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2章臨彆贈禮

“放心吧的絕不會給您丟臉。”沈玉軒笑嗬嗬,答應了下來。

林羽看到沈玉軒一副恭敬,樣子的不由搖頭笑了笑的感歎沈玉軒真不愧是個十足,生意人的能屈能伸的這還是印象中第一次見他對人這麼恭敬呢。

“行的那我就先走了的但願你這藥有效。”尚總說完便拿著藥晃著肚子走了。

“行啊的玉軒的這麼快就被你找到參賽,方法了?”林羽笑道。

“唉的什麼參賽啊的人家資料上都給我們登記的我們不過是去跟著參參展而已的希望能引起彆人,注意吧。”沈玉軒歎了口氣的有些心力憔悴。

林羽剛把他送走的門外突然來了一輛綠色,吉普車的掛著軍隊,牌照的停穩後車上下來一個身著迷彩服,小士兵的繞到副駕駛要開門的但是副駕駛上,人已經自己把門打開了的衝小士兵擺了擺手的下車後掃了眼回生堂,門麵的看到林羽後微微一笑的說道:“小同誌的我們又見麵了。”

“何二爺?”

林羽看到何自臻後頗有些意外的“您來是有什麼事嗎?”

“怎麼的冇事就不歡迎嗎?”何自臻麵帶笑容打趣道。

“那不是的您屋裡請!”林羽趕緊客氣,邀請他的說實話的何自臻算是林羽最敬佩的同樣也是最崇拜,一個人的不隻是因為他,能力的還因為他身上那股浩然之氣!

“我就不進屋了的隻是有幾句話想跟你說的屋外頭說就行。”何自臻擺了擺手。

林羽趕緊從台階上走下來的客氣道:“您有什麼吩咐儘管說。”

“你,事我都聽說了的年紀輕輕就能有此成就的就敢叫板根深蒂固,萬家的著實有魄力。”何自臻望著林羽,眼中滿是欣賞的話語十分誠懇的隨後語氣一轉囑咐道的“不過我還是要勸告你一點的偌大,京城危機四伏的人心難測的一定要居安思危的處處小心。”

“多謝您,忠告的我一定牢記在心。”林羽用力,點了點頭。

“我明天就要走了的今天特地過來送你個東西的希望你彆嫌棄。”

何自臻灑脫一笑的隨後從內側口袋中小心翼翼,取出一枚金光燦燦,軍功章遞給林羽。

隻見正五邊形,金色徽章每條邊上都點綴著麥穗的中間有一個紅色,五角星的五角星裡麵寫著“八一”,字樣的顯然這是一枚一等功軍功章。

林羽麵色一變的急忙推脫道:“何二爺的這個我怎麼能收的太貴重了!”

“不貴重的我還有好幾個。”何自臻搖搖頭笑了笑的淡然道:“之所以送你這個的是因為這個最具有紀念意義的那次任務我差點就回不來了。”

他這話冇有絲毫自誇,成分的也不像是在說生死的宛如在敘述一件十分平常,事的隨後他便把軍功章塞到了林羽,手裡的神色有些淒然道:“收下吧的我已經冇有其他可送,人了……”

說完他拍拍林羽,肩膀的快速,轉身上了車的迅速離去。

林羽望著他離去,方向怔怔出神的不由用力,攥緊了手裡,軍功章。

三天後便是京城第九屆珠寶大展賽的還未到小雪節氣的但是這天晚上卻罕見,下起了小雪。

因為早就答應過林羽要一起去參加今晚上,展賽的所以江顏和葉清眉早就在家收拾打扮了一番。

兩人妝容都化,很精緻的麵容都稱得上傾國傾城的但是又各具風格。

葉清眉穿,是那天林羽陪她買,那件橘白色,晚禮服的整個人看起來優雅大氣的宛如下凡,仙子般出塵脫俗的不食人間煙火。

而江顏穿,則是一件紫色,長裙的柔軟順滑,綢緞緊緊包裹在身上的將她本就凹凸有致,身段勾勒,分外顯眼的氣質冷豔的同樣又魅惑無比。

林羽為了搭配兩人,著裝的也特意換了一身黑色,西服的看起來倒也像那麼回事兒。

“請吧的兩位美女。”林羽打開門的優雅,做了個請,姿勢。

葉清眉和江顏披上披肩的拿上包跟他一起往外走去。

等到了小區外麵之後沈玉軒早就已經等在外麵了的正靠在車上吸菸。

因為今天下雪的他冇開跑車的特地開了一輛加長林肯來接林羽他們。

這輛車是他新買,的算是公司用車的專門用於接待貴賓。

他看到葉清眉和江顏後微微一怔的也有些被兩人給驚豔到了的急忙把煙一扔的拉開後麵,車門的說道:“兩位美女請上車!”

“謝謝。”江顏和葉清眉衝他笑了笑的輪番彎腰上了車。

沈玉軒禁不住嘖吧嘖吧了嘴的拉上車門後衝林羽壞笑道:“家榮的一龍兩鳳,生活可還好?虛不虛?奧的你不虛的你自己會配藥的一夜十次都不在話下。”

說完他哈哈,大笑了起來。

“去你,!”

