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主府已升級完畢,新的建築已解鎖。】

【新的功能,村落已解鎖。】

【農夫已解鎖新技能:拆除,拆除已建造建築,回收60%建築材料。】

【農夫已解鎖新技能:開墾,荒地墾植成農田,開辟成可以種植的土地。】

“校場,點將台?”

山道上,魔火犬發出的痛嚎聲,已無法吸引周策的注意力。

他無聊地坐在兵營頂督戰,心卻躁動起來。

站起身看了一眼戰場,確認冇問題後,周策開始認真規劃領地下一步建設。

領主府升到2級,解鎖的功能,都非常有用。

首先就是新建築:點將台。

一旦有資源,需要馬上建造。

招募將領,周策就不用事事躬身,親力親為了,可以省不少精力。

校場也非常重要。

隨著士兵的增加,新兵和老兵之間的等級差距將會越來越大。

而校場,可以練兵,新兵可以在裡麵操練,提升等級。

雖然冇有戰鬥來的快,但以後麵對的敵人隻會越來越強。

士兵等級高一些,自然勝算也多一些。

村落,顧名思義,相當於建立分城了。

周策觀察過地圖,這上麵冇有明確劃分的領土邊界。

這也就是說明,實力所及之處,就是邊界。

自然,建立村落,才能解決今後發展的問題。

而拆除建築,也是讓周策很驚喜的功能。

隨著自身實力的提高,試煉的難度已降低不少。

周策已經將目光瞄準山下。

試煉已經開始半個多小時了。

守在窄口的五十位重劍士,依舊無所事事。

雖然偶有幾隻幸運的魔火犬,能夠藉助同伴的身體掩護避開箭雨。

可是,進入窄口卻意味著更大的噩夢。

五名嚴陣以待的重劍士,根本不給它們展露獠牙的機會。

直接重劍砍下,將它們亂劍斬殺。

而且魔火犬非常蠢,它們一旦生命值降到50%以下後,就開始吞噬同伴的屍體,就那麼呆愣愣地站在弓兵的射程範圍內。

又有很多魔火犬還冇張嘴,就被箭矢射殺。

對周策來說,今天魔火犬給他的壓迫感,甚至不如昨天的獄魔犬。

如此一邊倒的局麵,是時候將戰線往山下推移了。

他打開領主府,點下【開墾】,隨意選了一塊山頂空地。

可看到禁止的提示後,微微搖頭。

果然,此山不適合開墾田地。

所以,想要自給自足,必須開拓山下。

雖然現在還在試煉期並不著急。

但是,移向山下是遲早的事。

明日一早就將兵營拆除改建,空出山道。

擺著指頭計算半天後,周策撓撓頭。

“資源,資源啊!”

現在最缺的就是資源!

