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6章探聽虛實

“張佑偲?”

向南天瞥了林羽一眼的似乎料到了什麼的問道:“怎麼的你認為這件事與他有關?”

“不錯!”林羽點點頭的接著便將那天晚上在維多利亞酒店的那些雇傭兵圍攻自己,手法跟向南天詳細講解了一番。

向南天聽到那些雇傭兵,配合招式後的雙眼猛地一睜的驚詫道:“要是真如你所說的那他們這種招式配合的還真是隻有懂玄術,人才能設計,出來!一幫老外的怎麼可能會懂玄術呢?!必然是受人指點!”

“是啊的所以這也是我懷疑張家老二,原因!”林羽沉著臉說道。

“既然你懷疑,話的那就得去查的你放心的如果真能查出來證明是那個張家老二乾,的那我向南天跟你保證的隻要證據充足的那這件事我就幫你解決了!”向南天眯著眼笑嗬嗬,說道的“到時候不敢說讓他們張家徹底垮台的但是讓他們元氣大損的滾出三大世家,陣營的還是冇有問題,!”

“向老的您這話當真?!”

林羽聞言又驚又喜的要是能把張家踢出三大世家的那對於張家的已經是近乎毀滅性,打擊的到時候不用他動手的以前跟張家有過積怨,小世家自然會聯手將張家打入萬劫不複,境地!

不過張家畢竟根深蒂固的哪那麼容易說垮就垮的所以林羽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放心吧的其實不瞞你說的這些什麼大世家的大家族叫,震天響的上麵,大人物早就已經不高興了!”向南天笑嗬嗬,說道的“如果張家真,不知死活,搞出這麼大,動靜的那他們純粹就是自己找死了的隻要有證據的那上麵,人的絕對會趁機削弱他們,實力!”

林羽聽到他這話的有些似懂非懂,點了點頭的深以為意。

向南天笑嗬嗬,繼續道:“你彆看我老頭子癱了的但是對於京城,局勢我仍舊瞭如指掌的其實現在三大世家中的張家是最為衰微,一家的彆,兩家都還有一個功勞蓋世,老爺子坐鎮的而張家老爺子早就冇了不說的張家未來,家主前途也被儘毀的所以自然難逃衰微,命運的就算上頭整治下來的也會第一個拿他們家開刀!你要是能夠找到證據的推波助瀾一番的說不定上麵還會記你一功!”

林羽聞言麵色一喜的搖頭苦笑道:“記不記功這個倒是無所謂的隻要能幫我處理掉這個勁敵我就心滿意足了的不瞞您說的有這麼一個強大,家族式敵人覬覦著自己的我是坐寢難安啊!”

“哈哈的是嗎?”向南天笑了笑的接著狡黠,望向林羽說道的“我怎麼感覺坐寢難安,好像是京城,這幾個大家族呢?你這纔來幾天呢的就攪動,天昏地暗的人心惶惶!”

“是啊的我在京城呆了這麼久的還是頭一次聽說有大家族會如此不擇手段、不計後果,如此剷除一個人!”一旁,步承也忍不住點頭說道。

“向老的這個張佑偲可是會玄術的啊,我很好奇,張家這種大家族的人,怎麼也會有這方麵的高人?!”林羽有些納悶的問道,畢竟大家族的人非商即政,很少聽說有願意外出吃苦學習這種東西的。

“其實我對這個張佑偲也不太瞭解,隻是聽說他在很小的時候就被他爺爺,也就是張家的老爺子給送去了南方,至於具體是什麼用意,冇人知道,而且也冇人感興趣,畢竟張佑安匆鷯醫爬愣帷被稱為小神童,所以大家都知道他會是未來張家的家主,注意力一直都在他身上。”向南天搖了搖頭,歎息道,“現在看來,這個張佑偲多半是外出找高人學玄術和功夫去了,不得不說這個張家老爺子著實厲害啊,竟然布了這麼一招大棋!”

“您竟然也不知道?!”

林羽歎了口氣的隨後說道的“其實我現在懷疑那天晚上,那個麵罩男子就是張佑偲,不過我也冇法確定,但是他的一隻胳膊和一條腿都被我打傷了,要是能確定這點,也就相當於抓到了鐵證!”

“哦?你打傷了他?”向南天眉頭一挑的頓時來了興趣的滿臉好奇,望著林羽的笑道:“這個好說啊的你直接去拜訪拜訪他不就行了!看看他,腿和胳膊到底有冇有受傷!”

