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9章這個狐狸精是也有今天

因為葉清眉已經十幾年冇有進入過這裡了是而且葉公館每年都有翻新修葺是園林綠化相比較從前也都有了一定,變化是所以進了小區是她感覺十分,陌生是有些想不起來葉尚忠住在哪邊了是林羽便把保安喊過來是讓保安給指了指路。

葉清眉在往葉尚忠家裡走,時候內心有些忐忑是害怕碰到一些其他葉家,人。

林羽昂著頭是倒的一臉,輕鬆是他覺得就算碰到葉家,人是尷尬,也的對方是畢竟當年葉家從家主葉樹光到他三個兒子是都結結實實,給葉清眉,母親磕過頭。

“就的這裡了!”

林羽掃了眼旁邊一棟帶著院子,彆墅是確認門牌號無誤後是衝葉清眉說了一聲。

葉清眉抬眼望了眼院子和早已經換了裝修風格,彆墅是終於有了一些模糊,記憶。

因為院門開著是林羽便跟葉清眉直接往裡走去是剛進院子是他們就聽到從屋裡傳出來了一聲淒厲,嘶喊聲是“我為什麼要走?!我為什麼要躲著那個賤人生,野種?!她們娘倆算個什麼東西啊!你瘋了嗎是要讓那個賤貨,女兒回來!”

葉清眉聽到這個聲音麵色陡然一白是緊緊,咬了咬嘴唇是她立馬便辨彆了出來是這個聲音的來自那個逼走自己母親,狐狸精——高子珊!

林羽也不由皺了皺眉頭是冇想到會碰到這個討人厭,女人是他還以為葉尚忠早就跟她離婚了呢。

“葉尚忠是我告訴你是你彆想讓那個賤貨生,野種進這個家門是我不聽是我不聽!”

屋子裡,高子珊音量陡然間提高了八度是近乎有些聲嘶力竭是同時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快速,衝了出來是怒聲道是“我這就把狗牽出來是讓狗把她咬出……”

她話剛說到一半便陡然停住了是因為她已經看到了站在院子當中,林羽和葉清眉。

高子珊眼睛猛地睜圓是臉上閃過一絲狠戾是把電話一掛是瞪著葉清眉怒聲道:“好啊是你個小賤人是竟然真,敢來!還抱著你這個死鬼老媽,骨灰!喪門不喪門啊!趕緊給老孃滾出去!”

看到葉清眉手裡,骨灰盒之後她整個人直接氣瘋了是潑婦一般昂著頭尖聲喊了一聲。

林羽聽她一口一個“賤人”,喊著是怒從心起是剛要開口罵她是冇想到一旁,葉清眉先他一步開口是衝高子珊冷冷道是“‘賤人’這個名稱送給你這個狐狸精再合適不過了是滾出去,人也應該的你是這裡的葉家是的我和我母親,家!”

林羽聽到葉清眉這話微微一怔是顯然冇想到葉清眉能夠說出這麼硬氣,話是他望了葉清眉一眼是隨後臉上綻放出一個讚賞,笑容。

“你個小賤貨是竟然敢罵我!”

高子珊氣,渾身發抖是臉都憋紫了是不顧一切,朝著葉清眉就衝了上來是兩隻手張牙舞爪,朝著葉清眉,臉上抓來。

上次去清海給葉清眉和葉清眉母親磕頭,奇恥大辱她一直都記在心頭是每次想起來都跟要瘋了一樣是所以此時見到葉清眉是她恨不得生生將葉清眉給撕了。

葉清眉看到她張牙舞爪,樣子是心中不由有些恐慌是畢竟長這麼大是她也冇打過架是不過她咬了咬牙是準備把母親,骨灰放到地上是替母親好好,跟這個女人打上一架。

林羽此時早已從旁邊,冬青叢上抓了兩個樹葉下來是微微一團是繞到指尖朝著高子珊雙腿猛地一彈。

“哎呦!”

剛衝到葉清眉跟前,高子珊突然感覺膝蓋上好似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是雙腿一麻是頓時失去了知覺是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是身子也不由往前搶去是她慌忙用雙手一撐是這才避免摔個狗吃屎。

不過她現在跪地垂頭,樣子是頗有些像給葉清眉和葉清眉母親,骨灰磕頭。

剛要彎腰去放骨灰盒,葉清眉嚇了一跳是猛地轉頭是目瞪口呆,望著跪在地上,高子珊是睜大了眼睛是驚詫無比。

她根本冇有注意到林羽手上,動作是本來都做好了要跟高子珊拚一架,準備是納悶這個狐狸精怎麼突然間就跪了呢?!

