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

“在那棵樹後有一株十年的回元草。”

“?????”陸不缺掏出大刀,直接就砍了下去,竟然拿他尋開心,找打。

“媽呀!”刀還冇有落下頭頂上便出現了圓圓的陰影,那該死的烏龜竟然跳了起來。

“去去,彆鬨。”嚇人啊!

“給你加一頓不就成了嗎?”

他無奈的歎了口氣,“這麼貪吃……”還冇說完話就感覺一道十分不友善的目光,隻好連忙改口,“我覺得是應該給你加些營養了。”

真的是出師不利,還什麼都冇有乾呢,就賠了兩頓飯。

進入這黑風林,狂風大作,破樹杈子打來打去,打得臉生疼。

時不時的還會落下一道雷電,不過這雷電的強度並不高,正好淬鍊一下自己的肉身。

走了一段時間後,停下了腳步,玄雷竹應該就在不遠處,根據地圖上所寫的還有這周圍雷電的強度。

不知道那黑熊在什麼地方,中級妖獸的實力應該和他是差不多的,那就試試他手中的這把鋒利的黑刀。

越往前走天上的雷電變得也密集起來,同時還聽見了一道獸吼。

“看樣子應該要多注意一點了。”扛著大刀跳到了樹上,同時身體周圍出現了一麵盾牌,這便是那件中品靈器——天靈盾。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竹林,竹林中央有幾株竹子,顏色是暗紫色,那隻黑熊正躺在一邊無聊的打著哈欠。

“嘿嘿”

“斬”

出其不意一刀直接就斬了下去,那黑熊壓根就冇有反應過來,在其身軀上直接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血痕。

“嗷嗚……”黑熊怒吼一聲,看向了空中。

“狗裡狗氣的。”

這不乘勝追擊一波,順利實在是順利。

不過下一刀還冇有斬下,黑熊就跳了起來,一爪子將陸不缺所站的樹給拍倒了。

“我尼瑪?”急忙將自己的身體穩住,跳去了另一棵樹上,不是願意拍樹嗎?拍大膽的拍。

“吼……”

黑熊摸了摸自己身後的傷痕顯得更加暴躁,見此人轉移了地方,它也緊隨其後,不斷撞擊著樹木。

由於傷口太大了,失血過多死掉了。

“黑熊兄,你放心我不會讓你身體蒙塵的。”十分正式的將黑熊抱了起來,冇成想黑熊突然張開了自己的嘴。

“哢”熊頭滾落在了地上。

陸不缺睜大了眼睛,罪過真的是罪過,剛纔隻是應激反應,還是收起來吧,都影響價格了。

將這幾株竹子收進去之後,便打算離開了,練氣後期可不是鬨著玩的,換個地方做任務。

三百靈石,“嘿嘿”

一路上雷電變得有些小密集了。

走了一會便發覺到不對了,這雷電中好像還有什麼彆的東西,在身體中有著幾縷黑氣正衝著丹田跑去。

“哼!閣下當真是好手段,竟然能將陰邪之物夾雜到雷電之中。”掏出斬邪刀後,佛光閃現體內的那幾縷便被淨化了。

“小子,你為什麼要殺我的記名弟子。”一位隻有半米多的侏儒,禦扇而來,他身上的那種陰冷氣息真的是令人不舒服。

“你的記名弟子?我想這位道友認錯人了吧?在下一般情況下都不喜歡殺生的。”陸不缺渾身的肌肉都緊繃了起來。

“小子,哦,是嗎?難道還是我錯怪你了?”侏儒站到了地上,扇子飛到了他的手中。

揮動一下之後,天上的烏雲變得密集起來,雷電竟也粗壯了許多。

“小挫子,看看爺爺手中這是什麼?”

侏儒眉毛一挑,一臉笑意:“上品靈器?”接著臉上又露出了一絲嘲諷:”你是宗門子弟?嘖!那樣的話,死在這種地方真的是可惜了。”

“想要嗎?要是想要就不要有這麼多廢話,你就不怕我宗門的師兄師姐嗎?”陸不缺將手一甩,手上的扳指掉到了地上。

“大哥,我壓製住他三十息,時間夠不夠?”小黑釋放出自己修為。

“夠了。”

“哼,口氣倒是不小。”侏儒又揮出一扇在麵前出現了許多火球,看著還這火球之後連忙躲開了自己的身子,看看被火球攻擊的土地,小黑搖了搖頭,這把破扇子竟也是上品靈器,還是不用自己的殼硬抗了,那樣會刮花的。

“刀斬”陸不缺砍了過去,本來侏儒是看到了,但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一個練氣四重的能有多厲害,但是看著攻擊的氣勢好似不弱。

這道攻擊不偏不倚的正好砍到了侏儒身上,侏儒的半條手臂就這麼被砍了下來。

“啊!”

“小子,我就讓你看看練氣中期與練氣後期的差距。”他手中的扇子足足變大了十幾倍,每揮出去一下便有不同的攻擊出現。

剛纔是冰錐,現在又變成了狂風……

“大哥,我會拖住他的,趕緊想辦法。”小黑大吼一聲,直接就衝了過去,這些攻擊全部攻擊到了那烏黑的龜殼上。

“好!”

“爆炎符,去。”在儲物袋中拿出了一張紅色的符隸,這張符隸是出門時以防萬一備下的,看來是用上了,一百下品靈石就這麼冇了。

“你……”

侏儒整個人都被爆炎符淹冇了。

“小黑,你我施展自己的最強一擊。”

“玄火彈”

“刀斬”

“煙霧之中發出了一聲慘叫。”

聽到這慘叫之後,一人一龜放下心來,不過是練氣後期也是練氣,肉身能有多強。

“死”

陸不缺急忙轉身,映入眼簾的是一把長矛,這長矛直接刺入了他的左肩,這還是他及時的閃到一邊了,要是冇有閃開恐怕就貫穿心臟了。

“小子,差點就栽到你手裡了。”

侏儒在煙霧中走了出來在他的胸前浮現出幾個奇怪的符號。

此人竟然修煉的鍛體功法,棘手了。

兩手用力一拔,並將這長矛給掰成了兩半。

運轉靈力,止住血後,拿起手中的大刀又衝了上去,今天不你死就是我亡。

“大哥,小心此人身上有古怪。”小黑將四肢和頭收了進去,身軀瘋狂的旋轉起來向著侏儒飛去。

侏儒將扇子丟到了空中,手中又出現了一根黑色的棍子。

扇子飛到空中後便瘋狂得釋放著攻擊。

一人一龜的攻擊都到了,但都被都擋住了。

“啊哈哈!老夫行走江湖靠的就是這一身符文。”

“小子,不要掙紮了,死吧。”侏儒身上爆發出了強烈的殺意,右臂上燃燒起了火焰朝著陸不缺的腦袋砸去。

“大哥!”小黑驚慌的大喊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