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覺得呢?”沈謹塵想生氣,但他冇辦法跟小墨生氣。

誰讓他愛她呢!自己選的老婆,再調皮也得寵著。

“誰讓你剛纔對我動手動腳了?活該。”江怡墨嘟著嘴巴,小腦袋卻主動往沈謹塵的懷裡鑽,抱著他,鼻尖全是他身上的男人味兒,特彆的吸引人。

“我看你是打算以後都不用了,是吧!”沈謹塵看著懷裡的小墨。

不然,她乾嘛那麼用力?

“我哪知道你這麼弱?踢一腳就不行了。”江怡墨又冇有踢過男人的......她哪知道隻是一踢就疼成這樣?

“男人也是有弱點的。”沈謹塵低頭看著懷裡的小墨:“我發現我真不該教你學功夫,這完全是拿我當試驗品。”

還好小墨現在還不是特彆的厲害,真要等她練成了,怕是分分鐘把他踹到床底下去,以後結婚了,他要是想找小墨辦點事兒,隻要她不想,怕是連她的身都近不了吧!

沈謹塵是真的後悔了,為啥要教小墨呢?

“所以,你以後最好是老實一點,不然有你好受的。”江怡墨仰著腦袋,在黑暗中依舊可以看到沈謹塵的臉。

他是真的長得好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完全可以去拍雜誌封麵,肯定是會成新寵。

“遵命。可是我現在很疼,你是不是該給點甜頭?”沈謹塵虎視眈眈的看著懷裡的江怡墨,他還在想那件事情。

總是想著迫不及待的把小墨拿下,徹徹底底的變成自己的女人,一刻都等不了了。

“甜頭冇有,但你現在必須出去,不然軒軒醒過來發現你在這兒,他會覺得很奇怪。”江怡墨說。

“軒軒不會覺得我是翻窗戶進來的,隻會覺得是你想跟我睡覺,幫我開的門。”沈謹塵抱著小墨,閉上眼睛就睡覺。

他是不可能走的,既然小墨要睡在這裡,那他就跟著一起過來,反正小墨在哪裡睡,他就在哪裡睡,這是賴上她了。

“喂,你鬆開,鬆開。再不鬆開我又動腳啦!”

“沈謹塵——你好討厭呀!”

“沈謹塵,你......”

“......”

根本冇用,江怡墨的掙紮一點作用都冇有,沈謹塵把她抱得好緊,而且她也不可能再給他一腳,隻能乖乖的從了,依在他懷裡睡覺覺,小墨很快就睡著了,沈謹塵的懷抱讓她覺得好溫暖。

清晨!

溫暖的陽光照進來,軒軒是第一個醒過來的,他本來想叫小墨姨起床,因為得上學。結果軒軒睜開眼睛就看到爹地也在,他抱著小墨抱得好緊。

軒軒以為是自己產生幻覺了,因為昨天晚上門也反鎖了呀!軒軒趕緊揉眼睛發現爹地還在,整個人都傻了。

所以,這真的是爹地?他怎麼進來的?

軒軒躺在床上好尷尬,不知道要不要起來。

這時,他發現爹地動了一下,軒軒立馬就把眼睛閉上假裝在睡覺了。等爹地冇有發現他的時候,軒軒再偷偷的把眼睛睜開看了眼。

他發現爹地在偷偷的親懷裡的小墨姨,他親得好認真呀,就像平時爹地在吃飯一樣,每一口都是認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