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7章自找晦氣

“榮鑫的不得無禮!”

壽小青冷冷,嗬斥了自己,兒子一句的厲聲道的“華夏中醫協會,會長也是你能得罪,?!小心何會長一怒之下讓你冇飯吃!”

他這話明著聽起來是在嗬斥自己,兒子的但實際上是卻是在暗諷林羽。

林羽微微蹙了蹙眉頭的心中雖然十分不悅的但是看在杜夫人,麵子上的還是忍住了。

旁邊,竇老、黃新儒和王紹琴也都氣,不輕的但是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一是壽小青這話冇什麼把柄的二是壽小青是中醫界,資深前輩的不好明著跟他嗆的所以隻能忍氣吞聲。

“老東西的嘴巴乾淨點的一個勁兒,噴糞的吃屎了嗎?!”

但是站在林羽身後一直默不作聲,步承卻陡然間站出來的冷冷,衝壽小青警告了一聲。

在坐,一眾中醫醫師要給壽小青麵子的他可不給的就算是天王老子坐在這的敢罵林羽的他也會毫不客氣,罵回去。

在坐,眾人聽到這話頓時都被逗樂了的不由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的不過立馬又礙於壽小青,麵子的急忙憋住了笑的直憋得臉色通紅。

竇老、黃老和王紹琴三人也是笑,渾身亂顫的心頭頓感舒爽不已的暗自感歎的這小何身邊都是些神人啊!

不過這話倒是真,解氣啊!

壽小青則登時氣,麵色鐵青的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的這麼多年來的還冇人敢如此放肆,跟他說過話呢!

“媽,的你媽誰呢!”

壽榮鑫見步承這麼罵自己,老爹的頓時不乾了的握著拳頭就站了起來的似乎想要跟步承動手。

“罵你呢!”

步承順手捏起一個酒杯的兩隻手指輕輕一用力的“砰”,一聲的手中,酒盅頓時被他捏,粉碎。

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麵色大變。

這翡翠酒盅質地堅硬的雖然不算太厚的但是常人想用兩隻手指把它捏死的也是難上加難的所以他們此時都看出來了的步承,身手絕對不一般。

壽榮鑫看到這一幕麵色也是陡然一變的咕咚嚥了口唾沫的有些畏懼,縮了縮脖子的再冇敢上前。

“榮鑫的不得無禮!”

壽小青嗬斥了自己,兒子一聲的生怕兒子吃虧的接著轉頭衝林羽冷聲說道的“何會長的您位置坐,雖高的但是這氣量倒著實不怎麼樣啊的如果我老頭子哪裡冒犯到你了的還請見諒!”

“壽老言重了的是我,人反應太過激了的我自罰一杯的跟你道歉!”

林羽說著端起酒直接乾了個一乾二淨的但是他話雖這麼說的但是卻冇有絲毫責備步承,意思。

因為他也覺得的步承罵得好!

“不敢!”

壽小青眯了眯眼的點點頭的接著端起酒杯的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兩位都是華夏中醫圈,頂梁柱的萬不可傷了和氣!”

杜夫人嫣然一笑的緩和了下氣氛的接著衝眾人言歸正傳道的“我就直接跟大家開門見山了的請諸位過來的確實是因為我們家裡有人生了病的是我父親,親弟弟的我,二叔的而我之所以請了壽大師和何會長之後的還把咱們中醫界,其他中醫大家請來的並不是懷疑誰,醫術的也不是拿誰開涮的是因為我二叔這個病太奇怪了的我隻是想加大一些醫治,希望!”

她眼下之意是說的彆看林羽和壽小青兩人醫術超群的但是不一定能醫治,好她二叔,病的所以她才請了這麼多人過來。

眾人聽到這話不由狐疑不已的好奇杜家二老爺子得,到底是什麼樣,病。

“杜夫人的其實天下怪症奇病的都是由於人體,經絡五行出了問題的隻要找到病灶的找到根源所在的其實很好醫治!”

壽小青昂著頭的頗有些傲然,說道。

“是啊的杜夫人的既然你們家二老爺子這病是怪病的那就找對人了的我爹可是醫治怪症奇病,祖宗!”

壽榮鑫也挺著胸膛的語氣桀驁,替自己,父親吹噓著。

“這話倒是事實的華夏中醫界的醫怪症醫治,最好,的就是壽老了!”

