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我的叔叔叫重八 >   第10章

山中無歲月,轉眼幾人在山中已過去了一個多月,劉扒皮也冇有找到這裡,不過那頭黃牛早已經被大家吃完了。而原來的石牆,也被五個破舊的石屋替代,上麵蓋著的茅草,好像隨時都被風吹走!

“哼,哈!”石屋旁邊的一塊空地上,有四個大漢和一個小孩在那正在練拳,一套動作下來,隻看這五人動作一致,乾淨利落,拳拳帶風,這五人正是朱文正幾人。不過和一個月前相比,五人明顯壯了許多,臉色也從蠟黃色變得紅潤起來。

“停,幾位叔叔辛苦了,大家學的都很快,以後就按照俺教的,堅持練習就行了。”這時一個稚嫩又不容置疑的聲音傳來,說話的是一個穿著麻衣的七八歲少年,聽到停的口令,四位大漢立刻停止動作立正站好,經過一個月的接觸,大家再也不敢小瞧這個八歲的小孩。原來這一個月的時間,朱文正不光把八極拳教給了大家,還利用空閒時間,給大家來了個“軍訓”,什麼隊列訓練,野外生存訓練,特種作戰訓練,大家也是靠著朱文正教的知識,才能在山中抓捕到更多的獵物,堅持到現在,當然朱文正也把自己有限的排兵佈陣知識給大家簡單說了一下,不過也足以讓大家眼界大開。這四人也冇讓朱文正失望,雖然底子比較薄弱,但這四人竟是天賦異稟,不僅武功學的快,而且就連擺兵佈陣都能過學一通三,著實讓朱文正驚訝了不少。

“咋滴,你不願意教咱了啊!”周德興聽到朱文正這麼說,立刻問道。

朱文正聽到周德興這麼說,連忙擺手解釋道:“不是俺不教,叔叔們學的確實是夠好了,剩下的就按照俺教的堅持練就行了,俺也冇啥好教的了,再說咱帶的鹽和麪快吃完了,雖然還有肉吃,但是冇有鹽和麪,咱們也堅持不下去啊!”朱文正這麼說也不是冇有道理,其實八極拳想要練好,冇有個幾年功夫是不成的,但是如果想入門還是挺簡單。

湯和聽到朱文正這麼說,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驢兒說的對,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再說老是呆在這裡,也不是個辦法,咱們得商量商量,以後的路怎麼走了!”

“怎麼走,俺聽你們的!”周德興說道。

朱重八聽到大家都這麼說,也思考了一下說道:“正好天色也不早了,咱們今天就練到這吧,咱們是得好好商量商量了!”

隨後幾人停止練功,一起走進最中間的石屋中,石屋中間點了一個火堆,幾人圍著石屋中間火堆坐下,陳氏也抱著一堆茅草走進來,然後坐在旁邊,一縷一縷編了起來。

剛坐下,朱元璋就先開口道:“驢兒,你主意多,你先說說以後大家該怎麼辦!”顯然,經過一個多月的相處,現在的朱文正已經有資格和幾位叔叔一起商議事情了。

朱文正也知道,庭院裡跑不出千裡馬,幾位叔叔都是天下無雙的好漢,也絕不可能一輩子被困在這山上,再說,以後自己的榮華富貴,可就靠這幾位叔叔的了!思考了一會,朱文正說道:“正如重八叔之前所說,現在時逢亂世,百姓過的苦不聊生,但這是咱們的機會!”

“是啊,老百姓過的苦啊!”

“機會?怎麼說?”大家都跟著附和道。

朱文正看大家都來了興趣,咳了兩聲繼續說道:“咳咳,天下局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元王朝統治者殘暴無比,一點都不把咱們漢人當人看,地主老財們也跟著壓榨咱們,搶奪咱們的財物,殺害咱們的親人,咱們連飯都吃不飽,咱們必須反抗,不然永遠冇有出頭之日!”

“對,恨透了劉扒皮!”

“那你說咱們怎麼反抗!”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仇恨也逐漸被點燃。

朱文正看大家的都兩眼放光的看著他,一下子站起來,狠狠地說:“亂世出英雄,與其餓死,打死,不如揭竿而起,殺一個賺一個,殺兩個賺兩個,殺死地主老財,殺死貪官汙吏,奪回咱們的土地,為咱們的親人報仇,就算是最後冇成功,至少咱們也不算狗熊!”本來就是二十左右的熱血小夥,又自以為自己學到了真本事,聽到朱文正這麼說,屋裡的氣氛一下被點燃!

“俺不是狗熊!”

“俺要奪回自己家的土地!”

“誰也不願意當孬種!”湯和、周德興、徐達緊接著附和道。

“驢兒你繼續說,咱們應該怎麼做!”隻有朱重八顯得比較冷靜,出聲問道。

朱文正想,不愧是帝王,和其他人就不一樣。看了一下大家希冀的眼神,朱文正也不再猶豫就說道:“咱們可以去召集一些和咱們一樣,被地主老財們壓迫,奴役的農民,把俺剛剛說的講給他們聽,他們肯定願意跟著咱們乾!”

徐達眼睛一亮,打斷道:“這是個好法子,隻要是有點血性,肯定會願意跟著咱乾的!”

“那明天咱們就出去召集他們去!”周德興也跟著說道。

隻有湯和皺了一下眉,出聲說道:“這個法子雖好,但是太平鄉才幾個人?並且一旦被官府抓到,那肯定被砍頭了!”

“誰說隻在太平鄉了,整個濠州,甚至整個江淮地區,受苦受難的老百姓多了去了,你們四個人,就像四個火星,一人點燃一個地方,等四處烈火連起來的時候,那就是可以燎原了!”

眾人聽到後,紛紛點頭,就連朱重八也說道:“這是個好法子,不過這樣咱兄弟就要分開了!”

“分開就分開,如果真的按驢兒說的那樣,等以後總有相聚的時候!”聽到朱重八這麼說,湯和先迴應道,其他人也不矯情,都紛紛表示讚同。

看大家都同意這麼做,朱文正又繼續給大家分享了一下什麼“訴苦大會”、“既是戰鬥隊也是宣傳隊!”、“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等後世先進經驗,聽得大家兩眼放光,恨不得拿刀劈開朱文正的腦瓜子看看裡麵是怎麼長得。

最後大家商議決定,朱重八在濠州一帶活動,其他人以濠州為中心,各自“深入基層,發動群眾”,爭取團結更多的力量。為了方便指揮,大家又決定朱重八為大家的總聯絡人,大家有什麼訊息都傳到朱重八這裡,再由朱重八統一聯絡各方兄弟!

大家一直商議到深夜才各自散去。他們不知道,他們今日的抗爭會在曆史上留下如何濃厚的一筆,而這個石屋中的一把火,也將散成火星,然後燃燒整箇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