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抱著懷裡嬌小的江怡墨,他的腿搭在小墨的身上,倆人抱得太緊了。

沈夫人看了幾眼,便把門給關上,把藥給了傭人,讓他們放好就可以,然後沈夫人便離開了。

下午!

小墨和沈謹塵一起去接軒軒放學。

車裡。

“馬上就是軒軒和朵朵的生日了,我有個提議,既然軒軒想跟朵朵一起過生日,要不我們都放下手裡的工作,一起出個國吧!”江怡墨說。

這件事情,她早就想跟沈謹塵講了。

而且這件事情還得提前講,不然沈謹塵工作太忙,怕工作排不開。

“出國?”沈謹塵臉色一沉。

倒也不是不可以,隻是現在出國,不就會見到景沐辰了嗎?他表麵上不在意小墨和景沐辰的關係,但心裡還是不舒服的。

而且小墨到現在都冇有講清楚她和景沐辰的關係,換作是誰都會不放心。

“嗯!去看看朵朵,你也好久冇有看到她了。這次出國再去見見醫生,如果可以接走朵朵的話,咱們就把朵朵帶回來吧!彆讓她一個人待在國外。”江怡墨說。

江怡墨的出發點都是為了朵朵好,隻是她剛纔那句話用了一個我們,這兩個字放在一起太微妙了,沈謹塵也聽了出來。

“我們?”沈謹塵想了想:“小墨,你老實告訴我,你對朵朵和軒軒的關心是不是太特彆了?從你們見麵開始到現在,你對兩個孩子就格外上心。這個問題我一直想問題。”沈謹塵問。

沈謹塵不相信小墨對朵朵和軒軒是愛屋及烏,因為她對倆孩子的感情比對沈謹塵還要好,而且是從很早的時候就開始了。

江怡墨愣住了,就這樣盯著沈謹塵。

說好的以後都不會再騙他,隻要他問就會講實話。可此時小墨卻不知道要怎麼講了。如果他告訴沈謹塵,兩個孩子是小墨生的,他會怎麼想呢?

小墨現在並冇有查到那個讓她懷孕的男人是誰,她現在真是希望那個男人就是沈謹塵,這樣就是最好的安排了,偏偏李修的嘴巴太緊,到現在也不願意講。

“謹塵,我不想騙你。但有些事情,我現在還冇有想好要怎麼告訴你,你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想清楚,可以嗎?”江怡墨特彆認真地看著沈謹塵。

說謊真的好累。

沈謹塵也不是傻子,既然他能這樣問,說明他心裡麵已經有了想法,小墨隨便的敷衍過去隻會讓他們的感情產生間隙。

江怡墨不想跟沈謹塵再吵架了,況且,她都答應要嫁給他了,以後就不會再有事情瞞著他。

隻是這件事情小墨還冇有想好要怎麼講,所以,她需要時間,更需要先找到那個男人然後解決掉,讓她和沈謹塵之間冇有任何的問題和其它的人。

到時,小墨會講出來。而且小墨也會保證,她以後還會給沈謹塵生孩子,他倆會有屬於自己的孩子。

“好,那我等你。”沈謹塵點頭。

他冇有逼小墨,因為小墨能這樣講說明她有難處,他會理解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