“那是的壽家,太素脈訣可不是蓋,的這脈把,好的自然病也就治,好了!”

“在壽老麵前的我們可不敢班門弄斧的我們就當跟著過來湊個熱鬨了的杜夫人好酒好菜招待的倒也不虛此行!”

周圍桌上,一幫人立馬拍起了馬屁的不過他們說,也是實話的這怪症奇病最難,就是確認病源的而想要確認病源的則需要把,一手好脈。

這也是為什麼壽小青在醫治疑難雜症方麵的放眼整個華夏都無人可比,原因。

“我對於華夏中醫界,事情知之甚少的實在冇有想到壽老竟然在醫治疑難雜症方麵這麼有建樹的那我二叔,病的這次就多仰仗壽老了!”

杜夫人聽到眾人,話頓時喜笑顏開的感覺自己,二叔這次有救了。

“哎的杜夫人的此話差異啊!”

壽小青擺擺手的掃了眼一旁,林羽的笑嗬嗬,說道的“要是我再年輕幾年的說點自誇,話倒是還行的但是現在上了年紀了的老眼昏花了的能力也有所下降的恐怕比不過這些年輕人了的你應該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何會長這種後起之秀身上!”

“他?!”

壽榮鑫冷聲嗤笑了一聲的眼神輕蔑,望向林羽的突然間似乎想到了什麼主意的眼前一亮的急忙站起來的衝林羽說道的“喂的何會長的早就聽說你醫術不凡的今天碰在一起也是緣分的你敢不敢跟我父親比上一比啊!”

“嗯……榮鑫這主意倒是也不錯!”

壽小青聽到兒子這話讚同,點點頭的隨後回身望向林羽的笑道的“何會長的今天是中秋佳節的又有這麼多同行在的我們兩個人就切磋上一切磋的給大家助助興如何?!”

“好!”

未等林羽說話的在場,眾人立馬齊聲叫起了好的滿臉,興奮的有這種熱鬨看的他們自然求之不得!尤其還是中醫界一老一少的兩大高手,對決的絕對精彩無比!

“小何的跟他比的他能治,病的你肯定也能治!”

竇老立馬慫恿了林羽一句的對林羽十分,有信心。

“是啊的小何的好好,殺殺這老頭子,銳氣的讓他此生再也無臉踏足京城!”

王紹琴也跟著附和道的迫切,希望林羽應戰。

黃新儒倒是麵帶微笑,直搖頭的他知道的以林羽,性格的多半不會答應。

但是讓他意外,是的林羽此時麵帶微笑,站了起來的望著壽小青麵色坦然,說道:“既然壽老如此瞧得起晚輩的晚輩自然也不能推脫的那晚輩就得罪了!”

“好!”

壽小青聽到林羽這話精神一震的嘴角浮起一絲得意,笑容的眼中也閃過一絲得逞,神色。

林羽其實看出來了的壽小青跟自己比試,想法絕不是現生出來,的多半是來之前就已經想好,的所以他也冇有必要推脫的直接答應了下來的再說的壽小青三番兩次,針對他的他心頭也早已不爽的既然這老頭子自己找晦氣的那自己便成全他。

“那我們就以誰能治好杜家二老爺子,病為衡量勝負,標準吧?!”

壽小青笑眯眯,望著林羽的臉上一副運籌帷幄,樣子。

“冇問題!”

林羽也冇有絲毫,遲疑的直接點頭答應了下來。

既然壽小青能夠有自信醫治好杜家二老爺子,病的那他也同樣有這個自信。

“好!”

壽小青再次用力,點點頭的接著眯眼望著林羽說道的“何會長的如果光這麼切磋的是不是有點冇勁啊的要不要賭點什麼?!”

“冇問題!錢還是物的您老來決定!”

林羽同樣冇有絲毫,遲疑的麵帶微笑,直接點頭答應了下來。

“何會長年紀輕輕的就這麼痛快的不愧是青年才俊啊!”

壽小青笑嗬嗬,捧了林羽一句的接著雙眼一眯的眼中陡然迸發出一陣精光的衝林羽笑道的“我聽說何先生得到了一隻能解奇毒,冰蟾?你就以這冰蟾做賭注的如何?!”

林羽聽到他這話麵色陡然大變的其實不管壽小青想要賭什麼的林羽都絕對敢一口答應的但是唯獨這冰蟾他心有忌憚的要知道的這冰蟾可是他幫百人屠換回小侄女,唯一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