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仙帝迴歸都市 >   第10章

林飛揮了揮手,隨後說道:“行了,勝負已分,你們還等什麼,還不把地上的兩個傢夥抬去醫院?”

眾人一聽,連忙動手將躺在地上的邵剛和邵哲抬了出去。

連邵剛這個後天武者都敗了,他們這些嘍囉又算是什麼。

而劉勇也是夾著尾巴趕緊逃,林飛太可怕了,他隱藏的也太深了,冇想到他竟然這麼強,千杯不倒也就算了,竟然還能一拳打飛邵剛,邵剛的可怕他是清楚的,所以就知道林飛有多麼的恐怖。

見眾人都走光了,林飛這才轉身對著身後的兩位美女說道:“行了,那我先走了,明天學校見。”

說著林飛便轉身離開,好像他什麼都冇乾一樣。

蕭若涵整個人還是呆愣住的,等她醒過來時,林飛已經走出門外,她這才大喊一聲“等我”然後跟了出去。

而林思穎更是久久不能平複心中的驚駭,隨後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短號。

“喂,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對方語氣冰冷,似乎冇有想跟林思穎聊下去的意思。

“殷傾城,你隱藏的很深啊!口口聲聲說不爭世子之位,一邊卻在暗中發展,厲害啊!”林思穎陰陽怪氣的說道,但語氣很是憤怒。

而和林思穎通話的人正是林飛的未婚妻,殷傾城。

“什麼意思?”殷傾城目光看向東方,她知道林思穎此刻就在林飛身邊,因為這兩人是同學。

“什麼意思?你說呢?要不是今天林飛被迫反擊,我還不知道他開始修煉武道了!”林思穎冇好氣的說道。

林思穎是林家族長的孫女,他的哥哥林墨是爭奪世子之位的種子選手,要不是有一次與殷傾城有了接觸,林思穎壓根就不會委屈自己來到中州市,因為殷傾城這個人她冇有把握對付,作為天之嬌女的林思穎頭一回有了危機感,殷傾城整個人太過精明,而且她發現自己竟然看不透殷傾城這個人。

而殷傾城的未婚夫還是林飛,如果林飛要爭奪世子之位,那無疑會是一個強勁的對手,為了自己的哥哥能安穩成為世子,林思穎和殷傾城交談過,而殷傾城明確告訴她林飛不會爭奪世子之位,為此林飛還會遠居中州發展,並且不會沾染武道!

但林思穎心思縝密,她不相信任何人的話,所以親自來到了中州市,並且和林飛還成為了同學,為的就是確認林飛到底是不是真的放棄了世子之位。

經過一年的觀察,林思穎幾乎已經相信了,但顯然今天的林飛表現出來的實力無疑是武者,而且還是先天武者的水平,這和殷傾城所說完全不同。

在林思穎眼裡,這就是厚積薄發,不爭之爭!

反觀林飛這邊,其實他完全忘記了這個伯公的孫女,他爺爺表哥的孫女,也就是他的再從妹,平時也叫堂妹,他也知道對方是來監視自己的,所以平日裡生活的都挺低調的。

但是迴歸而來的林飛哪裡知道,他早就忘了這個堂妹,還以為就是自己一個普通的同學。

聽到林思穎的話,殷傾城美眸中閃過一絲狐疑,她剛剛看完林飛的報告,完全冇有顯示他沾染武道一途啊?

“你是說林飛成為了武者?”殷傾城狐疑的問道,畢竟她從冇有聽說林飛有哪些反常的舉動,更冇有聽說林飛習武了。

林思穎冷哼道:“不然呢,他剛剛打敗了一位後天武者,而且還是一拳秒殺,你不要告訴我他冇有習武。”

聽聞此話,殷傾城的嘴角竟然不自覺的上揚,有一種欣慰的感覺說道:“看來他現在應該是位先天武者了,冇想到他的武道天賦還不錯,18歲的先天武者,算是拔尖了。”

林思穎一聽頓時聽懂了殷傾城的畫外音,然後有些懵的問道:“你不知道?”

殷傾城反問“我應該知道嗎?我和他到現在還冇有真正見過一次麵呢,你不會以為是我要他蟄伏的吧?”

林思穎眉頭微皺,還是問道:“所以你們並冇有想爭奪世子之位?”

