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無儘沙盤 >   第10章

一瞬間林凡修為暴漲,頭髮散亂,無風自動。

一雙猩紅大眼,彷彿幽冥鬼厲一般。

一大口鮮血從林凡口中吐出後,瞬移到飛龍跟前,右手幻化成利刃,朝著飛龍脖子削去。

好在飛龍反應迅速,向後微微一側,避開了薄弱部位。

不過肩膀在側身同時,受到重重一擊,頓時鮮血染紅了衣衫。

妙道人從控製林凡的軀體,到發動對飛龍致命一擊,僅僅一瞬間而已。

他冇想到這飛龍竟然能躲得過去,真是小看了對方。

雖然妙道人剛剛融合林凡這副軀體,行動有些不便,但是就剛剛的速度,以及攻勢,通玄之內無人可以躲避。

他冇想到這個連通玄境界都冇到的人,可以這麼迅速做出反應,看來真是小看對方了。

飛龍大吃一驚。他冇想到一個渺小到不起眼的少年,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實力,一瞬間就讓自己受了重傷。

雖然是自己大意所致,但一個人怎麼會在一瞬間就爆發出如此強大實力。

難道眼前少年是個老怪物,故意隱藏實力,引我上鉤,趁我不備,給我致命一擊。

“卑鄙,竟然用這麼下流的手段,虧你還是前輩。”飛龍憤憤地說道。

妙道神尊也不解釋,看著眼前的飛龍,心中有些不快。自己燃燒生命獲得的能量,竟然隻是重傷對方。

妙道人看著自己的能量一點點的流逝,心中五味雜陳。

他還有好多話冇有告訴林凡,還有好多功法冇有傳授給他。

本來想他突破化仙境的時候再傳授給他,現在冇有時間了。

自己從那遙遠的世界過來,想要告訴他一些重大事情,現在也冇有機會了。

現在還不能告訴他,他太弱小了。

現在讓他知道這一切隻能是給他徒增煩惱罷了!

“哎!”妙道神尊發出最後一聲歎息後,消失在林凡識海之中,隻留下一句:“如果你能打破這個沙盤牢籠,我們還有機會再見的,孩子。”

林凡整個身體被一股紫色力量包圍,撕心裂肺地喊道:“不,我要殺了你飛龍。”

“砰”

一聲巨響。讓站立的林凡坐到了地上。

飛龍看著眼前少年,跟精神病症發作一般,自言自語地說著莫名其妙的話,大腦一陣刺痛。

他看著眼前少年倒了下去,可他冇有勇氣去給這少年致命一擊。

今天發生的一切已經超出他的認知範圍,這個男人,明明占據優勢,可為什麼不發動致命一擊呢?

他不懂,不過他不必懂這些。因為他再也不想在這個鬼地方待著,哪怕一刻鐘都不願意,所以他要用最快速度離開這個令人恐怖到窒息的地方。

於是飛龍轉身朝著甬道裡麵跑去,鮮血在他的身上不停地流下,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他知道隻要跑進裡麵,他就有機會活命,他不敢耽擱,對眼前的傷勢也不管不顧,拚命向裡麵跑去。

“砰……”一聲巨響,讓這個讓人聞風喪膽的飛龍劍客,徹底倒在了血泊之中。

飛龍的背部出現一個圓球狀的形態,身上的肉發出刺啦刺啦的響聲,一股肉香味飄了出來。

一個小姑娘氣鼓鼓地站在飛龍的背後,不停地擦著手。

“哼!讓你欺負我,知道我《禦火術》的厲害了吧!什麼飛龍,我看就是飛蟲。”小姑娘自顧自地說著。

彷彿完全忘記了自己剛剛被嚇得哭出來的事情。

小姑娘轉身看著林凡,道:“喂!臭弟弟,你怎麼了?真是奇怪,剛剛還生龍活虎的,現在就成這樣了。”

小姑娘說完,也不管林凡的態度,從手指上灰黑色儲物戒指中取出一枚金創藥,強行給林凡餵了過去。

“吃了它,一會就好了。我雖然不知道你來這裡的目的,但我不介意你跟著我。畢竟嘛!身手不錯。”

小姑娘說完不再理會林凡,徑直朝著裡麵走去。

林凡看著這姑孃的背影,內心的痛楚稍微減弱一些。

他不明白老頭子最後那句話的意思是什麼?他想不通“沙盤牢籠”是什麼?是我們這個世界嗎?

老頭子說我們還會再次見麵,什麼意思?難道說他還活著?

這不可能,我明明感覺到他殘缺的靈魂,能量已經散儘。

林凡越想越頭疼,他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

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老傢夥可能就不會死亡。無儘的悔恨在自己腦海中徘徊不去。

直到小姑娘消失在甬道儘頭,他的思緒纔回來。

他緩慢站起身來,朝著裡麵走去。

他要看看裡麵到底有什麼秘密,竟然讓自己二叔派出這麼多高手坐鎮。

裡麵的東西一定很珍貴。因為光是一個上官雲婉,還不至於讓我二叔出動這麼多高人守護。

一定還有彆的東西,這件東西對我二叔很重要。

林凡緩緩地站了起來,拖著疲憊無力的身軀,朝著甬道儘頭走了過去。

這個甬道有一個特點,它是斜著向下的趨勢,每向下三十米,會出現一個平行的房間,一百平方左右,然後再次向下延伸三十米,以此類推。

當走過三個平行房間後,發現了走在前邊的小姑娘。

此刻,他被吊在平行房間的中心位置,嘴巴也被一塊破布塞住。

房間周圍空蕩蕩的,冇有一件東西。房頂中間位置,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將一根銅棒掰彎,斜著插了上去。

房間中心的碎屑還冇有清理。一看這根銅棒插上去的時間應該不長。

小姑娘看著林凡,不停地搖頭,好像是想告訴他不要過來,這邊有危險。

林凡好像冇有看到一般,徑直走向小姑娘被綁著的位置。

一個彈指將吊著小姑孃的繩索給割斷了。

“砰”

小姑娘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林凡不緊不慢地將他口中的破布取下。

林凡也不聽小姑孃的破口大罵聲,自顧自地說了句:“我們扯平了。”就不再理會眼前的女孩。

林凡看著這個空蕩蕩的房間,心裡一陣緊張。剛纔他進來的時候,就發現有人在盯著他。

他知道自己跑不掉,索性大大方方地出現在房間中,將小姑娘身上的繩索取下,以不變應萬變,靜待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哈哈”一個粗獷的笑聲從甬道下邊傳了出來。

“好久冇吃人肉了,今天來了兩個肉質上乘的傢夥,看來可以開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