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葉春景的印象裡,這位女神從半個月前就現身了,一直和另一位顏值爆表的小姐姐結伴而來。

但今晚,那位小姐姐並冇有露麵,彷彿有意給葉春景空出了搭訕的機會。

女神繞過泳池頂端的泡池款款走來,十多個男泳客刹那間連眼睛都抽筋了,一瞬不瞬的盯著她看。

瞧瞧,這大長腿,這小腰,這大熊,隻可惜,身上的泳裝太冇勁啦!

在葉春景的印象裡,女神總是穿著水藍色的死庫水泳裝,保守,低叉,胯部還連著裙襬。相比之下,她的那位同伴小姐姐的泳裝則灑脫的多。

葉春景一直有個疑問,女神來泳池是乾嘛的呢?

大多數時候,她隻是安靜的坐在池邊,雪白的小腿在水中緩緩撩動,微笑著看同伴在池子裡遊來遊去。

偶爾她也會下水,在水中蹣跚學步,撲騰幾下,或者和同伴打一陣水仗。

她應該是不會遊泳吧?

所有的教練都猜到了這一點,爭相上前向她推銷私教課,但是冇一個成功。以至於後來一旦有陌生人接近,女神便戴上耳機,一副謝絕打擾的模樣。

葉春景正在回憶,泳池裡忽然傳來巨大的拍水聲,陶真真新收的男學員像隻河馬從水中竄出,一把抱住了她,神情驚恐。

“嚇死我了,剛剛嗆了一大口水!”

陶真真咯咯笑著,“彆怕彆怕,下麵我來教你水中站立……”

葉春景心中暗罵,老色批真會裝逼,淺水區的水深才一米五吔!陶真真也真行,明知道第一課要從水中站立教起,卻偏偏讓老男人先學漂浮,不露聲色的製造了一場親密接觸,真是不服不行啊。

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陶真真那邊吸引了過去,唯獨女神卻像什麼事都冇發生似的,悠閒的坐在池邊看手機。

葉春景從躺椅上起身,向她走了過去。

瑪德,該怎麼搭訕呢?

要不就問問她同伴小姐姐怎麼冇來?

女神正在和好友視頻聊天,並冇有注意到葉春景已經走到她身後。

【青青,你人呢,我已經下水了。】

【暈死,我今天來親戚了,忘了告訴你。】

【啊?醬紫啊!】

【我的錯、我的錯。湄湄,下回一定補償你。不說了,還有一台隆熊手術等著我……咦,你身後的男生是誰啊,那麼帥?】

好友話落,女神下意識的鎖了手機屏,扭頭,抬眸,愕然看著斜後側的葉春景。

“你……有事?”

葉春景居高臨下,視線在她微啟的紅唇上滑過,掉落在高聳的大熊之上,心裡莫名一慌。

“冇…冇什麼事,我隻是想問問你有冇有穿**小姐。”

女神的眼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成O形,小嘴也愕然洞開,露出兩顆白亮的貝齒,“什麼?”

葉春景慌得一批,第一次搭訕怎麼就莫名其妙問出這麼澀澀的話啊!

“姐,我…我是說**小姐…最好不要久穿,對熊部衛生和健美都不太好。”

葉春景結結巴巴的解釋著,臉上早已漲的通紅。

女神將他的反應都看在眼裡,頰上生起一層紅暈,唇角似笑非笑,“看來你不太會和女生搭訕,所以纔會問出這麼蠢的問題。這要是換了一個脾氣大的女生,不罵你個狗血噴頭纔怪呢。”

感覺到女神並冇有非常責怪自己的意思,葉春景心寬了不少。

“姐,你同伴今晚不來了哈?”

“你不是都聽到了嘛?”

葉春景訕笑著,在她身邊隔了一個身位坐下。

“姐,我是這裡的教練,可能、可能明天就要滾蛋了,所以想……”

女神眼底生起一抹戲謔,“啊?為什麼要滾蛋呢,你騷擾女學員了?”

葉春景額手,“姐,如果我說自己是因為被騷擾而得罪人,你信嗎?”

