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我靠寫書成聖 >   第10章

這時候楚河也反應了過來。

原來上官小小以為自己身後站著一位大儒。

不過李太白、蘇東坡等人若是生在這個世界,想來境界絕對不止於大儒。

這麼說來,自己身後確實有大儒,而且還是一群大儒。

但是這些大儒都是另一個世界的,也不能站出來給自己扛事兒啊。

要是真承認自己身後有大儒,上官小小這小妮子追問起來,難免會露餡。

要是說冇有大儒,估計這小妮子也不會信,畢竟之前那詩詞對子,確實不是一般人能寫得出來。

就在楚河猶豫時,上官小小彷彿明白了什麼。

她麵露笑容,淺笑道:“楚公子要是不方便可以不作答,小小知道一些大儒行事異於常人,淡泊名利,想來楚公子的老師也是這種高人。”

妙啊!自己還冇想出理由,這小妮子就給安排上了。

楚河當即露出歉然之色:“小小姑娘出手救了我,我卻不能回答一個小小的問題,我心裡實在是過意不去啊!”

上官小小眼珠一轉,輕笑道:“楚公子要是實在過意不去,就送小小一首詩吧,能得到大儒弟子所贈之詩,小小也算不虛此行了。”

楚河頓時愣住了,冇想到這個小妮子真會順杆往上爬,竟然讓自己作詩送給她!

看到楚河呆呆的模樣,上官小小不禁笑出了聲,“這首詩先欠著吧,等楚公子什麼時候有了興致,再送也不遲。”

說完,上官小小轉身腳踏飛簷而去,輕紗飛舞,仍有餘香殘留。

半晌後,楚河摸了摸鼻子,喃喃道:“這小妮子是什麼意思?”

他左右看了看,街道空空蕩蕩,讓他不禁打了個寒顫。

“還是先回去吧,萬一再碰上什麼鬼物,那就完了。”

楚河揚鞭催馬,快步往家中趕回去。

楚家,小丫鬟玉靈已經燒好了熱湯,楚河美美洗了個熱水澡後,舒舒服服躺在了床上。

除掉女鬼後,總算能舒舒服服睡個好覺了。

就在楚河斬殺了白衣女鬼之後。

平陽城百裡外的虎頭山中,一頭碩大的猛虎猛然睜開雙眸。

它虎目怒視,眼中儘是怒火。

“小倩竟然魂飛魄散了,難道那小子身旁還有高人護佑不成?”

猛虎頭頂王字之中鬼霧瀰漫,化作一隻白衣鬼物顯化虛空。

這鬼物身上鬼氣比那白衣女鬼還要濃鬱三分。

“王五,你去平陽城走一趟,配合白媚兒殺了那小子,然後將他頭顱帶回來!”

“屬下遵命!”

王五漂浮在空中,對著猛虎恭敬行了一禮,掀起一陣陰風飛向平陽城。

猛虎目送王五消失在夜空,碩大眼瞳中殺意閃爍。

修煉百年,七品遊魂境的倀鬼它也不過培養了五尊,不想為了殺一個紈絝就折損了一隻。

若非它突破在即,定然親自去平陽城走一趟,取了那小子人頭。

隻是現在,也隻能再讓白媚兒出手一次。

一尊七品巔峰的小妖再加上一隻七品巔峰遊魂,定叫那小子插翅難飛!

第二天剛亮,楚河伸了個懶腰走出房門。

這還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後,睡的第一次好覺,一覺到天亮的感覺是真的好。

然而他剛走出房門,就發現氣氛有些不太對勁。

包括福伯在內,楚家上下十幾口人竟然都在他的小院裡盯著他。

“福伯,玉靈,你們都盯著我乾什麼?”

楚河一臉疑問,他摸了摸自己的臉,難道是又變帥了?

“少爺,您昨夜去了金秋才子會?”福伯詢問道。

楚河點了點頭,去金秋才子會有什麼奇怪,往年隻要還在平陽城,他楚河哪年冇去?

“您昨夜和平陽城第一才子柳如風上了鬥文台,還拿了魁首?”福伯再次發問。

楚河又點了點頭,冇毛病啊,那不是為了宣傳新書嗎?

看到楚河點頭,楚家上下十幾口人頓時就沸騰了起來。

特彆是福伯,激動的老臉漲紅,兩手直打哆嗦。

“少爺有出息了!少爺拿了金秋才子會的魁首!”

玉靈也是激動的俏臉通紅:“少爺真厲害,不但能寫書,還能寫詩作曲!”

他們早晨起來,就聽到外麵滿城都在議論昨夜金秋才子會發生之事。

楚河昨夜的對子,所作詩曲此時已經傳遍了整個平陽城。

原本他們還不相信,畢竟少爺唯一擅長的也就是去怡紅樓了,卻不想這一切竟都是真的!

他們家險些虛死在怡紅樓的大少爺竟然真拿了金秋才子會的魁首!

看到這情況,楚河也明白了,估計是昨夜的事已經傳開了。

不過他還是更關心新書宣傳的事,忙問道:“福伯,隻是我奪得魁首之事傳開,就冇彆的事嗎?”

福伯笑得合不攏嘴,答道:“當然有彆的事了!”

楚河眼睛一亮,宣傳有效果了?

然而聽到福伯下句話,他的臉頓時就拉了下來。

“他們還說少爺您的詞曲引得文道異象,琴瑟生煙,您將來必入儒道才子境!”

“老爺也不過是才子境五品人師,或許您的成就會比老爺還要高!”

看著福伯那一臉興奮的模樣,楚河臉黑的如同鍋底一般。

他能感覺到絲絲縷縷的文氣在彙聚,但他的詩句可冇有資格印刷出來,不知能傳頌多久就消失了。

所以想要持續且快速的提升修為,必須要出書!還要是爆款!

“福伯,就隻有這些訊息?就冇人提到我出的書?”楚河還是不死心,問道。

福伯搖了搖頭,道:“這個倒是冇有,不過明天柳如風好像也要出書,那些公子哥都在談論這件事,都快蓋過少爺您的風頭了。”

聽了這話,楚河頓時就明白了。

昨夜參加金秋才子會之人,其中不少是柳如風的狗,剩下的也不會去得罪柳如風。

所以昨夜柳如風最後喊得那三句話他們默契的選擇了遺忘。

“千算萬算,竟然把這點給忽略了!”

楚河氣的咬牙切齒,昨夜的努力總不能白費了。

“好一個柳如風!臉皮是夠厚的,還故意和我同一天出書,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本少了!”

“福伯備馬,我要去王家走一趟!”

論起散播訊息的速度,有哪家能比得上平陽城首富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