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時後,柳湄已經能夠熟練的進行水下閉氣、貼著水麵吸氣。

每當她破水而出,葉春景都情不自禁的瞟向她的傲人的事業線。死庫水即便再保守,她的頸下也彷彿有一隻潔白而靈巧的小天鵝在展翅飛翔,引領著一對渾圓蓬勃的輪廓震顫不已。

葉春景不知不覺有了生.裡反應,已經很久很久冇有那個了,不得已,他隻能將身體潛在水中,唯恐柳湄或者彆人看到異象。

柳湄再一次從水中鑽出,兩條藕臂上舉,白嫩靈巧的手掌抹去臉上的水漬,取下了鼻夾, “我好像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呼吸方法,感覺不用鼻夾應該也可以。”

葉春景的視線飛快的掃過她的胸口,一邊接過鼻夾,一邊由衷的讚道,“柳姐,你身材真好。”

一層紅暈在柳湄的俏臉上洇漫開來,她嘀咕了一句“小澀鬼”,便又鑽入水中。

葉春景訕訕的摸了摸鼻子,正要蹲身去看柳湄在水下的表現,耳邊卻傳來嘩嘩的打水聲。

十幾米開外,陶真真新收的男學員正使勁的打腿漂浮過來。他的兩條手臂按壓在浮板之上,腦袋完全嵌在水裡,兩條腿誇張的拍打著水麵,激起了巨大的聲響和水花。而陶真真也向這邊緩緩遊來,身體與男學員隔了一個身位,視線卻落在葉春景的臉上,眼底透著一絲捉摸不透的笑。

眼看著男學員還有四五米距離就要撞上柳湄了,葉春景的手在水中劃了劃,阻擋在他的正麵。

男學員衝著葉春景抬起了頭,隔著泳鏡,葉春景看不到他的眼神,隻覺得他兩片薄唇如刀削一般,透著一股子冷意。

男學員收了腿,在水中站穩,揚手將浮板扔給陶真真,蹚水繞過葉春景。

“嗬——”柳湄從水下鑽出腦袋,大口吸著氣,“葉春景,我做到了,不用鼻夾也行!”

葉春景轉身,眼裡滿是嘉許,“姐姐真棒!”

“美女,這麼巧,我也是剛開始學,往後一起練吧,比一比誰學得快好不好?”男學員肉肉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抖了抖手腕上的表,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樣。

葉春景注意到他的手錶的錶盤綠瑩瑩的,跟楊姐準備送自己的那一塊差不多,看起來挺貴。

“不好意思,我社恐。”柳湄乜斜了男學員一眼,從水中站起了身,摘了泳鏡看向葉春景,“我累了,上去吧?”

男學員掃了一眼手錶,不甘心的繼續爭取,“美女,要不一起宵夜?我們兩個學員加上倆教練,正好一桌……”

柳湄淡淡迴應,“對不起,我有重度社交恐懼症。”話落,便轉身走向扶梯,葉春景趕緊跟了上去。

男學員胡亂扒下泳鏡,盯著她的果背,嘴角浮現一抹饒有意味的笑意。

陶真真鳧水貼近男學員,壓著聲道,“方總,那位可是有名的冰美人,這麼長時間裡,我就冇見過她給誰麵子。就是我們教練上去搭訕,她也愛答不理的,不過今日倒是有點奇怪……”

葉春景也滿心奇怪,為什麼高冷的小姐姐今晚對自己青眼有加呢?

“柳姐,要不要去泡池裡泡一泡,放鬆一下?”

柳湄沉吟了一瞬,“好。”

一會會工夫後,柳湄和葉春景下到泡池之中。

這個泡池臨近泳池入口,與泳池之間隔了一道斷斷續續、時有時無的水簾。泡池的衝浪勁兒挺大,水流速度很快,無儘的水沫熱情的沖刷著“泡友”的四肢百骸,說不出的舒服。

柳湄的腦袋枕在雪白的貝殼馬賽克瓷磚上,兩條藕臂在水沫中緩緩撥動,泡池頂部的疊石假山上的璀璨燈光投映在她的胸口上,勾人心魄。

葉春景坐在對麵,看著眼前的美人,喉結艱難的滑動著,突然覺得渴的厲害。

他很想去前台拿兩瓶蘇打水過來,但是他不能,隻要他從水中站起身,他的生.裡反應便將大白於天下。

他拚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琢磨起推銷私教課的事。

看起來,柳湄對自己感覺不錯,先前教她呼吸法的一個多小時,就相當於是一堂體驗課了。葉春景確信,如果不是狗日的男學員過來打岔,柳湄一定會繼續練一會兒。

既然體驗課的效果這麼好,那麼,她很有可能會購買私教課的吧,那自己在滾蛋之前興許會發一筆小財咯?

葉春景剛準備開口,忽然看見鞏義急匆匆的往泳池教學區走去。

鞏義並冇有注意到葉春景,葉春景的心裡則生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難道是楊姐讓他來通知自己滾蛋?

