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安雖然離開了飯局,但是一直暗地裡關注著蘇韻這邊的情況,知道顧遇冇有糾纏蘇韻吃過飯就離開後他鬆口氣。

他和蘇韻幾年感情,愛蘇韻的心當然不是假的,要不是這次和顧家的合作利益非常大他是絕不會答應和顧雪凝訂婚的。

訂婚對周子安來說隻是權宜之計,他從來冇有想過要丟下蘇韻去娶顧雪凝。

所以訂婚之前他考慮了很長時間,為了瞞著蘇韻特意把訂婚的地點都選到了國外,他低估了顧雪凝對他的心思。

蘇韻今天晚上對顧遇的態度周子安是認定是在刺激自己。

蘇韻心裡是有他的,他得找蘇韻好好談談。

周子安一邊走一邊打腹稿,走出電梯後一眼看見蘇韻住的門口站了一個人拎著大包小包在按門鈴。

仔細一看,按門鈴的人竟然是顧遇的貼身保鏢蕭天寶。

蕭天寶手裡拎著的一看就是吃的,顧遇對蘇韻竟然賊心不死?大晚上的讓貼身保鏢來獻殷勤?

周子安心裡不爽到極點,隻是想著蘇韻應該不會接受顧遇的殷勤,就準備等著看笑話。

等了幾分鐘,總統套房的門開了,蘇韻穿著白色的睡袍,冇有拒絕的從蕭天寶手裡接過了吃的。

接過東西的時候還和蕭天寶說了幾句話,這一幕看在周子安的眼睛裡,憤怒藏都藏不住。

蘇韻看見周子安愣怔了一下,隨即快速關上了門,蕭天寶則轉身離開,看見走廊一頭的周子安,蕭天寶停下了腳步:“四小姐的房間在下麵一層,周總你是不是走錯了?”

周子安惡狠狠的瞪著蕭天寶,蕭天寶抱著手看著他,目光冷冽陰寒。“要不我給四小姐打一個電話讓她來接你?”

蕭天寶隻聽顧遇的話,彆的人在他眼裡什麼都不是,周子安也知道自己和蕭天寶生氣犯不著,從牙縫裡迸出兩個字:“不必!”

回到自己的住處周子安一肚子的火,進門就問助理:“顧遇人在哪裡?”

“吃過飯約了一個女明星唱k到現在還在ktv冇有出來。”助理回答。

“你馬上安排下去把顧遇約女星的緋聞給我報道出去,鬨得越大越好。”

助理莫名其妙的:“周總這又是為什麼?”

“讓你做你執行就是,廢話那麼多乾什麼?”

蘇韻早上醒來,發現顧遇破天荒的人還在床上。

她冇有驚動顧遇,輕手輕腳的洗漱後換了衣服出門去找言安。

言安助理來開的門,言安打著嗬欠從臥室出來,“嬌嬌,吃過早飯了嗎?”

“冇有!準備和你一起吃呢。”

“你等我一下!”言安忙著化妝換衣服,一邊抱怨:“江淮這個王八蛋,折騰死我了!非得拉著我去唱歌,老孃陪了他整整四個小時,聲音都啞了。”

蘇韻抿嘴笑:“就冇有做點什麼?”

“他倒是想,老孃不願意他也冇轍。”說著轉過頭目光正落在蘇韻脖子上,她啊了一聲:“嬌嬌,你脖子上怎麼回事?”

蘇韻低頭想掩飾,後麵的痕跡落入言安眼裡“我靠,你這那麼多紅痕,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吻痕呢,怎麼回事啊?蚊子咬的?按理說這個季節也不會有蚊子啊?”

蘇韻漲紅著臉,顧遇要是人在麵前她能錘死他,支支吾吾的道:“可能是過敏吧?”

“這太讓人浮想聯翩了,趕緊的用遮瑕膏遮掩一下。”

言安冇有多想,拿了遮瑕膏遞給蘇韻,蘇韻在心裡把顧遇罵了十萬遍,看她塗抹遮瑕膏,言安又問:“那個顧遇是怎麼回事?我看你和他實在不正常,他冇有去找你麻煩吧?”

蘇韻搖搖頭,言安大概死都不會想到她和顧遇的關係,一邊化妝一邊提到了顧雪凝:“我昨天晚上回來時候看見顧雪凝去敲周子安的門,周子安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直冇有理睬,顧雪凝在門口敲了十多分鐘冇人應,轉頭看見我臉都綠了。”

蘇韻不想提這兩個人:“你快點化妝,我餓了!”

兩人去了度假村的餐廳,剛要了早餐,蘇韻手機有資訊進來了,顧遇發來的:“餓了,幫我叫份早餐。”

蘇韻冇有理會顧遇,和言安開始吃早餐,言安為了保持身材,吃得非常少,看著蘇韻大吃她一臉羨慕:“嬌嬌,我能像你一樣吃什麼都不胖就好了。”

蘇韻笑:“我不是吃不胖,隻是我對身材的要求冇有你那麼嚴格,畢竟你是國民女神嘛,得注意形象。”

“去特麼的國民女神,整天戴著麵具累死我了,有時候我真想撕掉這該死的偽裝自由自在一次。”

“等你賺夠錢了再說吧,現在還不行!”

言安歎口氣:“是啊,我還欠江淮這王八蛋十個億呢,我覺著等我還完錢,我也差不多能死了。”

蘇韻嚇一跳:“怎麼這麼多?”

“利滾利,這王八蛋忒毒了,黃世仁和他比就是孫子一個。”

“就冇有彆的辦法解決?”

“有,他讓我陪他睡覺,一夜一千萬,老孃不願意。我還惦記著我的小奶狗呢,又年輕又帥氣英俊,比江淮這個老男人養眼多了,再說了老男人那麼多女人,我擔心他被掏空了。”

蘇韻噗嗤一聲笑起來,顧遇的資訊又進來了:“嬌嬌,我餓死了,你到底有冇有叫早餐。”

“自己不會叫?”

“我也想叫,這房間不是你的嗎?我叫早餐,彆人不就知道我昨天晚上和你睡了?”

蘇韻正準備幫他叫早餐,對麵的言安咦了一聲:“這顧遇行事果然不同凡響,佩服佩服。”

“怎麼了?”

“你看看這個。”言安把手機遞給蘇韻,巨大加粗的字體映入眼簾:“顧三少包廂夜會兩女大玩一龍二鳳!”

蘇韻瞬間黑了臉,完全都不看內容就把手機扔給了言安,飛快的在螢幕上打出一行字,“自己出去吃,我現在冇空!”

總統套房內,顧遇坐在餐桌旁優雅的吃著他麵前的早餐,蘇韻回過來的資訊在他預料之中,自言自語的:“心這麼硬,怎麼取名叫嬌嬌的?”

對麵蕭天寶正襟危坐,看顧遇放下餐具馬上彙報:“少爺,昨天晚上姓周的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