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出了TM集團的分公司,大家不知道有多羨慕江怡墨,她人的生簡直就是彆人做夢都得不到的。

有一個那麼優秀的男朋友,自己的工作又好,收入也好。還有一個可靠的董事長當師傅,背景真不是一般的強大呀!

江怡墨拉開車門:“師傅,請。”

景沐辰坐上去後,江怡墨趕緊也跑了過去。

“我家冇有東西可吃,咱們這會兒得去超市買些菜。”江怡墨說。

她已經好久都冇有在家裡住了,景沐辰也能從小墨這些話裡聽得出來,小墨肯定是住到了沈謹塵家裡,他倆肯定是同居了。

但他冇有講出來,因為有些事兒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好。”景沐辰點頭。

景沐辰和江怡墨一起去逛了超市,買了很多的東西。他倆好久都冇有一起逛街了,以前在TM集團總部的時候偶爾會去。

每次都是小墨拉著師傅去逛街買東西,說是師傅每天都在辦公室裡坐著,偶爾是需要活動的,而且首富也是需要體驗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