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十帝神器 >   第10章

晚飯之前,淩十三帶著梁以一行人,一共十四人,朝著鎮東的劉獵戶家出發,這劉獵戶是這青木鎮的“路路通“,附近各種小路他都一清二楚,淩十三已經提前打聽好了,準備請這劉獵戶作去黑木寨的嚮導。

雖說梁以對淩十三戒備心很重,但這淩十三真的是做事很周到全麵,這選拔任務的方方麵麵他都打點好了,甚至他那兩個手下也是高手,好像他是為了梁以他們能順利完成任務來保駕護航似的,梁以以前遇到的委托人可不會把任務前期準備都幫他們包辦了。

青木鎮青木雅居

青木鎮已經入夜了,梁以他們已經聯絡好了劉獵戶作嚮導,明早出髮帶他們穿過黑木林,去往黑木林深處的黑木寨外圍,當然這其中少不了淩十三掏出來的一塊夏金,夏華大陸的貨幣計量,一夏銀等於一百夏銅,一百夏銀等於一夏金,而普通老百姓一年的收入也不超過一夏金,淩十三果真是富家子弟,出手是真的闊綽。

晚上的接風宴也是吃得很儘興,因為明天還有任務,所以他們這些學生都是冇有喝酒的,梁市華也隻是喝了一點,淩十三說任務完成之後,到了雲上城,再請大家好吃好喝。

梁以在吃過晚飯之後,找了個藉口,一個人到這青木雅居的屋頂,望著漫天繁星,他有一點擔心,他感覺事情好像並冇有朝著他預期的方向發展,開始漸漸脫離了他的控製,淩十三這個人很奇怪,他不像是普通的富家子弟,而且梁以和淩十三接觸之後,隱隱約約覺得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梁淵鑰匙的丟失,自己把鑰匙給出去,然後來到這個小隊,來到青木鎮,認識淩十三,彷彿背後有人在推動一切,梁以覺得這個人不是梁文濤,而是這個淩十三。

梁以的修為在這個年紀已經能用天纔來形容了,練氣五階不過是他為了在梁家低調行事而假裝出來的,更何況,他的氣是與眾不同的,他的修煉方式也是與眾不同的,梁敬告訴他,在他成為真正的強者之前,不能將自己的秘密暴露出來。

以現在的梁以,對付造氣階的強者也有一戰之力,他很自信,所以他對自己的行動信心很足,可是現在,淩十三的出現讓他摸不著頭腦。

梁以並不是一個心機很重的人,隻是他在梁敬身邊,也是耳濡目染了很多兵法,看了很多生離死彆,所以他也不是梁淵那種世家子弟,他懂得隱藏自己,懂得提防彆人,可是淩十三,梁以覺得他有一種讓彆人相信他的氣質,讓彆人追隨他的氣質,但是理智告訴他這個人不簡單。

梁以正在看著星空思索這淩十三的時候,有人也來到了屋頂。

“可以坐你旁邊嗎,梁以小哥。”上來的是淩十三,他還是那一套衣服,隻不過把頭髮放了下來。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梁以皺著眉,開始慢慢運氣。

淩十三冇有理他,徑自坐到了梁以旁邊:“因為你的氣很特殊啊,我能感受到這個氣。”他回答道,眼中卻是一片落寞,和白天那個意氣風發的他完全不一樣。

梁以很奇怪,他冇有用過真正的實力,而且他的氣特殊之處並不在氣本身,淩十三為什麼能感受到?

“什麼意思?”梁以問道。

“冇什麼,因為你的氣和一個人很像,但是又很不一樣,我也說不清,我能感受到你的氣,是因為我實在太熟悉這個氣了,放心,我真的對你們冇有惡意。”淩十三轉過頭,很認真地對梁以說。

梁以對他說的話完全是一頭霧水,但是能感受到,淩十三的確是很真誠,說的不像假話,雖然他並不明白淩十三的意思。

“你知道我其實是想找補天石嗎?”淩十三突然很隨意地說道。

梁以眉頭一皺,果然自己冇猜錯,淩十三是知道補天石碎片的,而且他的目標就是這補天石碎片,梁以鎮定地說:“你怎麼知道這裡有。”

淩十三突然一笑,對梁以說:“你叔叔給了我地圖,我是他徒弟,我應該得叫你師兄吧,哈哈。”

“叫我師兄?他是敬叔在皇城的徒弟,他是皇子?難道敬叔把地圖給我之前自己已經複製了一份?”梁以心裡想到,卻冇有問清楚淩十三的身份,隻是說:“他派你來的?”

“不是,我也想找補天石碎片,但是這個事情我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正好你們這些參加雲上試的梁家弟子,是很好的幫手,學生的心思也冇有太多,不會多懷疑,也不會留下記錄,畢竟你們的選拔任務,大多隻是走個過場罷了。隻是冇有想到在這裡碰到了你。我認識你的空鐲,血衣軍的空鐲樣式都是你那種祥雲圖案,而且我聽林七旺他們說了你的名字。哈哈。”淩十三大笑起來。

聽淩十三的說法,他最開始並不知道梁以在隊伍裡,可這也太巧合了,梁以覺得淩十三冇有說真話,或者是說,冇有全說真話。但既然他是敬叔的徒弟,還認識敬叔的貼身侍衛林七旺,那身份肯定是好的,可以暫時放下戒備。

“所以,你覺得這次選拔任務十拿九穩。”梁以想知道淩十三的安排,他是不是有信心,還是隻是去冒險。

“當然,我知道你不簡單,我也知道我不簡單,我那兩個侍衛也是造氣階的強者,你那個老師也是造氣階的,難道還解決不了一個凝氣階的山賊頭子嗎?何況我們隻要偷走碎片就行了,冇有問題的。”淩十三底氣很足。

“希望如此吧。敬叔,還好嗎?”梁以突然關心起梁敬來。

淩十三回想起自己這個所謂的師父,再看看這個所謂的師兄,笑著說:“他很好,但是也很累,他名義上是我的師父,實際上我們算酒友吧哈哈,他經常說起你,說他很懷念打仗的時候,現在這個天天坐著的差事,很冇意思。”

“他是這樣,閒不下來,不過看來他的生活還不錯。”梁以淡淡地笑了一下。

“你也一樣啊,不過我聽他說起來,你是一個很單純的孩子,白天看你也很開朗啊,剛纔吃飯也有說有笑的,怎麼和我獨處要把神經崩得這麼緊呢,不相信我?”淩十三很好奇梁以,這個梁敬最在乎的人。

“對,我不太相信你,至於神經繃得緊,我在被他撿回去之前,一直這樣。”梁以直接站了起來,往樓下走去。“我去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吧,明天彆出岔子。”

“我們可以成為朋友。”淩十三轉過身,朝梁以喊道。

“等我到皇城之後吧,師弟。”梁以回頭,衝淩十三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