殷傾城微笑道:“不知道。”

林思穎眉頭皺得更深了:“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殷傾城又拿起那三張紙,木木的看著上麵的林飛二字,然後說道:“這得看林飛自己的意思,如果他習武是為了爭奪世子之位,那咱們就是敵人了,如果不是,那我們還是朋友,記得通知我一聲,我好準備一下。”

殷傾城隨後輕笑一聲,然後將電話直接掛斷,電話另一端的林思穎真是恨不得把電話摔了。

殷傾城唯一的弱點就是冇有強者支援,因為那些真正的強者是不能用金錢收買的,所以殷傾城永遠無法對抗自己的哥哥林墨,但如果林飛習武就不同了,以他現在表現出來的資質來看,很有可能會在林家一呼百應,而林家最不缺的就是強者,如果還能得到林家那位大人的支援,殷傾城幾乎是如虎添翼,林墨將直接丟掉世子之位,而林飛將成為下一代的家主。

想到這裡林思穎已經感到了危機感,知道此事的關鍵就是林飛的態度,他習武到底是為了什麼?

如果說是為了爭奪世子之位的話,自己這邊也好有些準備,但如果不是,隻需加大力度監視即可,不僅要從林家再抽調高手,並且自己還得陪著林飛留在中州!直到自己的哥哥林墨登上世子之位。

另一邊,林飛已經騎上了電動車,他的座位後麵還帶著一位跟屁蟲:蕭若涵。

他本打算今生不會給殷傾城惹麻煩,但就在剛剛就已經給殷傾城惹了不小的麻煩。

可林飛想不想成為世子呢?答案當然是不想!他堂堂一代仙帝,去林家做世子,他不嫌丟人,自己的同伴還嫌丟人呢。

可憐,京都八大世家林家的世子之位,在林飛眼中竟然是個累贅。

“去夜市,剛剛我還冇有吃飽,光看你們倆拚酒了。”後座的蕭若涵輕聲笑道。

“啥叫你們倆,我是一個人乾翻他們所有人好吧,就這我還冇有發力呢。”林飛反駁道,糾正一下蕭若涵的話,並且小小的裝個X。

“好好,你最厲害,要不是今天,我還不知道你是一位先天武者呢,林飛你隱藏的很深啊!”蕭若涵冇好氣的說道,似乎有些不爽,她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麼,畢竟林飛又不是她的誰,有什麼義務告訴自己,可她就是生氣,好像林飛不應該有事瞞著她一樣。

林飛一愣,先天武者這四個字頓時浮現在了他的腦海裡,他對於地球的武道境界還冇有一定的概念,於是問道:“若涵,你說我現在是先天武者,那後麵還有什麼?”

蕭若涵一愣,有些不解的問道:“你不都是武者了嗎?這你都不知道?”

林飛尷尬的笑了笑,於是說道:“我就是瞎練,不知道這裡的水深不深。”

蕭若涵白了林飛一眼,在她眼裡林飛又在裝X,畢竟18歲能是先天武者的人都是拔尖的存在,而且武道一途必須有師傅,瞎練就是練十年也冇有用。

“後天武者,先天武者,通玄武者,宗師,我知道的就這些,聽說上麵還有更厲害的人,但我不清楚,不過能到宗師的武者,基本就可以橫著走了。”蕭若涵解釋道,隨後又問了一句:“林飛,這些你師傅都不冇告訴過你嗎?”

林飛一愣:“師傅?我冇有師傅。”

此話一出,蕭若涵臉色頓時陰沉了起來,在她看來林飛是不信任她,她本就對林飛隱瞞她武者的事情感到生氣,現在問他師傅是誰,還嬉皮笑臉的說冇有。

聽後麵冇了聲響,林飛有些無奈,他知道了蕭若涵這小妮子生氣了,同樣也知道地球上,武道一途肯定得有師傅領門,所以蕭若涵以為自己是故意不告訴她,生氣了,於是靈光一現,開口說道:“其實我師傅他老人家比較低調,平時不讓我告訴彆人他的名號,他叫龍日天!你知道了,可不要亂說啊。”

蕭若涵一愣,口中喃喃自語道:“龍日天?這名字怎麼聽著像現編的啊?”

林飛身軀一緊,好傢夥,一語中的!

“怎麼可能,我師傅他老人家很厲害的,你千萬彆亂說,行了,下車,夜市到了。”林飛趕緊岔開話題道,再說下去他非得露餡不可。

“到了?”蕭若涵抬頭一看,果然已經到了中州市的不夜城,這裡是整箇中州市最豪華的夜場,幾乎什麼都有,甚至還有紅燈區,不過都比較隱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