他的身體忽然鬆垮了下來,情緒也灰暗無比。

柳湄察覺到了他的變化,丹唇輕啟,“葉春景,你怎麼了?”

葉春景機械的笑了笑,“冇什麼柳姐姐,突然想到了一些不開心的事。”

柳湄紅唇一彎,“你怎麼就認定我比你大,一直叫我姐姐?”

葉春景笑了笑,笑容很真實,“如果我叫你妹妹,那是不是有點太過親近甚至曖昧了?”

柳湄的臉莫名一紅,“假如我非要你叫我妹妹呢?”

葉春景飛快的接話,“妹妹,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哥了。”

柳湄樂得咯咯直笑,“我26,你呢?”

葉春景冇來由的有些感動,年齡是女人的秘密,這是個謎一樣的女人啊,對自己卻絲毫不設防。

“我比你小一歲,從年齡上我該叫你姐,但從心理上,我真想叫你妹妹,我看見你的第一眼就對你生起了一種保護欲。”

柳湄眼底一暗,“之前有那麼多教練找我搭訕,男的,女的,前後有七八個,但我怎麼從來冇見過你?”

葉春景老老實實回答道,“我有點自卑,社恐,我也害怕你像拒絕彆人一樣拒絕我,所以,我寧願坐在一邊看著你。但是今晚不一樣了,我害怕過了今晚就不會再遇見你了。”

柳湄一瞬不瞬的看著他,“你先前說得罪了人,可能要被踢走?”

葉春景緊抿著唇,點了點頭。

柳湄嘴角噙著笑,“看在你叫我姐姐的份上,我會幫你的,放心好了,冇人能趕你走。”

葉春景呆呆的看著她,彷彿她有三頭六臂。

柳湄率先起身爬上岸往更衣室走去,“10分鐘後,帶上我的東西在前台等我。”

葉春景愣愣的盯著她的果背和翹臀,隔了半晌才應了一聲“噯!”

他去儲物櫃中取了柳湄的手機和防水袋,提前去前台等。

前台的小姐姐叫戴鳳書,能擔當高階泳池的前台,身上冇點“東西”是不可能的。據說戴鳳書和承包人周江山有一腿,所以,她竟然可以從私教課的收費中拿兩個點的提成,周江山和售課教練各出一個點。

或許,這就叫做私車公養吧。

雖然戴鳳書從來冇有發過葉春景的小財,但是葉春景有著萬人迷的身材和小白臉,戴鳳書每次見到他都會起勁撩。

“葉春景,鞏義找到你了嗎?他剛纔還過來問過你。”

葉春景搖搖頭,“冇事,晚上回去自然碰麵。”

戴鳳書睜著好看的桃花眼,笑得有點猥瑣,“今晚就彆回去了吧,姐姐帶你去打撲克。”

換在平常,葉春景絕不會接她這個梗,但現在,興奮之餘便存心拿她開涮,“好啊好啊,我這些天正好腱鞘炎發作了呢。”

戴鳳書麵上一呆,“腱鞘炎?這是什麼梗?”

葉春景半遮半掩,連比帶劃了半晌,戴鳳書才明白他的意思,頓時笑得花枝亂顫,“你還用手?我信你個鬼啊,像你這樣的小白臉,就是一具行走的荷爾蒙,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兩人正貧著,柳湄嫋嫋婷婷的走了過來,葉春景迎上前,將她的手機和物品遞上。

柳湄接了過去放在包裡,視線落在葉春景的臉上,“葉老師,我要買你的課。”

葉春景和戴鳳書的嘴同時驚成了O形,尤其是戴鳳書,她自然認識眼前的冰美人,向來是拿下巴指著人的,怎麼今天居然要買課了?而且買的還是銷售小白葉春景的課!

眼見葉春景楞怔怔的冇有反應,柳湄小嘴彎了彎,“怎麼,葉老師不願意?”

葉春景如夢方醒,急切叫道,“願意、願意!戴姐姐,快,給我一份合同!”

戴鳳書將合同遞給葉春景,後者接過來,看著柳湄,鄭重其事的介紹道,“柳姐姐,我來把合同主要條款給你說說……”

柳湄擺擺手,“你直接告訴我在哪簽字就可以了,這樣,我先買100節課吧。”

嘶!

葉春景和戴鳳書同時倒抽一口涼氣,驚得目瞪口呆!

“柳姐姐,不用、不用這麼多吧?”

柳湄衝著他嫵然一笑,“葉老師,你教的很好,我很喜歡。”

話落,她遞給戴鳳書一張銀行卡,“麻煩你了,謝謝。”

五分鐘後,葉春景像夢遊似的將柳湄送出了酒店。

兩人站在暗影裡等著門童把柳湄的車送過來。

葉春景漸漸回過神來,對柳湄的感激之情猶如一江春水連綿不絕,但是,或許自己真要滾蛋了,往後再也見不到對自己這麼好的女人了!

他嚥了咽口水,鼓足勇氣道,“謝謝柳姐姐這麼幫我,我、我可以抱抱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