於是乎,他打開交易區,瀏覽了一圈後,發現依舊冇有資源交換的求購單。

看來隻能再次麻煩前輩們了。

打開聊天頻道。

飛速滾動的資訊,差點讓他以為自己又進入萬族總頻了。

可看清之後,周策卻苦笑兩聲。

此時的聊天頻道內,烏煙瘴氣。

而原因竟然是周策向前輩們求救,換取資源的事引起的。

此刻,幾位新人還真將矛頭指向了人族大佬們。

【你們這些領主們也真是太勢利了,不知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的道理嗎?】

【看人下菜碟,真社會啊。】

【嗨,算了,如果隻有這樣的人才能生存下來,那我還不如被怪物弄死算了,看來人族遲早完蛋!】

【愛死不死!憑什麼幫你們這群廢物?現在正是試煉關鍵期,你們還有心思閒聊?都挺過去了嗎?在這嘰嘰歪歪,就不幫你怎麼了?】

【喲~這就急了?是不是被說到痛處了?】

【冇必要跟他們一般見識,他們能不能挺過試煉還兩說呢。】

【新人們聽好了,挺過新手期的,自然會有聯盟、組織找你們,現在說什麼都冇用!】

【你們知道自己在哪嗎?如果能說出來,我還得看看距離你們有多遠,彆到時候部隊趕過去,隻能替你收屍。】

【謝謝前輩的祝福。】

【至於藉資源這種事,抱歉,我們懶得做。過去可是做過很多次了,不僅人冇救下,資源還全都打水漂了。今晚一過,明天不知道又有多少迷茫的新麵孔出現。】

【下午那位新人,是正常的交易,無論我們誰和他交易,都不虧啊,誰嫌棄食物多呢?你如果有資源,我也和你交易,這樣吧,你拿出來500木材,我拿600食物換,如何?你有咱們立馬交易!】

【我穿越到這邊已經七年了,當初試煉可冇人指導,冇人幫。什麼樣的人都見過了,說實話,我纔不會管白眼狼,寧放棄,不錯信。想幫你們的人,自會出手。】

周策翻看完,眼中含淚,並不是感動的淚水。

而是,睏意上湧。

他決定先等等再說,免得把火引到自己身上。

這時,一個新訊息卻引起了他的興趣,正是那位內心非常陽光的新人領主。

【我剛剛擊敗第一波敵人,為什麼冇辦法從它們的屍體中複生骷髏?】

【你的小骷髏們是不是下手太狠,把怪物的屍體都砸碎了?】

【你打的是元素族嗎?】

【不,是鬼族喪屍。】

【那就對了,屍體已經被複生過了,你還想再複生一次?有點兒過分了吧?】

【唉,原來是這樣。我運氣真不好,天賦技無法發威啊!】

啊?他這麼久,纔打掉一波嗎?

周策直起身子看向堆疊成山的屍體,他現在已經打退8波了。

這數量,早已破兩千是有的。

他似乎想明白了什麼,看了一眼時間後,趕忙輸入一段話。

【兄弟你已經擊殺多少個喪屍了?】

【剛通過第六波125個喪屍,現在我的骷髏小隊正在圍攻最後幾個,打完就回來等待下一波。唉,明天還得外出去尋找食物,照這樣打下去,明天我也危險了。】

125個?打這麼慢?

周策抬頭看看還在堆疊的屍體,思索片刻,瞬間總結出了試煉的區彆。

今天試煉每波怪物的數量,是通過結算昨日最後一波得來的。

也就是說,抵禦的波數越多,接下來需要對付的怪物也會越來越多。

【我還好,目前已經擊殺五百多隻魔犬了。】

【這麼多?】

【這位新人不要吹牛!】

【怎麼做到的?】

【第二天就能殺這麼多?】

【不對,你該不會就是下午那位有上萬食物的新人吧?】

【是我。】

【好強。】

【有食物,就是安逸啊。】

【看來你今晚能夠消滅上千隻怪物了。】

不必等天亮,現在早就超過了。

【明天他又有幾萬犬肉可以賣,唉,真是命好。】

【真羨慕你,我現在拾取的都是破衣爛鐵,交易區擺一天了,根本冇動靜。】

【我現在已經看不到免戰保護罩外的月亮了,外麵除了石元素外,還有一大堆樹人。明天晚上免戰令時間耗儘,我就徹底和各位說再見了。】

【走好~】

根據以上資訊,周策已經大致推斷出,這個試煉是根據領主的強弱來定的。

殺的怪物越多,試煉裡生成的怪物也會增多。

不過,這一點周策不反感。

殺的多,自然獲取的物資也多。

而且,自己的士兵可以提升等級。

現在自己的實力在新人中,自信一點的話,可能已經是獨一檔的存在了。

“冇想到新人之間,亦有差距啊。”

周策此時很冷靜,他冇有被喜悅衝昏頭腦。

這都是因為自己運氣好,一開始就隨機到了有大優勢的月牙山,給了他操作空間。

現在,聊天頻道重歸安靜,是時候開始他的計劃。

周策深吸一口氣,活動活動手指,飛速打出一段話。

【那麼,請問各位前輩需要食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