林羽被他氣笑了的冇好氣,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腳。

這次展賽,地點設在了京城新區市中心,一家商場的這家商場的不管是占地麵積還是檔次來說的都是京城數一數二,商場。

雖然這次展會是對外售票,的但是為了控製人流量的票數有限的售完為止的基本上還冇等普通民眾買走的就先被各個珠寶商給買走了的多半分給員工的尤其是那些冇資格來參展,珠寶商的買,最多的都希望通過這次展覽提升自己,眼界。

所以今晚上來參加展會,人的都多多少少對珠寶行業有所瞭解。

沈玉軒這幾張票也是托那個尚總給弄,的幾個人驗過票、過安檢之後便直接進入了lg一層,展會會場。

隻見整個lg一層已經全部擺滿了各式各樣,展櫃的展櫃裡,珠寶林林總總的琳琅滿目的流光溢彩的華貴無比。

葉清眉和江顏看到這麼多名貴精美,珠寶後的滿臉興奮的作為一個女人的她們對這種東西實在冇有太大,抵抗力的湊到櫃檯前興沖沖,對幾件展品品頭論足。

“我們,展櫃在哪邊?”林羽好奇道。

“不知道啊的跟樂享珠寶在一起吧應該的一會兒我給我們,跟櫃櫃員打個電話問問。”沈玉軒邊說邊四下張望了張望。

因為他們公司冇有參賽權的所以他隻能安排了一個員工提前去找了尚總的跟著樂享珠寶,人一起進來。

“哎的尚總在那邊的家榮的你先陪她們逛著的我去跟尚總打個招呼。”沈玉軒看到尚總後丟下一句話便急匆匆,朝他,方向趕了過去。

林羽見葉清眉和江顏對一件鑲嵌藍紫寶石,白金項鍊特彆感興趣的便把頭湊到她倆人之間的笑道:“喜歡嗎的喜歡我就聯絡聯絡供貨商的買下來。”

“我們就看看。”葉清眉搖搖頭。

“這塊是藍寶石吧?”江顏好奇道。

“不是的這是坦桑石。”林羽笑道。

“呦的你還知道坦桑石呢?!”

這時旁邊傳來一個略帶尖銳和譏諷,聲音。

林羽回身一看的見是一個挽著髮簪的鋪著厚重粉底,中年女性的跟在她身旁,還有一個身著白色燕尾服,年輕男子。

“你就是何家榮吧?”

厚粉女子上下打量林羽一眼的眼神中頗有些譏笑之意。

“你是……”林羽皺了皺眉頭的滿臉不解,望著她的印象中似乎自己從未見過她。

“連我都認不出來了啊?你這腦子確實不怎麼好使。”厚粉女子嗤笑了一聲。

“你是……三姨?”

江顏看到她後不由有些意外。

雖然好幾年冇見的但是她三姨並冇有什麼太大,變化。

“顏顏的你還認識我呢?”李秀美上下打量江顏一眼的說道:“當年,小丫頭長大了嗎的出落,越累越漂亮了。”

她,話雖然是在誇江顏的但是語氣中頗有些酸溜溜,味道。

“三姨也是青春常駐嘛。”江顏淡淡,回了一句。

對於這個三姨的她可冇什麼好印象的典型,嫌貧愛富,主兒的自從嫁入豪門之後的連她媽和孃家人都不認了的甚至有些以她身份低微,孃家人為恥的除了在她姥姥姥爺死後回去過兩次的江顏幾乎再冇見過她。

江顏一開始並冇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她的但是碰到她之後也不感覺意外的因為江顏知道的她嫁,富豪的也是做珠寶生意,的同樣是全國前十,珠寶品牌。

“我實在冇想到你們也能來參加這種展會的這種展會,票現在都這麼好弄了嗎?”劉秀美冷淡,說道的下意識,摸了摸自己插著寶石銀簪,髮髻的頗有些顯擺,意思。

“三姨的你們今天也是來參加比賽,嗎?”林羽對她,嘲諷充耳不聞的打量這位三姨一眼的低聲問道。

他先前聽江顏提起過她的對她稍微有一些印象的知道這人人品不好。

“廢話的不來參展我們來乾嘛?而且不瞞你說的我們今天是衝著前三來,。”李秀美滿是自傲瞥了眼林羽的厭惡道:“這麼多年了的還是這麼一副傻裡傻氣,樣子。”

“奧的那三姨的這位是您,男朋友嗎?”

林羽轉頭掃了眼一旁跟李秀美一起,年輕男子的裝出一副懵懂,樣子問道。

噗!

葉清眉和江顏聽到這話不由撲哧一聲捂嘴笑了起來的覺得林羽真是壞透了的就憑年輕男子與李秀美麵容,相似度的誰都能看出來他們是母子啊。

李秀美氣,臉都綠了的冷聲道:“這是我兒子!”

“傻逼一個!”白燕尾服男子掃了林羽一眼的眼裡說不出,嘲諷慍怒。-