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四,是林陌覺得最難熬的一天,因為週四有兩節化學課,還有數學,生物和英語。每節課都要拉緊每一根弦,因為化學老師時不時的點名回答問題,很是可怕。

化學課上,林陌本來一直在認真聽課,在彆人回答問題的時候,林陌的視線往窗外就多停留了幾秒。

“林陌,愣什麼神呢?”化學老師看著林陌說道。“門那站著去。”

林陌來不及解釋,也不敢解釋,隻好拿著書和卷子到門那站著聽課。林陌心裡想著“下節課還是化學課,還要再站一節課。好難啊”幸好這節課還有分鐘就下課了。

下課之後林陌回到座位上,孫昱晨笑著看著她,“愣什麼神呢。化學課還敢愣神。”

“我真的就是多看了一眼窗外。”林陌很委屈的說道。

很快又打了上課鈴,“我走了。”林陌一副要犧牲的樣子,看的孫昱晨和小組成員笑的不停。

林陌剛走到門旁邊,就看到孫昱晨拿著卷子走到第一個窗邊站著,兩人剛好就像化學老師的門神一樣。林陌趁著化學老師往後麵走著,對孫昱晨做了一個表情,“你怎麼站著了?”

孫昱晨假裝打了個哈欠,告訴林陌“太困了。”門邊第一排的同學,悄悄的問林陌:“你倆乾啥呢?”

“我問他為啥要站著。”林陌假裝記筆記,在草稿紙上寫下。“他說太困了。”

“你倆真厲害,這樣都能交流。”第一排的同學驚訝著。

與此同時,孫昱晨旁邊的阿宏:“陪彆人站著就直說嘛,還太困了。”

“誰說的,我就是太困了。”孫昱晨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化學課說快也過的挺快,下課之後,就要去辦公室默寫,林陌默寫完給老師改的時候,

“林陌,愣什麼神呢?”化學老師似乎是像朋友之間的聊天一樣。

“老師,我真的就是往窗外多看了一眼,我一節課聽的可認真了。”林陌有點撒嬌的語氣說道。

“嗯,下次再讓我發現你往窗外瞟,就讓你站一個星期。”化學老師用聽寫本輕輕打了林陌的手一下。

“知道啦,老師。”林陌笑了一下,就拿著本子回班了。

中午放學,林陌和炸炸往食堂走著的時候,林陌突然想起:“你那個學長今天冇有看見?”

“啊?我冇注意呢。”炸炸往四周瞟了一眼。

到食堂二樓的時候,炸炸和林陌正在套餐視窗排著隊,兩人正在說話的時候,炸炸就看到學長端著盤子走過去,炸炸用身體蹭了蹭林陌,讓林陌往那個方向看。林陌看到之後,打完飯,就往學長坐的那個方向走去,林陌坐到了學長的後麵一排。炸炸打完飯後,找著林陌,林陌站起來擺了擺手。

炸炸看到後,往林陌那走著,在看到學長的那一刻,炸炸的臉上做出了驚嚇的表情。

“你怎麼坐這裡了?”炸炸問林陌。

林陌環視了一下四周,“冇位置了。就這有位置。”

“行吧,行吧。”

“咋樣,現在看他是不是還像開學典禮那天一樣。”林陌好奇的問。

“嗯,還是會有點緊張。”

林陌和炸炸還在吃著飯,學長已經吃完準備走了,“他為啥吃飯那麼快?”林陌一臉疑惑。

“趕著學習去吧。”炸炸把飯往嘴裡扒拉著。

今天吃完飯,林陌冇有回宿舍,而是直接回了班,林陌心裡還想著這次的月考和孫昱晨打的賭。還有三個星期就要月考了,林陌幾乎每箇中午都不回宿舍,她減少了其他娛樂時間和一些不必要時間。

林陌就這樣過著每天,不知不覺就到了3月底,考試前一天,林陌提醒孫昱晨彆忘了還有打賭。週五下午考完試,林陌和炸炸準備出去吃頓好的,就問孫昱晨和憨旭

“你倆去不去吃火鍋?”林陌看著兩人。

“去。”憨旭立刻答應了。

“可以。”孫昱晨也緊接著答應。

“現在走,打車去。”林陌看了看時間。

四人打車到火鍋店,因為考完試,明天又是週末,所以四人就點了一些微醺喝著。

吃飯的時候,炸炸覺得光吃飯太無聊了,就從揹包裡拿出一副牌:“來玩炸金花,半口酒為基準。”

“來。”林陌在鍋裡撈著自己喜歡吃的玉米。

四人就邊吃邊玩,等著吃飽了之後,林陌就說:“走吧?走回去,散散味。”

“好。”

四人就慢慢悠悠的晃著回去,北方3月底的晚上還是有些許的冷,林陌隻穿了個衛衣。孫昱晨看林陌凍的有些發抖,就說:“我們打車回去吧,我有些肚子疼。”

“那行吧。”其實炸炸看出了孫昱晨的小心思,也冇有多說什麼,就走到馬路邊打車。

四人就打車回到了學校。

回到宿舍,“凍死我了,怎麼春天了,還這麼冷。”林陌凍的搓著手。

“孫昱晨就是看你凍的不行了,就說打車。”炸炸掛著衣服說道。

“啊?他不是肚子疼嘛?”林陌一臉疑惑。

“我看他也不像肚子疼,他看了你一下,之後就說要打車。”炸炸一副看透了的樣子。

林陌不知道說些什麼,就保持了沉默。

第二天,林陌睡醒,準備去澡堂洗澡,在路上碰到了孫昱晨,

“你也去洗澡啊!”林陌啞著嗓子。

“嗯,你嗓子怎麼了。”孫昱晨一臉擔心的樣子。

“我就是昨天邊火鍋邊喝酒喝的。奧對了。你好點冇?”林陌摸著脖子。

孫昱晨愣了一下,“好點了。”孫昱晨心想:這個大聰明還真的覺得我是肚子疼。

澡堂是兩層的,一層是男生,二層是女生。兩人就一起去了澡堂。

孫昱晨洗完之後,還在門口等了林陌一會:怎麼洗那麼慢,孫昱晨就回了宿舍。

林陌洗完下來,吹著頭,就看到炸炸從門外進來,“我也冇看到你那小學長,你說他是不是跑校?”林陌給炸炸說。

“應該是,碰到的時候看看他校卡。”炸炸就去二樓洗澡了。林陌她們住校生和跑校生的校卡是不一樣的顏色,住校生是金黃色的,跑校生是紅色的。

林陌吹完頭髮就回了宿舍,在宿舍等著炸炸一起去吃午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