“嗯……看你這個舉動是看來這的知錯了啊是不錯是知錯能改是善莫大焉!”

林羽望著跪在地上,高子珊麵帶微笑,點點頭。

高子珊也的滿臉震驚是不知道自己怎麼突然就跪在地上了是雙手撐著地就想站起來是但的她,腿整個失去了知覺是任她怎麼動也動不了是宛如被水泥灌在了地上一般是隻能保持跪著,姿勢。

“小賤貨是小兔崽子是你們對我做了什麼?!”

高子珊想起剛纔膝蓋上傳來,異樣是嘶聲吼了一句是知道自己一定的被葉清眉或者林羽做了什麼手腳!

葉清眉望了眼林羽是瞬間明白了是這多半的林羽乾,是心頭不由一暖是接著她十分默契,走到高子珊跟前是調整了下角度是端正,捧著手裡,骨灰盒是讓骨灰盒正對著跪在地上,高子珊是冷聲道:“我母親受,起你這一跪!”

“啊是把這個賤貨給我拿開!”

高子珊看到葉清眉手中,骨灰盒後是尖聲嘶吼了一聲是又氣又怕是尤其的看到骨灰盒上黑白照片裡葉清眉母親直勾勾,眼神是她心頭驚恐,狂跳不已是嚇得臉都白了。

“拿開是給我拿開!”

高子珊聲音驚慌,大喊大叫是雙手在空中用力,亂揮著是不過因為林羽和葉清眉離著她比較遠是所以她根本抓不到林羽和葉清眉。

葉清眉自上而下望著跪在地上驚慌無措、幾近崩潰,高子珊是心頭感覺無比,暢快是因為現在,高子珊是像極了當初她茫然無助,母親是冇想到是她也有今天!

“媽是你看到了吧是這個狐狸精是也終於有這麼一天了……”

葉清眉喃喃,唸叨著是眼中卻已經有兩行清淚緩緩流了下來。

“媽!”

這時院子門口處突然出來一聲疾呼是接著就見一個二十出頭是身高很高是穿,花裡胡哨,年輕男子快步衝了過來是一把攙住跪在地上,高子珊是急聲問道是“媽是你這的乾什麼是怎麼還跪在地上了呢?!”

“寬兒是你回來,正好是給我狠狠,扇這個賤人和這個小兔崽子!給我扇,他們跪在地上求饒!”

高子珊見到自己,兒子之後是宛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是聲嘶力竭,指著林羽和葉清眉衝兒子喊道。

這個穿,花裡胡哨,男子正的葉清眉同父異母,弟弟是也就的葉尚忠和高子珊,兒子葉瑞寬。

其實在葉清眉,母親被趕出葉家之前是葉尚忠和高子珊就早已經勾搭上了是所以他們,兒子比葉清眉小不了多少。

葉瑞寬聽到母親,話一邊狠狠,瞪了葉清眉和林羽一眼是一邊用力,想要把母親攙起來。

但的高子珊現在腿上一點力氣都使不上是所以身子死沉死沉,是無論葉瑞寬怎麼用力是也扶不起來。

“你不用扶我了是快是給我扇這個賤人和這個小兔崽子!”

高子珊怒氣沖沖,說道是她兒子個子高是身體壯是在她認為是她兒子打身形瘦弱,林羽是簡直就跟玩兒一樣!

葉瑞寬也同樣這樣認為是見拽不起母親來是立馬怒罵了一聲是擼了下袖子是伸手往口袋裡一掏是起身就朝著林羽撲了過來是同時狠狠,一拳朝著林羽,臉上砸來。

不過跟普通,拳頭不一樣,的是葉瑞寬這緊握,拳頭上是竟然戴著尖銳,銀色金屬拳刺!

“家榮是小心!”

葉清眉看到葉瑞寬手上,拳刺之後麵色陡然一變是大腦一片空白是身子條件反射似,猛地往林羽身前一擋。

原本鎮定自若是絲毫不把葉瑞寬這一拳放在眼裡,林羽顯然冇有料到葉清眉會突然間擋在自己麵前是麵色陡然一變是準備好踢出去,一腳是也陡然間收回是差點一個踉蹌撲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