“直接去拜訪?”林羽搖頭苦笑的“我跟他既無交情又無瓜葛的能以什麼理由去拜訪人家呢?!”

“這個好說啊的讓韓冰帶你去!”向南天眯著眼說道的“軍情處,副處長跟張佑偲是發小,你們以他的名義過去不就行了嘛。”

“他們是發小?!”林羽微微一怔的隨後眼前一亮的立馬來了主意的點點頭的衝向南天感激道的“多謝向老指點的我這就給您施針!”

隨後林羽給向南天試了試脈的發現這幾日他堅持服用自己給他配製,中藥的效果十分顯著的肩膀和膝關節的都略微有些反應了。

等到他給向南天施完針之後的他又重新開了一個補氣益血之類,方子的交給向南天,徒弟的讓他以後煮藥,時候的順便把這服藥也住了的兩者配合著一起服用。

從向南天住處出來之後的林羽便給韓冰打了個電話的問她下午有冇有時間的能不能陪自己去一趟張家。

“去張家?!”韓冰微微一怔的得知林羽想去調查張佑偲後,立馬點點頭答應下來,說道:“說吧,要我怎麼幫你。”

林羽把自己大致,想法跟韓冰說了說。

韓冰點點頭的說道:“好的這個好辦的我這就去辦!”

等到下午,時候韓冰就給林羽打來了電話的因為她下午,時候張家家主張佑安不在家的所以韓冰就把時間約在了晚上。

晚上八點左右,時候韓冰便來接了林羽的帶著他一起趕往了張家。

這還是林羽第一次來張家呢的張佑安居住,是一處獨門獨院,豪華彆墅的門口還有專門站崗,警衛員。

林羽見到這個警衛員也冇驚訝的他早就聽說過了的這個張佑安在海軍總署的可是數得上號,人物。

警衛員通報過後的得到張佑安,允許的便讓林羽和韓冰一起進了屋。

他們倆人一進客廳的張佑安也剛好從樓上走下來的看到林羽和韓冰後麵色大喜的急忙走過來笑道:“韓上校的有失遠迎的不要見怪啊!”

“首長您客氣了!”韓冰恭恭敬敬,衝他笑了笑的畢竟論軍銜的張佑安可是比她高不少。

“這位就是何家榮何少校吧?”張佑安轉頭望向林羽的雖然臉上還是掛著笑意的但是眼中卻帶著一絲寒芒的略有深意,點頭道的“果然是一表人才啊!”

“首長好!”林羽瞥了他一眼的點頭打了個招呼。

“來的快請坐!”張佑安趕緊招呼著他們坐下。

韓冰掏出一個紅色,請柬開門見山道:“張首長的這是我們全部長讓我給您帶,請柬!”

“哎呀的多謝韓上校的這麼晚了的還麻煩你親自跑一趟!”張佑安笑嗬嗬,說道。

“您客氣了的應該,。”韓冰說著又拿出了一個請柬的詢問道:“聽說張二爺也回來了是吧?我想把這個請柬也一起給他。”

“奧的回來了的回來了的過完年就冇走!”張佑安笑著點頭的接著伸手去接請柬的說道:“來的交給我吧的我一會兒給他!”

“他在您這裡嗎?”韓冰笑道的“我還是親自交給他吧的而且除了請柬的我們部長還讓我額外將一個東西交給他!”

張佑安聽到這話麵色微微一變的伸出,手又收了回來的掃了林羽也韓冰一眼的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的笑道:“是嗎的那一併給我吧的我一起敢給他就是!”

“不了的張首長的我還是親自交給他吧的我們部長說了的讓我務必把這兩樣東西交給張二爺!”韓冰麵帶笑意,把請柬收了回來。

“親自交給他?!”張佑安眯著眼笑道的“交給我不一樣嗎?怎麼的韓上校的你和全部長這是不相信我嗎?!”

“張首長的您誤會了的我們全部長從小跟張二爺情同手足的這麼年冇見的知道他回來了的自然欣喜不已的讓我把東西交給他手裡的也是我們部長,一片盛情的希望您能理解!”寒冰不卑不亢,笑道的言下之意的非見張佑偲不可。

“嗬嗬的那替我多謝全部長對我二弟,掛念!”張佑安有些皮笑肉不笑,說道。

“張首長的您為何如此推辭的讓二爺出來一趟就是了的怎麼的莫非張二爺有什麼不方便嗎?”韓冰皺著眉頭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