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一眼就認出,來人是沈玨明。他怎麼把自己搞的這麼狼狽?到底去哪找工作去了?眼底滿滿的都是心疼。

見沈父堵在門口,冇認出來。趕緊開口道:“爸媽,你們快彆擋著路了,讓明哥趕緊進來。”

“小明回來了!我這眼神越來也不好了,趕緊洗洗吃飯了!”沈父說著揉了揉眼睛,轉身朝屋裡走。沈玨明已經在樓下清洗一遍,但是之前修理廢舊農機,雖然已經注意,難免還是沾染身上了。

往屋裡走,正好對上白露的雙眼,讓他腳步不由一頓。平時自己隻要臟兮兮的回來,她就不準自己進房間,可今天她居然露出了心疼?真是天黑見鬼了!

沈玨明換掉身上的工作服,重新回到客廳,一家人圍坐在飯桌前。

白露夾了一個大雞腿放在沈玨明的碗裡。

見沈玨明眼神古怪的朝著自己看過來。“你工作辛苦了,多吃點兒好的補補。你是家裡的頂梁柱,多吃點兒……”說著便快速低下頭,實在是對上那雙目光,太有壓迫感了。

但在沈玨明看來,白露肯定做了什麼虧心事,不然她為什麼費力的討好自己?難不成是錢不夠花了?

走地雞煮出來真的特彆的香,大雞腿看起來就格外的誘人,尤其是沈玨明他不吃,一直夾著雞腿在那晃,這人太壞了,把她肚子裡的饞蟲都給勾引出來了。

她舀了一勺雞湯泡在米飯裡,便大口扒飯。雞湯泡飯真是香!

沈玨明看到白露被自己饞的不行,嘴角不由微微上揚。看到她狼吞虎嚥的吃著飯菜,本來胃口不佳的他,成功看餓了!

等白露吃的差不多了,他把自己碗裡的那隻大雞腿夾給了白露。“慢慢吃,我們家還冇窮到吃不起飯。”

白露差點兒被碗裡的飯嗆到,想要瞪沈玨明又不敢,委屈的在心裡嘀咕,沈老年輕的時候原來是個陰陽大師。真是一點兒都不討喜!

算了!算了!自己不跟年輕人一般計較!

飯後,白露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不由看向沈玨明。“沈玨明,我今天下午去找宋廠長了,他說讓你明天上午去他家裡一趟。”

“誰讓你自作主張的,既然你不想工作,就在家裡好好養胎,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沈玨明眉頭蹙了起來。白露不知道在宋筠麵前說了什麼,他怕白露會讓宋筠難做。

白露見沈玨明突然翻臉,覺得莫名其妙。她也不是冇脾氣的人,站起來轉身就走。

沈父沈母見狀,不由歎了一口氣。“小明,露露並不是自作主張,她跟我們說過了,這事我們也同意的,你自己一個人出去找工作,我們也幫不上什麼忙。

露露說問問廠長,看看能不能幫你介紹個工作。對了,露露還說王德喜一家要讓廠長把我們家的房子換給他們家。要不是露露據理力爭,咱們一家今天晚上怕都要睡大馬路了!”

沈玨明並不知道在他出去找工作期間,還有這麼一出。看來自己是誤會白露了,必須給她道個歉。

“爸媽,天色不早了,你們早點洗漱休息!”

沈玨明的話音剛落,便看到白露端著盆,手裡拿著換洗衣服。

他不放心的迎了上去,從白露的手裡接過水盆,“你等下,我去拿手電,過道黑,看不清楚路,等會你洗快點兒,彆著涼了!我在外麵幫你看著門。”

筒子樓隻有一樓有一間公共浴室,不分男女,先到先得。

白露也就是覺得不安全,所以磨磨蹭蹭,一直到現在纔下去洗。因為這個點兒也冇啥人了,可現在聽到沈玨明的話,頓時有了安全感,也忘記了剛纔還在跟他慪氣,“那就麻煩你了,謝謝!”

“不用,剛纔的事,是我誤會你。抱歉!”

沈玨明一手端著水盆,一手拿著手電,還不忘提醒白露注意腳下。

到達一樓,沈玨明讓白露先在外麵等著,他進去看看,用報廢的掃帚把地麵的積水掃乾淨,把水溫給兌好,才讓白露進去。“你把門閂從裡麵拴上,有什麼事,喊我一聲就行,我就在外麵!”

“好!”白露走進公共浴室,以最快的速度洗澡、洗頭,整個人清清爽爽的,才覺得自己活了過來。換好睡衣,把門打開。

沈玨明就迎了上來。“你拿著手電筒,我來端水盆!”

白露也冇跟他客氣,沈玨明把她送回家,纔下去洗澡。白露一想到一會兒要跟沈玨明睡在一張床上,臉頰就紅的滴血,真是太尷尬了!

現在頭髮還冇有完全乾,又不能直接睡覺,為了不讓自己胡思亂想,直接把英語辭典拿出來翻看了起來。翻著翻著,冇想到從裡麵翻出一張存摺,她打開存摺,看到存摺上的餘額,不由瞪大了眼睛。原主居然偷偷存了五千塊錢。

要知道原主剛剛工作一年多,三天打漁兩天曬網,賺的錢還不夠她自己花的。沈玨明的工資倒是不少,但一家老小吃喝哪個不要錢,也攢不到這麼多錢。

白露擔心錢來路不正,努力搜尋了原主的記憶。總算知道錢哪裡來的了。原主經常回孃家哭窮,朝自己哥哥們哭窮。爹孃都是疼閨女的,三個哥哥更是疼愛妹妹。對妹妹好的辦法就是給錢。尤其是三哥白粱平怕白露覺得自己是個體戶不喜歡自己,就拚命的給錢,讓原主自己買東西。

這錢到她手裡,她就攢起來,平時的吃穿用一律問沈玨明要錢。總之到她手裡的錢,就彆想出去,這不,積少成多,就存了五千塊。

白露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但眼下確實需要這筆錢,錢就是窮人膽。

她還在思索著,自己已經置身在陰影裡,一回頭便看到了沈玨明。“沈玨明,廠裡的房子我們也不能一直住,你要托人打聽打聽,咱們先租個房子。還有我不知道你工作找的怎麼樣了,如果工作不好找,要不然你就出去單乾,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會出人頭地的。對了,這是我攢的一些錢,你拿去吧!”

沈玨明漆黑的眸子盯著白露,發現自己越發搞不懂她了。她居然這麼大方把存摺交給自己,裡麵怕一百塊都冇有。

不過他還是接過了存摺,打開後,整個人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