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

景沐辰要把總部搬過來。

這樣,可以離小墨更近一些。他曾經答應過小墨的媽媽,要一生一世的守護小墨,不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

小墨現在是不可能回總部了,她會跟沈謹塵結婚在一起。景沐辰肯定得在總部待著,天南地北的離得這麼遠,萬一小墨有事兒他也隻能乾著急。

所以,景沐辰決定把TM集團的總部搬到F國來。

“什麼?師傅你要把TM集團的總部搬過來?這可是大事呀,要經過所有董事同意的,而且我也一點風聲都冇有聽到,怎麼這麼突然?”江怡墨一臉的懵。

這麼大的事情,一點風聲都冇有,師傅這保密工作做得也太好了。

“臨時決定的,你也是第一個知道的。”景沐辰說道。

他準備過來的時候還冇有想好,隻是想把朵朵送過來,但是剛纔突然就做了這麼一個決定,他要留下。

“所以,你是認真的?”江怡墨又問。

主要這件事情太大了,師傅這麼突然的決定,真的讓她很意外呀,怕是在董事會上宣佈出來的時候更加的意外。

而且事情並不簡單,哪是師傅說想搬就搬的呀!總部的那些員工都是國外的人,他們的家都在那兒,總部又那麼大,到時候大家肯定都會有意外的。

“你什麼時候見過我不認真?還是你不歡迎我?”景沐辰跟小墨半開著玩笑。

這倒也是,師傅從來都不開玩笑的,因為他嚴肅了幾十年,反正除了在江怡墨麵前會偶爾笑一笑之外,其它時候他可嚴肅了。

江怡墨和師傅一塊兒吃完了午餐,下午一起去了TM集團的分公司,瞬間就投入到了工作當中。

倆人共用同一間總裁辦公室。

江怡墨坐在老闆椅上,景沐辰身為董事長卻坐在沙發上辦公,這要是被其它員工看到還不得驚訝死呀!

總裁的身份竟然比董事長還要高了嗎?那江怡墨在TM集團裡的地位還真是不一般。

徐風倒是忙成了狗,董事長來了,他做事兒就得一絲不苟,在江怡墨麵前也是恭敬得很,連玩笑都不敢開,兩位大佬都大呢?哪敢放肆?除非徐風不想乾了。

“對了師傅,忘了跟你說件事兒。我投了沈氏集團,而且投得還不少。”江怡墨說。

平時這種事情她是不需要向師傅彙報的,因為江怡墨在搞風投這方麵非常有經驗,從她進入TM集團開始就從來冇有失敗了。

到現在還是記錄的保持者,相當的厲害。

而且在投沈氏集團時江怡墨也不是盲目的投資,她是做過風險評估的,這是一筆劃算的買賣,加上她的私心,纔會直接投了進去。

“嗯。”景沐辰點頭。

表情非常的淡,因為他知道小墨是刻意在解釋,但景沐辰真不覺得有什麼,隻是投資,就算小墨有私心,但沈氏集團也確實值得投。

如果不是沈氏集團這次出了問題,怕還不一定會有機會投進去,撿這麼大個便宜。

“師傅,你就不發表點什麼意見嗎?”江怡墨又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