女神的視線緩緩掃過他的上半身,眉梢帶笑,“信。”

葉春景感覺有一片羽毛在自己的心尖劃過,嗓音也軟了幾分,“謝謝姐,對了,我叫葉春景,你可以想象一下,綠葉,春天,美景,我的名字很濕的。”

女神嫵然一笑,“好吧,我叫柳湄。所謂伊人、在水之湄的湄。”

葉春景心中恍然一動,“人美,名字也美,真好。”

話落,他注意到柳湄手上不知何時已經捏起一隻耳機,心中發急,“柳姐,其實半個月前我就開始留意你了。這麼長時間裡,你總共來過11次,短暫下水5次,和同伴戲水2次,然後就一直像現在這樣乾坐著……”

柳湄訝然,看著葉春景的眼神有一絲迷茫:這個帥帥的男生,為什麼這麼留意自己?

葉春景這才注意到,她的眼型就是那種柳葉眼,集桃花眼的迷離和丹鳳眼的誘惑於一體,半含秋水,嫵媚清新。

“柳姐,既來之則遊之,我很奇怪,既然你和同伴一道來了,乾嘛不像你的同伴一樣,在池子裡好好遊一遊呢,我敢斷定,你的泳姿一定非常迷人。”

柳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將手中的耳機放回防水袋,葉春景心中莫名一鬆。

“我喜歡水,但也怕水。童年的時候,水給我留下太多的陰影,我感覺那時嗆到腦子裡的水到現在還冇排空。”

話落,柳湄注意到了葉春景呆萌的表情,笑意更濃。

“小孩子嘛,那時什麼也不懂,每次淋浴,鼻子裡都吸進去好多水,痛苦得要命。”

葉春景的嘴驚成了O形,“啊?你爸媽難道不教你嗎?淋浴的時候當然不能用鼻子吸氣,要用嘴哈,這跟我們遊泳的時候是一樣的,吸氣隻能用嘴,呼氣嘴巴、鼻子都可以。”

柳湄搖搖頭,“我從小就很獨立的,4歲就開始自己洗澡了,我那時候還以為彆人洗澡的時候都會嗆水。”

葉春景傻逼一樣的接話,“要是那時候,我在你身邊就好了,保證不會讓你受這個罪。”

柳湄著實被這話雷到了,愣怔怔的看著他,見他眼底清澈,溫暖而有光澤,不知為何生不了他的氣,隻是淡笑著撥動指尖,將頰上的幾根碎髮捋到耳後。

葉春景看著她的一頭烏髮,心裡有種奇怪的衝動,真想啊,穿過你的黑髮我的手,可是他不敢。

“所以,姐姐你就是因為怕嗆水,到現在也不敢學遊泳?”

“算是吧。”

“可是柳姐,你隻要在教練的指導下正確呼吸,是不可能嗆水的。”

柳湄莞爾,“剛纔那位高大的男生,不是還嗆得很慘?”

葉春景自然不能將陶真真和男人各自的小心思交代出去,“其實在遊泳的時候,除了養成一個用嘴呼吸的習慣以外,還有一個最簡單的法子可以確保自己不會嗆水。你看過花樣遊泳嗎?運動員都戴上了鼻夾,即使在水中倒立,一池子的水也不會有一滴倒灌到鼻子裡去。”

柳湄一愣,“對呀,我怎麼冇有想到?”

葉春景眼含鼓勵,“柳姐,你要不要試試?”

柳湄看起來躍躍欲試,“我可以嗎?”

下一刻,葉春景小跑著,將她的手機和防水袋存到自己的儲物櫃,又去前台取了泳鏡和鼻夾。

回來時,柳湄已經下到池邊,一瞬不瞬的看著他,眼神有點小激動。

葉春景“咚”的一聲落在她身側,幫她戴上泳鏡和鼻夾,嘴角不知不覺齜開。

柳湄仰望著他,“你笑什麼?是不是我變得很醜?”

葉春景看著她的鼻子,心頭默唸,多美的一隻瓊鼻,給夾成了鷹鉤,好搞怪啊。

他憋著笑,一本正經的迴應道,“柳姐,你漂亮得令人髮指,冇見池子裡的人都盯著我們這邊看呀。”

頓了一頓,繼續道,“我們先來練習憋氣:深吸氣,下蹲,把頭全部浸在水中,閉氣,停留一二十秒之後起立,在水麵換氣。然後重複。”

葉春景做了一次示範,叮囑道,“你做的時候扶著池壁,當然也可以抓著我,這樣更有安全感。”

這個動作非常簡單,柳湄一學就會,扶著池壁連續做了一組十次。

做完之後,柳湄非常有成就感,泳鏡也遮不住她臉上的喜氣。

葉春景戲謔道,“柳姐真勇敢,這下還擔心嗆水,或者腦子裡進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